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小饭桌“(ID:xfz008),内容整理自晨兴资本合伙人程宇演讲分享

程宇,晨兴资本合伙人,主导投资了大搜车、小猪短租、用钱宝等多家创业企业并帮助其快速成长。此外,晨兴资本还是迅雷、小米科技、YY、搜狐、携程等大批优秀公司的主要投资机构。

近日,程宇在小饭桌第40届北京站创业课堂上,分享了VC视角下的投资逻辑,以及近年的新趋势等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重点:

  • 哪三点要素决定你创业的成功高度;

  • 新形势下对创业者有哪些挑战;

  • 创业时经常面临的一些选择该怎么做。

立足三条线决胜浪潮之巅

每个人、每个公司能达到的成就高度,是站在时代的大浪之上,整个浪潮才是最重要的。那么,浪潮现在到底在哪里?无论是对创业还是投资来说,有三条线比较关键:科技创新、宏观经济、资本市场。这三条线之间或共振、或谐振、或抵消,最后都是这三条线交织的结果,而新机会也会在其交织作用下出现。

第一条线:科技创新

当前移动互联网红利将尽,科技浪潮进入一个相对低谷期。从科技角度来说,科技对于创业公司是最重要的一条。因为跟大公司相比,科技上能给予我们巨大的运营杠杆支撑。2010年是整个移动互联网元年,有许多公司从之后出来,比如,小米、滴滴、美团等都是跟随移动互联网这一波成长起来的。每到一个大浪潮来时,都会带来一波新机会。

而在新一波技术革命的前夜,其中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人工智能)机会最大。因为像VR、AR、机器人等可能都还没有到时点,VR今年出货量不会到一千万,AR可能更受限于技术发展,而机器人方面,真正的家庭服务型机器人可能也比较远,所以我们现在处于两波科技浪潮当中一个相对低谷期。

算律、算法、数据三点让AI在当前时点可能得到发声。

算律,整个科技发展都受益于一个摩尔定律(Moore's Law,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提出,大致意思是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摩尔定律到今天还没有完全失效,在未来也许五年或更短时间,摩尔定律继续在新一波技术革命中生效。

算法,这些年大家谈论最多,基于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算法,以及云计算等,都已经准备好。

数据,不论是我们的社交网络,还是第三方大数据平台等,即使只经历了5年发展时间,但已积累了大量数据。当这些几千个特征组合起来,会是一个无限的可能性。

短期内AI最有效地应用,可能是在“弱AI”的各个垂直领域。凡是所有能够诞生大量数据、结果能被数据化的区域范围,AI都存在巨大的机会,比如AlphaGo等金融、教育、旅游领域。生产力革命本质是把整个行业的效率提高,而AI是另一波生产力革命,逐步把我们日常、重复的脑力活动解放出来,当前“强AI”可能还比较远。

整个物理世界进一步数字化,AI会更加发挥作用。很多O2O的工作,比如美团、点评、携程等,本质上是把物理世界的一架航班、一个餐馆等所有一切数字化。当整个世界被进一步数字化的时候,整个数据其实都在进行流动,AI在此时会发挥更大作用。

同时,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是今天所有创业公司面临的很大问题。当前互联网在各行各业都有非常头部化的趋势,像BAT这类大公司全面通吃,即使在垂直领域可能也没有竞争优势。同时像facebook、微信、手机淘宝等一些“杀手应用”一站式包办几乎全部功能,占据了用户越多越多的时间,所以说今年会是APP逐渐消亡的过程。

第二条线:宏观经济

1.全方位的消费升级会带来一大波各种各样的机会。2015年人均GDP第一次突破了8000美元,可支配收入在提高,同时从农村到一线城市,从50后到00后,都在发生消费升级。其中,我个人比较看好生命周期长的体育、文娱类IP等,它们是逆经济周期的。

2.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会带来很多影响。大家作为CEO肯定能察觉到雇一个人越来越贵,这对于那些生产制造和企业服务的应用来说有很大的机会,用工业机器人替代人工,未来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做工业4.0。

3.“千禧一代”(Millennials,指出生于1983-2000)具有数字原住民、多元、强安全感等特点,势必会诞生一大堆细分机会。90后从生下来就是数字原住民,而且现在很难产生大众偶像,因为社会越来越多元化。就像现在品牌越来越细分化,我认为当前在品牌创业上其实有很大机会。

4.城市化给各种渠道带来了很多新机会。中国和美国有很大的不同在于,美国在移动互联网到来之前已经完成了基础设施的规模化运作,而中国是在快速变迁的过程中两步同时发展,既要做信息化和互联网化,同时传统的规模化仍旧在进行。这种非常混乱、非常生机勃勃的状态,恰好在这个时候给各种渠道带来了很多新机会。

5.去监管化导致出现一片灰色地带。我个人认为互联网金融在上一波红利时的增长,主要原因在于去监管化,银行和小贷公司都做不了,于是出现了一片灰色地带。现在在医疗领域也是如此,在医疗方面将有很多机会。

6.互联网的“大航海时代” ,出海国际化会带来一大波机会。中国和美国是全人类最好的市场,只有在一个巨大的市场,才能摊销这么庞大的创新费用。现在中国无数创业公司把中国各种好的商业模式放到海外,比如印度、巴西、中东等,有成为全球企业的视野,这其实跟美国的创业者非常相像,这也会带来一大波机会。

第三条线:资本市场

寒冬来了,资本怎么办?

美元投资从2015年初开始放缓,人民币缓的慢一点。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人民币投资呈现两个状态,一个是卖空型,要么在早期天使阶段,要么在偏后期的上市或拆结构回来,大家一看鸟兽散了,都纷纷不投了。

另一个就是,资本纷纷寻找避风港。比如大家挤破脑袋想投进去那些大的公司,可能每个人的回报低了,但是安全性变高了,这跟整个互联网出现头部效应是一脉相承的。

现在创业者怎么办?

首先,回归商业本质。商业本质是你做出了一个有用、有价值的东西,用户才能留存下来,之后你会做商业化,进而创造社会价值。今天我们看留存、看获客成本、看一个客户在整个生命周期里能够贡献多少收入,这是我们要回归的商业本质。

其次,看紧18-24个月内的现金流。

<1> 积极开源、立刻节流。第一步,不论如何先砍掉一批人,把运营成本降下来,寻求能够获取收入的方式。同时,寒冬往往也是公司扩张的最好时候。如果砍掉的员工里有真正好的,没关系,过6个月看着不对我们再招回来。

<2> 融资落袋为安,小步快跑。一定不要跟资本市场去博弈,资本市场不认你时,你不知道该不该冲业务量,又担心烧的太快扛不住,这时候最重要的是对自己诚实。

<3>最后,光靠资本催生出来的不叫独角兽,在寒冬里能够自己去捕食生存下来,再发展壮大的才叫独角兽。寒冬往往是孕育好公司的机会,2009年寒冬之后,一大波诸如去哪儿、58赶集等公司都是从那时候出来。市场一定有起有伏,最重要的是大家在这个时候把钢筋铁骨练好,才能在市场好的时候快速扩张。

新形势下对创业者们的三点挑战

1.与超级平台的共生关系 。

我们知道,在短期内颠覆BAT很难,第一,作为他生态体系内的一环,你成为百亿公司还是有机会的。比如小程序这一波,我觉得当前是最好的机会。

另外,我们要思考它们需要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是它们薄弱的地方,那么我们靠这个快速去做出来,先把这个红利用尽,再做其他的。

2.竞争在急剧升级。

商业模式、产品、资本、PR、人才等多维度、全方位的竞争。以单车市场为例,还没真正做起来,就已经几亿美金砸进去,现在至少有十几个项目都在做这个事情。本质上只能说中国的市场太好了。

丰富武器库,“跨界耦合” 。你原来擅长某一个领域,当你偶然把不同领域的其他东西跟这个事情耦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突然比别人多了很多优势。

3.数据化运营:看数不看脸。

Facebook信奉这样一句话:500万用户以下的时候,天才的产品经理扎克伯格永远是对的;500万用户以上的时候,数据永远是对的。我们必须相信数据。所以你看今年有很多的创业公司,在帮助企业做数据化。每一个创始人心里一定要有一个意识,数据是第一生产力,要用数据来驱动我们的业务运营。

对创业的一些思考

1.社会价值、用户价值、商业价值之间顺序的思考。

一般顺序是有了用户价值以后,做的好可以转变成商业价值,最后变成社会价值,有点像儒家思想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在真正做战略的时候,其实反过来了。因为我们看到大量的优秀创始人,首先是意识到其中有巨大的社会价值。比如滴滴是因为很多人打不到车,有终极关怀在里面,再往下最重要的是单点突破,找到一个用户价值点,再延展把商业模式加进去。

我们发现最优秀的创业家往往是有使命感的,就像“传教士”一样,他们相信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对自己要有一种发自宗教般的信仰,然后把信仰传递出去,从合伙人,到投资人,再到员工、客户,以及合作伙伴,凡是这种伟大的事情,一定是需要一种强大的传教士精神,把它扩展出去。

2.关于线上与线下、快与慢、轻与重的选择。

线上与线下:

以小米手机为例,我们知道,手机供应链是极其复杂的,上千个元器件任何一个出问题,都会导致你的手机不能按时出货。而在切入市场的时候,小米采用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手段,是从线上这块去切入。我记得2010年它刚推出市场时是纯线上获取用户,所谓预购的饥饿营销策略,本质上是希望提高其运营杠杆。

之后崛起是因为价格,当时手机都是四、五千块,于是小米推出1999元,用户对产品本身的关注点是这个,于是他们马上做的事是尽快把这块补齐。当这些做好之后,更重要的一步是线下开店。所以这时候你说小米到底是一个线上公司还是线下公司,其实不重要,这是一个整合的模式。未来线上和线下的一切都会越来越融合,这对创业公司其实是很大的启示。

快与慢:

以我投资的一家公司小猪短租为例,模式就是把大家的房子拿过来,用户可以在线上下单。当时大概发展了九个月左右,数据还不错,但过于依赖小B,只是把小猪短租当作一个渠道而已,长久不利于健康发展。

于是,就用最原始的方法,比如创始人说服自己在成都的妈妈、每个员工,把自己的房子拿出来出租,这样一点点滚动起来。这是一个很慢的做法,但恰恰是因为这样,用户能够从最开始慢慢在扩散,从自己影响到身边的人,进而影响到其他的人。现在回过头看,如果当时追求快速增长、交易量,我们就完蛋了。这是最笨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轻与重:

无论是VC还是创业者,都希望通过互联网的一点突破,全网覆盖方式来做。但前面也讲到了,整个竞争在急剧升级。比如京东,如果用完全轻的方式把物流全部外包出去,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而且,重和轻也是在动态变化的。我觉得大家在选择商业模式时,在每个领域里不要一味地说轻好,或者重好,每种模式都是有自己边界的。

3.此岸到彼岸:浴火重生还是勇往直前

如果我们把此岸看作现在,把彼岸看成是成功。有两类公司,一类公司是第一天就想清楚目标在哪,所有设计都是针对那个方案去走。另一类,有很多公司是不断欲火重生的,即使出发时把一切设计地很美好,但在发展过程中,会动态地进行变化调整,直到最后到达彼岸,可能原来登陆点在这块,几次调整后去了很远的地方,这两种都是因时因地制宜的。

晨兴资本程宇:新一波技术革命前夜,谁的机会更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