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箭并不是一项年轻的运动,古代狩猎、三国争霸,射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这项体育运动在中国并没有随着体育产业的发展,而同步壮大。相反,欧美、日韩的射箭运动已经成为一项发展日渐成熟的运动项目。

射箭是奥运会的大项之一,中国的射箭金牌获得者是张娟娟。这位奥运冠军所在的公司羽翎体育,已经组建了中国最大的射箭俱乐部联赛ACAC。业务覆盖IP输出、设备营销和品牌赞助,并开始通过射箭智能设备,延伸到青训和相关数据服务。36氪近期采访了公司创始人兼CEO杨开源,聊了聊羽翎体育在这个小众运动中的发展。

公司创始人兼CEO杨开源的一个身份是“国际箭联射箭世界杯组委会成员”,和国际射箭产业相比,中国市场的开发仍然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但中国人口基数是优势,这是杨开源创办羽翎体育的初衷。

ACAC射箭俱乐部联赛

根据相关数据,美国射箭人口达到800万,占总人口近4%,射箭俱乐部有近2000家。欧洲有1000多家射箭俱乐部,550多万射箭爱好者,占欧洲人口总数的9%。日本和韩国射箭爱好者人数占总人口数的分别为6%和8%。中国的射箭俱乐部数量在600家左右,射箭人口约为200万,占总人口的规模依然十分小。

按照线下射箭消费人均一年1万元来测算,中国目前的射箭产业市场规模为200亿元以上。随着射箭人口的继续增长,这一市场已具有相当规模。

ACAC射箭俱乐部联赛的IP,是羽翎体育的核心资源。和大多数商业联赛一样,通过连接上下游资源,输出联赛IP,是ACAC的运作模式。上游的核心是ACAC联赛,下游是射箭联盟,联盟成员囊括国内大部分的射箭俱乐部。

上游的射箭联赛上,ACAC的赛事包括资格赛和积分赛。从2013开始到2016年的4赛季,ACAC已举办了28场赛事,覆盖包括港澳在内的全国16个地区,参加资格赛的人次规模已经超过30万。ACAC通过建立自己的赛事体制和项目规则,以及赛事直播体系,建立了一定的专业标准和运行系统,这是ACAC赛事IP输出的核心。

同时,ACAC通过建立自己的裁判员培训体系,为赛事承办方输出裁判资源。在信息化上,ACAC整合了国内大部分的射箭场馆信息,和裁判员以及参赛者的运动数据,为联赛承办方和射箭厂商服务。通过赛事IP、信息化数据、裁判和品牌冠名等合作,形成了自己的生态圈。

下游的ACAC联盟上,ACAC目前有261家射箭场馆成员单位 ,这些射箭馆和射箭馆的用户,成为ACAC的重要资源。ACAC目前和射箭馆的合作包括射箭设备、品牌合作和培训业务,公司合伙人张娟娟负责整个的培训业务。未来公司推广的射箭O2O产品,将基于这些用户的数据做更多拓展。

未来,ACAC希望通过生产自有的射箭智能产品,以拓展自己的业务。杨开源向36氪介绍,射箭中,运动员注意力和压力是关键的要素。其中设计到人体的力量、心率、血氧和压力等,而这些数据可以通过智能设备来监测,并通过针对性的反馈,来提升运动员的运动效果。 

智能设备的技术门槛并不算高,但关键在于和射箭专业技术的融合。公司邀请了法国一家专业技术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公司技术负责人张娟娟负责技术的对接。这个产品的特点是,针对运动员数据的反馈,设备会通过舒缓音乐、脑电小游戏,甚至输氧等方式来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通过这些数据的反馈的优化,羽翎体育想切入的市场是青训,在中国教育市场规模逐渐壮大的背景下,分得一杯羹。同时,羽翎体育的这款智能设备,将向国际市场输出。目前,中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射箭装备的主要输出国。

目前公司团队规模在16人,杨开源有着10多年的射箭场馆运营经验,张娟娟负责整个培训体系。公司早先获得棕泉资本的数百万融资,目前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

射箭的项目我们之前介绍过嗖嗖射箭,主要偏向旅游团建和娱乐运动。中国射箭协会是主要的射箭联赛运营方之一,对于这个小众赛事的发展,竞争更多在于行业资源的获取和团队运营的效率。

我是36氪作者克里斯唐,关注金融和体育,坐标上海。欢迎行业交流:Chris199108

手握射箭联赛IP,做装备、培训衍生市场:羽翎体育瞄准“射箭产业”的蛋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