编者按:近年来,医疗健康行业成为了创业的热门领域,不断推出了一些新锐观点,本文作者Laurence 是远程医疗软件公司Fruit Street的创始人兼CEO,他认为,在融资过程中,医疗健康行业的初创企业不应该通过 VC 融资,而应该由医务人员注资,并结合自己的创业经历给出了详细解读。

在美国,每年会诞生超过60万新生企业,其中,只有几百个企业是由VC资助的。一个新生企业被VC资助的可能性只有微小的0.0005%(也就是在60万个企业中只有300个会被风险投资者看中)。但是,出于某些原因,硅谷的许多医疗企业仍将“融资”作为唯一目标。但 Fruit Street 已经通过160名医务人员渠道募集超过600万美元的资本,其中没有一美元来自风投。

我们为什么特别关注医务投资者?

1. 医务人员比风头资本家更有耐心

风投公司的唯一目的就是为有限的投资伙伴提供最大的收益。结果,风险投资者为投资组合公司施加了过多压力,他们希望每100个投资公司中就有一个变成上亿美元的独角兽。这一方法导致绝大部投资公司分开始衰落。如果不是VC施加过多压力,按照有条不紊的步伐前进,这些公司有可能已经取得成功。医务工作者比VC更有耐心。

在Fruit Street,在需要获得建议时,我们宁愿从500名医务投资者方面募集25,000,000美元,每个人投资50,000美元,而不是只有几个风投家给我们相同数量的投资。

2. 医务工作者比风投资本家更聪明

我了解过的一些传统天使投资人以及风投资本家表示,医务人员都是“愚蠢的投资者”,但是这一评价完全有失公允。实际上,传统天使投资人和风投资本家才对这一名声实至名归。TechCrunch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曾经问著名VC Vinod Khosla,哪一个VC是“你听说过最一派胡言的”。Vinod回答说,“那我可能要冒犯多人了。可能95%的VC没有带来任何价值。我敢打赌,70%-80%的VC在为初创企业提供顾问时带来的是负面价值。”我强烈推荐有医学学历的投资者,而不是任何的VC。

3. 风险投资者多赚多亏

近日,哈佛商业评论一篇题为“风险投资者多赚多亏”的文章写道,“康桥汇世2013年年均产业业绩数据显示,VC在S&P500, NASDAQ以及Russell 2000的表现持续下滑”。作为一名企业家,我为什么要从商业模式没有产生任何收益的风险投资者手中赚钱呢?VC模式正在破产。文章继续指出,无论企业收益如何,企业每年均需向VC支付2%的管理费,并且VC不用自己的钱投资。我宁愿让医务工作者用自己的钱投资,并且让他们在这场游戏中保持关注。这可以比VC更加激励我们的投资者,不惜一切努力帮助初创企业取得成功。

4. 创始人带领下的公司更为成功,创始人的价值会持续保留

红杉资本表示,投资组合公司中,45%的创始CEO都在18个月的初始投资阶段被解雇。然而,根据普渡大学克兰纳特管理学院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那些创始人仍然发挥重要影响的公司的表现会持续优于创始人不再活跃的公司。

S&P500 2014年数据显示,创始人带领下的公司相较于其它公司更为成功。

5. 医务工作者可以测试你的产品

大多数风投资本家从不和病患交谈,拥有医学学历的人就更加寥寥。VC投资者不会使用你的产品。Fruit Street的投资者通常会和病人使用公司的产品,提供有效的反馈,使公司可以持续改进产品。

6. 医务工作者更关心社会影响以及患者需求

Fruit Street医疗软件公司是一家公共福利企业。公司章程中,除盈利之外,我们也关注社会使命。我们选择与医务人员合作是因为我们希望在医疗产业中产生社会影响力,而不仅仅是获得利润。也正是出于这种原因,我们将医务工作者定义为积极投资伙伴。Fruit Street的使命就是“用远程医疗,可穿戴设备以及移动医疗让疾病生活方式远离”。

7. 医务人员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对于医疗事业企业家和创始人来说,最光荣的事情就是能够向把以下价值当作职业核心的从业人员学习:

  •  我将非常尊重和学习我们的医学前辈历尽千辛万苦所获得的科学成果及医学知识。我也将十分乐意去传授这些知识给我的后来者及未来的医生。 

  • 为了病人本人的利益,我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诊断和治疗的措施,同时,我一定要避免两种不正当的倾向:即过度治疗或无作用的治疗。

  • 我将牢记尽管医学是一门(严谨的)科学,但是医生本人对病人的爱心, 同情心, 及理解有时比外科的手术刀和药物还重要。 

  • 我不知道的时候就要说“我不知道”, 我不应该为此感到羞愧。 如果其它的专业人士能帮上我的病人的忙,我会请求他们的帮助。 

  • 我将尊重病人的隐私。 我知道病人告诉我的有关他们疾病的情况别人不应该知道。 极为重要的是我的工作常常与病人生死有关。 如果经我治疗救了一条命, 我会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如果病人经我治疗无效而死, 这个非常重大的责任应当促使我虚心检讨我自己的不足。 同时, 我要记住,我是医生但不是上帝,(我不能因为一个病人的罪恶而耽误他的治疗。) 

  • 我要让自己记住, 我不是在治疗一张病人发烧的记录纸也不是恶性肿瘤本身, 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的病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家人以及造成沉重的家庭经济负担。 我的责任是要考虑到所有的这些事。 这样做,才是真正替病人着想。

  • 我将尽可能的参与预防疾病工作。 因为预防永远胜过治疗。

  • 我将记住我永远是社会的一员。 我对社会也负有一定责任。 我知道组成这个社会的成员可以是心身健康的也可能是不健康的。 

  • 我会遵循我的誓言, 这样我会生活和行医愉快。 我活着的时候希望得到大家的尊重, 我离开人世以后希望大家记住我为他们做过的有益的事。对于来求助于我的病人,我一定要拿出我最精湛的医术, 当看到他们身体康复的时候我会倍感愉快。 

Louis Lasagna, 塔夫斯大学医学院教务长, 写于1964年。该誓言被许多医科学校使用。

医疗企业家也应该努力为希波克拉底誓言的价值奋斗。最好的方式就是从拥有同样价值的人群手中接受资助。

医疗初创公司该从哪里融资?VC 还是医务人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