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经无所不能(微信公众号:caixinenergy)授权转载,禁止二次转载,作者张旭东。

云贵高原上的首座炼厂云南石化明年二季度正式投产,到时西南成品油市场将迎来新的变数。 

碧水蓝天的昆明安宁市,一座现代化的炼厂已经准备停当,正在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北方雾霾连天的背景下,探访云南石化,更是感觉到先进技术的好处。

云南石化副总经理丁克北称,综合考虑中缅原油管道进展、中石油集团的排产计划等多重因素,预计2017年二季度云南石化将正式投产。 

云南石化是“十三五”期间将投入运行的大型炼油厂之一,云南石化安宁炼厂作为新建炼厂,采用最先进的工艺和技术。不过云南石化党委书记于明祥也坦言,面临着国内炼油能力过剩等因素,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市场策略,条件成熟时向周边市场蔓延和出口。 

针对在全国炼油产能过剩情况下炼厂如何布局的疑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周大地在“北大央企论坛:炼化布局”上提出,炼厂要考虑规模及经济性,并要应用最新的环保节能技术和设施应对油品升级。 

布局西南大炼厂

云南炼油项目全称中国石油—沙特阿美合资云南1300万吨/年炼油项目,是中缅油气管道重要配套项目。建设厂址位于云南省安宁工业园区内,总占地300公顷,可研批复总投资估算292.07亿元。 

云南石化最初规划1000万吨炼油能力,中缅原油管道进入中国境内后经云南到重庆,但后来经调整原油管道只到昆明,供云南石化使用。云南石化的炼油能力调整到1300万吨。 

据了解,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进展顺利。中缅天然气管道已经实现输气,但中缅原油管道还没有正式投产,涉及到和缅甸的输送协议等还没有最终落定,炼厂完成建设后今年下半年在进行前期准备。 

中缅原油管道在缅甸临近印度洋的港口采购原油,然后通过管道输送到炼厂进行加工处理。主要采购中东原油,即云南石化的原料主要是中东原油。 

中缅油气管道是西北中亚油气管道、东北中俄原油管道、海上通道之后我国西南的进口通道。中缅管道可以使进口原油运输不经过马六甲海峡,从西南地区输送到中国。 

中缅原油管道的起点位于缅甸西海岸皎漂港,此前有说输送能力能到2200万吨/年,但从目前情况看,初期可能达不到这一目标,可能达到云南石化1300万吨的规模。周大地称,配套管道和储备库的炼厂充分考虑了原油的运输成本,企业也考虑了经济性和市场因素,受产能过剩影响会小。 

中缅油气管道打通了从印度洋经缅甸进入中国西南的通道,管道运输的成本较低。作为我国油气西南通道,也承担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角色。在云南布局炼厂,可以就近消化中缅管道原油,供应西南成油品市场,一举多得。

定位燃料型炼厂

中石油规划总院副总工程师张福琴援引的资料显示,截止去年底我国炼油能力达到7.5亿吨,同期国内成品油消费5亿吨,炼油能力有1亿吨的过剩。 

加之,从2014年开始,相关部门推进地方炼厂的进口原油使用权、原油进口资质及出口资质放开,地方炼厂在炼油领域的竞争力在加强,配合灵活的机制更是如虎添翼,搅动炼油市场竞争激烈化。 

不过作为国内最新建成的炼厂,云南石化的炼厂采用最先进的技术。现场看到蓝天白云,厂区整洁,控制室自动化程度很高。环保设备也是最新的技术,建成并将运行的工业污水处理系统在同行业流程最长、单元最多、处理效果最好,安全环保投资达38.24亿元。云南石化的定员只有790人,管理成本也低,还是很有竞争力。 

张福琴提出,需要改造的是环境节能落后的炼厂。具有规模效益、环保先进的炼厂不用担忧。

对于燃料型炼厂的定位,丁克北解释,区别于一般炼厂的一体化思路,云南石化一开始就没有涉及很多化工业务,化工市场集中在东部地区,云南依赖公路运输,成品油还有空间,所以设定为燃料型炼厂。 

丁克北还称,如果向下游延伸,当地市场空间有限,运到东部市场竞争力会削弱。所以云南石化不会向下游延伸。 

燃料型炼厂意味着,云南石化主要产品为成品油,供应汽油、柴油、航空煤油,其它一些副产品则用于云南当地企业云天化的化工生产。云天化也用不了的则调往中石油系统内其它炼化厂。 

按照1300万吨的炼油能力,60%多的收率计算。满负荷生产,每年的成品油供应将达到近800万吨。可以满足云南市场的需要,不过云南市场都是从外省调入原油,到时市场争夺会变得激烈。 

西南油市将有变局

中石油云南销售党委书记赵剑春称,云南成品油市场规模在1000万吨左右,中石化和中石油是供应主力。中石化供应其中50%的量,大概500万吨,中石油销售每年销售400万吨成品油。 

因为云贵高原没有炼厂,云南当地以往也没有油源。中石油销售公司的400万吨成品油主要靠外采,主要是中石化通过成品油管道从广东茂名石化、广西北海等地调入,以及采购延长石化等的油源。 

目前的情况,西南成品油主要由中石化供应。云南石化投产后,至少会在云南成为供应主力。云南石化提供的资料显示,从云南石化出的成品油管道已经有多条,且建设完成。这意味着西南成品油市场将会迎来变局。 

于明祥称,炼厂和销售是分离的,但是从经济性考虑,云南石化的油可以在西南市场销售。也考虑过油品出口到东南亚市场,成品油管道已经修到保山、玉溪等地,条件合适即可出口。 

但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国内和越南、缅甸、老挝、柬埔寨等油品质量标准不一样。国内油品升级正在推动,云南石化生产后直接出国五,将来也可以出国六的油,国外标准低,出口价格不是很合适,如果国外标准提升,可以出口。 

周大地分析,能源行业供给侧改革很迫切,在产能过剩背景下,一般性的新上炼油项目要谨慎。国内石化企业环保升级改造的压力大,成品油出口不应成为一个普遍选择,应限制成品油大规模出口。 

不过国家在给予地方炼厂成品油出口配额后,最近还提高成品油出口退税比例。对于炼厂而言,出口将成为应对国内产能过剩的一个选择。

西南油市变局来临,燃料型云南石化明年将搅动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