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美团天价收购支付牌照的事吗?

随着牌照发放审核越来越紧,现在不仅支付牌照,连基金销售牌照的价格也在疯狂飙升。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旗下理财公众号“理财不二牛”报道最新基金销售牌照市场保底价为约2700万元,使得基金销售牌照的火热再次映入公众视野。

其实,今年以来,基金销售牌照市场价格的升温,已经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事,早在今年6月,证券时报就曾经调查过3家被收购的基金销售公司裸牌照金额,发现基金销售牌照价格已经从去年年底的500万升到了1500万,半年内涨幅高达200%,如今,这个价格似乎在以指数级别的速度飙升。36氪询问了几位业内人员,发现每经报道的确实更像是“保底价”,不少基金销售公司开出的价格已经超过了3500万,甚至有的狮子开大口到5000万以上。听到了这些恐怖的开价,是不是以为这些公司有什么特别牛逼的地方,然而,似乎并没有,主要的原因是想要牌照的公司多了,但牌照的审核却收紧了。

从无人问津到一照难求

基金销售牌照,顾名思义就是拿到了这个牌照,才能销售基金。

这个牌照当然不是一直都是那么贵,在牌照发放比较宽松时,他们甚至还经历过“白菜价”的时期。

之前,除了基金公司自己直销之外,国内有基金销售资格的主要是商业银行、证券公司或者期货公司等金融机构,这些机构基本上“垄断”了基金销售。2011年10月1日起,修订后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同时,监管部门也开始正式向第三方理财机构开放基金牌照申请。

放宽了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准入资格条件,允许符合专业资格的个人创办基金销售机构,条件包括注册资本2000万、基金从业资格不少于10人等条件。此后投资咨询机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基金公司、门户网站等机构也开始加入了这个市场。

遥想牌照当年,申请多么容易。据证券时报报道,在去年年底,这个牌照开价500万元,依然无人问津,而如今,1500万元仍一照难求。如今牌照进入“奇货可居”阶段,那些早期获得牌照的公司也是躺着卖牌照也能赚好多钱。

如前所及,牌照价格飙升的原因主要是想要牌照的公司多了,但牌照的审核却收紧了。

日益增长的需求

证券时报报道,2015年12月份,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简称“中基协”)发布新规定。

私募基金管理人只能销售自家基金产品,要代销第三方私募基金产品必须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且成为中基协会员的机构,其他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从事私募基金的募集活动。

于是,一大波私募基金公司就开始申请基金销售牌照。

同时,互联网金融发展得风生水起,对牌照有需求的玩家又涌现了一大波,支付作为基础与入口,牌照更是涨到了5亿天价,而且今年还兴起了智能投顾的新概念。主业做在线理财或者智能投顾的公司,对基金销售牌照可谓是急需,而其他的入局互联网金融的公司,即便目前不需要,但是先行申请也是为了日后的布局铺路(否则很容易像某些公司,金融生态喊了老半天,一张牌照都没有)。

牌照审批的收紧

从政策上来说,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的互联网金融已经面临着空前的政策压力,从去年开始,监管层就开展了对该行业的专项整治力度,加强了对相关公司的审查与摸底。证券时报指出,这也殃及了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的新主体的注册。

更直接的政策应影响是,证监会明显收紧了基金销售牌照的发放。

根据证监会官网发布的《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申请基金销售业务资格,起码(但不仅)要满足以下条件。

在公司资质方面:

  • 注册资本或者出资不低于2000万元人民币,且必须为实缴货币资本;

  • 法人股东持续经营3个以上完整会计年度,财务状况良好,运作规范稳定;

  • 个人股东有从事证券、基金或者其他金融业务10年以上或者证券、基金业务部门管理5年以上或者担任证券、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3年以上的工作经历;

  • 法人或个人股东都至少满足:最近3年没有受到刑事处罚;最近3年没有受到金融监管、行业监管、工商、税务等行政管理部门的行政处罚;最近3年在自律管理、商业银行等机构无不良记录。

在员工资质方面:

  • 高级管理人员已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熟悉基金销售业务,并具备从事基金业务2年以上或者在其他金融相关机构5年以上的工作经历;

  • 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的人员不少于10人。

当然并不是只需要满足上述要求就OK,监管层还会有现场调查与面试。每经援引中介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对公司资质尤其是管理人员的要求非常严格,对于公司将来怎么经营、愿景是什么都要非常清晰有理,否则无法通过面试。此外,证券时报还获悉,证监会在今年年中就已经在拟定新的基金销售牌照审核标准文件,将会提高申请基金销售机构股东经营范围、盈利要求等门槛,对销售私募基金产品等方面有更严格规定。截止今年6月,获得证监会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第三方基金销售公司100家,而申请牌照的潜在企业却近千家。

而且,从实际数量上,审批通过的独立基金销售牌照速度在逐步放缓。理财不二牛统计,今年前9个月,核发牌照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分别为9家、6家、5家、2家、0家、3家、1家、2家和1家,基本呈逐月下降趋势。从中可以看出监管态度的趋严。

价格飙升,但不想卖,不敢买?

据每经报道,一位大型公募基金人士透露,去年及今年初,两三周就能批下来一块销售牌照,现在则说不准。36氪采访发现,有中介表示,有客户申请长达一年还没下来,而且还有不通过的风险。如果通过收购的话,三个月之内就可以完成变更。因此,有的客户等不及,就选择更快更保险的收购方式。当然,花的钱可能是十倍不止,因为自己申请的话,费用大概是200万左右。

每日经济新闻还指出了一个很诡异的现象,虽然牌照价格炒得很高,但其实真正成交的交易并不多,谓之“有价无市”。

从卖方来说,因为供给放缓而且预期门槛变高,价格总体看涨,有的小机构就来个奇货可居,傲娇不想卖。而对于买方来说,当然并不是买下了这家基金销售公司就万事大吉。美团、小米和万达等大公司,不仅财力雄厚,买下支付牌照同时也是出于战略考虑,但从基金销售牌照来说,则不一定有这个入口的作用,目前很多公司都还没有挖掘出基于此的增值服务和盈利模式。

此前,第三方销售公募基金主要赚申购申购和赎回费,或者帮基金公司卖基金募资,收取管理费分成等隐性费用。

基金销售资质的理财平台人士在接受每经采访的时候表示,做基金代销机构前期成本投入很大,而且销售规模要非常大才能实现盈利,每年基金的销售规模需超过10亿元才足以支撑,要达到20亿~30亿元才能实现盈利。

所以,拿到牌照和真正把牌照运营起来是两个概念。

囤牌照就能躺着赚钱?不仅支付牌照,基金销售牌照的价格也在疯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