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座12楼”(ID:B1-12F),作者那一夫,36氪经授权发布。

2016年,内容创业有几件最值得关注的指标性事件:

  • 4月,papi酱广告拍出2200万元天价,“创下人类历史上单条视频广告最高纪录”,超过范冰冰1800万的代言费。

  • 9月,统计显示人均流量消耗最高的APP不是微信,而是短视频应用快手。

  • 9月,今日头条在“头条号创作者大会”上宣布投入10亿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10月,新榜公布的头条号自媒体榜单TOP20,有13家已涉足短视频,半年前仅为8家,一年前只有2家,短视频成为自媒体大号的标配。

这三件事,都与短视频相关,其背后,隐藏着内容创业波澜壮阔的变化。

今日头条、微博、腾讯、阿里等巨头今年纷纷进军短视频,拼补贴拼政策拼流量,来势汹涌;最新的入场者是“我心澎湃”的邱兵,其创办的梨视频11月上线,两周时间即估值20亿,据说排队寻求投资的机构超过50家。

豪强密集进场,网红捞金无数,成千上万创作者蠢蠢欲动,人和钱统统涌向同一个焦点。此番情景我们不会陌生,在百团大战、O2O血拼、直播白热化竞争中就见识过。

风口浮现时候,风景总是相似的。「这个领域至少还能产生10个PAPI酱级别的IP。」有业内人士分析。

风口已经形成

9月份,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做了个判断:「短视频是内容创业的下一个风口」。

当不少自媒体还执着于传统的图文内容生产时,「短视频风口论」倒像是震耳的汽笛,提示着整个内容领域基本面正发生的重大变化。

内容产业是否成风口,可从消费端、生产端和投资端三方面来看。最近一年,短视频恰恰在流量(消费端)、产量(生产端)和资金量(投资端)都出现了井喷现象。

(1)消费端:流量

流量越来越贵,在业界是个常识,9月底爆发的“公众号刷量工具失灵,部分大号阅读数暴跌”事件,不过是公号流量遭遇瓶颈的一个注脚。然而,短视频流量今年却飞速增长。

微博短视频流量今年爆发式增长,第二季度的日均视频播放量是第一季度的3.3倍。微博今年股价一路飘红,市值甚至超过Twitter,短视频功不可没。

来源:微博(截至2016年10月8日)

今日头条的短视频播放量上半年增长260%,日均播放量高于10亿,超过了图文内容。图文和短视频内容比重的此消彼长,已成定势。

来源:今日头条算数中心

短视频独立APP也极为强势,在三四线城市大受欢迎的快手,2015年6月用户数突破1亿,2016年2月即超过3亿,8个月时间俘获2亿新用户。

各个平台上的短视频流量正全方位井喷。当一口新油井被钻开的时候,围绕在它周围的人将是受益者。

(2)生产端:内容生产者

流量在哪,内容生产者就在哪。短视频流量井喷,内容生产者的井喷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创办了梨视频的邱兵是新入场者之一,他的轨迹耐人寻味:13、14年,新闻客户端兴起,邱兵操办起澎湃新闻;两年之后,投身于新的流量洼地——短视频。从纸媒到网站、图文资讯APP再到短视频,邱兵的轨迹实则是整个内容生产者流动的缩影。

邱兵身后,是从传统领域涌向短视频的一长串新生产者名单。

除了前媒体人投身短视频创业阵营,传统媒体机构也纷纷发力短视频领域。

就在今年10月,界面新闻、南方周末、新京报等传统媒体纷纷宣布在短视频领域的投入。界面新闻旗下短视频品牌“箭厂”上线,重点生产“原创短视频纪录片”;以深度内容生产著称的南方周末成立南瓜视业,正式涉足视频领域。新京报推出视频项目“我们”,发力新闻快讯类视频制作。

生产者的增加,更多的来自自媒体人的转型。一年前,头条号自媒体榜单前20名中只有2家生产短视频,而如今已有13家涉足短视频。一年之后,在那些自媒体大号上,我们估计很难找出不涉足短视频的“遗老”了。

PGC生产者激增之外,UGC的爆发同样惊人,快手每日上传短视频量超300万,假如以每个视频3分钟算,可以播放超过6000天。

(3)投资端:巨头密集进场

一个领域是否形成风口,最显著的指标是巨头是否入场。从百团大战到直播大战,风口所在,必是巨头的必争之地。

而今年4-9月,短短半年时间内,互联网巨头们不约而同入局短视频。这些巨头的切入点各有侧重,但无一例外的是,其占位均十分迅猛:

BAT、今日头条、陌陌、新浪微博、网易……豪强们各怀心思,强势闯入,齐力将短视频推向中心。

由此带来的一个变化是,短视频广告正在爆发:4年后广告规模将达到600亿元,是现在的10倍;尤其是新闻信息媒体广告,短视频的贡献率会从目前的13%攀升至63%,在所有渠道中增长最快。

来源:蓝莲花研究机构

短视频的新生

短视频风口为何在此时浮现? 除了智能手机普及、移动网络升级、上网资费下降等基础设施原因,短视频成为“国民级应用”的时机,与自身的两大特点相关:

一. 移动化挑战。短视频与长视频相比,是碎片化的,随时随地可以观看,移动端成为它最重要的发育土壤。

二. 分发机制挑战。短视频量大而分散,眨眼而至,倏忽而去,它很难成为头部内容,传统的人工编辑方式无法对它进行有效分发。没有大规模的去中心化分发,短视频不会爆发。

短视频清除这两大挑战,一共用了十年,这中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05、06年的优酷、土豆时代,它们最初都定位为UGC视频网站,首倡拍客文化。但是,那时智能手机和wifi都不普及,短视频缺乏基础设施的必要支持,“拍客运动”后来偃旗息鼓。

第二个阶段是12、13年,智能手机接近6亿,3G网络覆盖人群接近4亿,移动化的问题基本解决了。因此,快手、秒拍和美拍等短视频应用快速圈了一批用户。但是,去中心化分发的问题仍未解决,短视频只流行于特定人群(如美拍的年轻女性群体)。

来源:工信部

第三个阶段,社交巨头纷纷发力短视频,2013年8月新浪微博增短视频分享功能,2014年9月微信上线小视频功能,并于近期测试“大视频”功能,或将突破6秒时长;今日头条等资讯平台同时介入该领域。如今,微博和今日头条日播放短视频均超过10亿次。社交分发和智能算法分发的加入,一举解决了短视频的分发难题,将短视频从小圈层中解放出来,获得新天地。

剧变的行业格局

巨头正在接管战场。目前,在这场短视频争夺战中,大体可分为三大流派:

1. 智能算法派。智能算法作为高效的分发方式,已经在今日头条身上得到验证。事实上,短视频更像与图文内容更接近,与长视频差异更多,因此智能算法分发从图文类资讯移植至短视频,比较自然。不过如何培育和生产优质内容则是棘手的挑战。今日头条的10亿元补贴计划,是有针对性的举措。

2. 社交传播派。社交派依靠人际圈层进行短视频分发,目前无论是微博的弱关系社交网还是微信的强关系社交网,短视频的量都不小。但是,随着社交圈膨胀,用户不感兴趣的短视频会大量出现在面前,分发有效性会降低,这是社交派的长远隐忧。

3. 人工推荐派。事实上,以优酷、爱奇艺为代表,对头部内容的倾注必然导致对长尾短视频的忽视。人工推荐派逐渐淡出主流。

在美国,短视频也基本上被社交派和智能算法派垄断,短视频巨头如Facebook、Instagram、Youbube、Twitter都在不同程度上引入智能算法分发,他们或许最初倚重社交分发或人工推荐,但到2013、2014年后先后向智能算法取经。

Instagram的转型可视为典型。2013年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后,短视频流量剧增,后来引入了推荐算法。如今,Instagram用户的视频浏览时长保持着每半年增长40%的速度。

从目前来看,增长速度最快的是智能算法派。对于新入场者,算法派有利于他们获得长尾流量和广告。

作为一个小规模的生活类短视频团队,“一色神技能”在比较了40多个分发渠道后,采取的一个策略是:今日头条首发、其它渠道第二天跟发。 “如果每天播放量30万,有近700元的收入,今日头条一个渠道月收入大概就在21000元。”

除了收入,他们更看重的算法推荐的效应:

选择在头条首播可能能给更多的推荐量,从而获得更多的播放量和分成。因为头条的用户群足够大,且用的是推荐制的算法,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测试视频内容的受欢迎度。

巨头的橄榄枝

在这场内容大战中,优质短视频是1,渠道分发、广告价值、电商转化等都是1后面的0,因此,对巨头们而言,争夺短视频生产者既是第一步,也是足以决定最终胜负的一步。

今年我们看到平台争相向短视频生产者抛出的橄榄枝。

这种情况似曾相识:团购大战,美团、大众点评和糯米向商户补贴高达上万元;移动支付大战,微信钱包和支付宝争相发红包;出行大战,滴滴和Uber展开补贴竞赛。

短视频创作者似乎正迎来他们的幸福时光。除了各大平台以真金白银争相示好外,想象空间巨大的广告市场和活跃的融资市场也足以鼓舞人心。

Papi酱的天价广告一度让外界瞠目结舌,其实有IP价值的短视频生产者的广告价正一路走高。业界人士预计,广告的更大涨幅是在未来二三年内。

活跃的短视频融资市场,也让内容创业者怦然心动多了一个理由。都说今年是资本寒冬,然而短视频领域却是“风景这边独好”,不仅融资数量连年攀升,而且融资轮次多为天使伦和A轮,金额动辄上千万。

来源:IT桔子

机会红利,谁是赢家?

这是内容创业2.0时代留给短视频创业者的机会红利。不过,红利需要主动去抓,内容创业者得做到三点:快、狠、准。

第一要“快”:进场越快才能抢得先机。15年和16年当网约车司机,完全是两种待遇。

第二要“狠”:要抓有爆发力的领域。Papi酱之为Papi酱,就因为她在短短数分钟内一狠到底,之前从没有人做到。搞笑幽默、生活、娱乐等领域正变得拥挤,但美食、财经、军事、时尚等垂直领域还有一片蓝海,只要够“狠”,想象空间就够大。

第三要“准”:有短视频网红坦言:“同类型的视频越来越多,就算你内容很好,但还要平台推荐你才行。”选准主要的分发渠道很关键。

对于短视频的入场者,最难的是迈过两道槛,一是传播到足够多的目标人群,二是产生广告收入以维持良性运转。而现在能同时满足这两大要求的,唯有社交派和智能算法派:微信、微博、今日头条既是流量的汇聚地,又为提供了真金白银的流量变现渠道。

现在短视频分发渠道有40多个,但有业内人士指出,有变现价值的平台可能不超过五家。社交平台的蛋糕已被大V和网红们瓜分,智能算法派成为新入场者的一个关注点。从算法平台切入,获得传播和收入,再结合其他渠道建立品牌效应,是一个务实的选择。

一场内容创业的强震即将发生,自媒体人逆袭还有哪些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