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是社交网站上最常见的一个功能之一,也是刷屏利器。

之前,36氪报道过试图用投票做社交的App 纠纠爆炸投甭纠结等app。从名称上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卖点是投票,然后用投票帮助用户克服选择困难症。不过,他们的发展似乎都不太好。纠纠已经转型做直播了,爆炸投团队开发了兴趣聊天 App 麋鹿 ,只有甭纠结还在运营并且有所发展。

我最近接触的微愿也在做社交投票软件,但它和以上那些前辈不太像。它对标的,是我氪之前也报道过美国的图片投票软件 Wishbone。这款美国软件的设计可能比国内多数投票产品还简单一些,不过美国95后非常喜欢它。现在,它已经有了500万的月活,并且长期停留在社交应用排行榜的前30位。

wishbone的产品图

实际上,在我看来,wishbone很像是把 QQ 空间里经常见到的“吴亦凡比李易峰帅,喜欢吴亦凡的转起来”、“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不转不是中国人”等内容转化成了一个产品,投票只是其转移内容的桥梁。本质而言,它和那些内容一样,都是一个集赞器,帮助用户快速获得大量的赞,并且知道自己是大多数还是少数。与之相对,国内做投票应用的软件似乎都总想要提炼投票帮助用户解决问题的功能,有太多文字描述,最后导致其内容太个人和私密,对青少年来说不够刺激,也就没法长大。

“微愿”的创始人Lisa表示,微愿就是受到wishbone的启发而创立的。而从我对微愿的使用来看,微愿和wishbone的产品形态几乎类似。而在他上面,我也确实发现不少李易峰有关的内容……

微愿的产品图

据Lisa透露,尽管没有大规模的商业推广,现在微愿的用户也已经有了260万,其中百分之70以上是95后,65%则是女性。在活跃度方面,每天会有至少6000条图片内容产生,并且发生100万次的投票。Lisa说:“我们的用户80%在投票,20%则在产生内容。”

此外,微愿的运营还会在每天的早8点和晚8点发布精选内容,每次10条,每条都能获得1万3以上的投票。“我们现在有娱乐,风景,美食十几个分类,而我们已经在每个分类都发掘了一些原生的大号。”Lisa说:“在运营上,我们希望能从微博等成熟的社交媒体上引导一些成熟的大号过来,这样既能丰富内容,也能快速增长用户。”

Lisa说,虽然受到 wishbone 的启发,但微愿的基因与之并不相同。“每一个社交媒体都有不一样的基因。微博是媒体的基因,微信是沟通的基因,微愿的基因则是商业调查。”Lisa说。在创业之前,Lisa在中国购物中心行业协会做数据统计工作,那时候她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让用户自己主动填问卷实在是太难了”。而当她看到wishbone竟然可以这么轻松地让用户自己投票之后,立即选择进入这个领域。

“所有的商家,最看重的就是年轻人用户。他们的消费力最强。而且如果不能提前十年了解消费者的需求,再强大的品牌也会没落。”Lisa说:“而在我们微愿,用户用再清楚不过的方式反映着他们的洗好,并且用数据呈现出来。这是非常难得的调查数据。”Lisa甚至认为,当微愿具有一定规模之后,他们甚至有“塑造青少年价值观”的作用。其实现在已经有了这种趋势,而微愿希望能帮助青少年树立比较正向的价值观。

除了在运营上导入更多大号和更精细化地提升产品体验以外,Lisa还希望把运营和商业化结合起来。这其中的一个方法就是和商家合作做用户调查。“我们会和一些商家合作,把我们的投票工具接入端口开放给他们,然后和他们合作调查用户的喜好。”Lisa说:“比如说,我们会和星巴克合作,让每一个到店的我们的用户都能通过扫码在我们的App上投票。这是很好的商业调查,只不过利用了我们的用户习惯。”当然,通过和星巴克这样较成人品牌合作,微愿也希望扩大用户年龄范围,因为Lisa觉得“这种投票不仅仅是青春期的特殊需要,而是人性的需求”。所以扩大用户年龄范围应该是接下来微愿的一个重点。

微愿的创始人Lisa毕业于福州大学统计学专业,2009年到2013年担任中国购物中心协会研究部部长,负责主编每年《中国购物中心发展报告》。他们之前已经完成了100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正在需求A轮投资。

QQ空间用户经常吵“李易峰和吴亦凡谁最帅”,于是有人为他们做了一款图片投票软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