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快时尚店,你会发觉95%的东西是不会买的,只会看其中的5%。” Fashory创始人Emmy Teo说。

Fashory去年七月起步于新加坡,是一个汇集了轻奢独立设计师品牌的时尚购物平台。Fashory获得了新加坡报业集团SPH的30万美金融资。除了提供资金支持,SPH时尚杂志的内容也可以在Fashory上发布。

定位轻奢,Fashory的价格区间是500-2500元,瞄准的是25-30岁的白领。Teo认为,白领人群在不同的场合会有不同的穿着。打开现有的外文版App会出现两组标签。第一组标签会询问你喜欢什么风格,如休闲、正式、浪漫,第二组标签会询问在什么场合穿,如聚会、婚礼、万圣节。平台希望获取用户数据后进行个性化的推荐,生成一系列关键词,比如“Rita喜欢价位在1500-2000元的羊毛材质的黑色上衣。”

东南亚和中国是Fashory当前的两大市场,之所以在这个时间节点来到中国,Teo表示有三个原因。一是因为受众,由于Fashory专注于500-2500元的轻奢设计师品牌,除了新加坡外,泰国只能主打曼谷、印度只能主打雅加达、马来西亚只能主打吉隆坡。二是因为移动支付问题,很多地方的移动支付非常分散,很多人即使想买,但是没有信用卡。三是因为季节,设计师一般会出春夏、秋冬两季新品,由于气候原因,难以在东南亚推秋冬款的产品。这个时间节点,恰好可以在中国市场推出秋冬新款。

平台有200多个设计师品牌,来自韩国、欧洲、法国、意大利、英国、澳大利亚和香港。在设计师品牌的选取上,Fashory一般会选择自创品牌而不是大型时尚公司。设计师需要有自己的设计理念,而不是像快时尚一样抄袭奢侈品。平台销售的品类主要有衣服、鞋包、配饰等,目前微店平台有200多个单品,每款产品只发售50件,每周更新一到两个品牌。

当前Fashory仅有英文版的App,中国版App预期明年1月上线,先在微店进行测试。Teo表示,白领这个群体太广了,目前Fashory尝试在不同的渠道来细分人群,验证是不是在错的渠道向错的人群推错的产品。

内容生产上,Fashory和200多位国外网红合作。自带流量的网红可能成为电商强有力的工具,但同时也在网红数量、是否能够持续生产内容以及受众匹配度上存在瓶颈。对于这个疑问,Fashory也在思考如何快速的生成内容。Fashory会优选出一部分品牌,再由网红进行挑选,多图呈现品牌故事。同时利用平台技术,生成一系列关键词,连接用户和KOL。

作为平台早期面临的挑战在于,一开始品牌和用户两端的量都不够,很难互相拉动。此外主营海外独立设计师品牌还可能面临的问题是无法试穿,对号码不太标准化的品牌可能出现退换货需求;一些独立设计师品牌太过“新锐”,大部分消费者认为不适合日常穿着,购买频次上不去。 

不过Teo表示,有了SPH的投资,在品牌入驻方面还比较顺利,难的是转化率。根据Fashory提供的数据,目前微信有6000多位粉丝,转化率在7%左右。 

专注于独立设计师品牌36氪报道过的还有Whoolala锦向野糖网MadeInID。在个性推荐上Whoolala有一个有趣的做法,在用户购买之前,通过不喜欢就“滑”一下的方式,提前获知用户需求。

团队方面,创始人兼CEO Emmy Teo曾任Line的产品经理,有6年的产品管理经验,在东南亚推出3个应用。CMO许慧丝有5年市场推广经验,曾和三星、雅诗兰黛、Lamer和Jo Malone合作。CPO张慧芹有5年的产品开发和设计经验。

走轻奢设计师品牌路线的Fashory,想要为白领提供个性化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