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 / 斯特拉的魔法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最近有一些动画已经开始实施,或者宣布即将收费的消息了。在今年10月12日开始上线的《大力金刚》第二季,就在网易菠萝平台上率先尝试付费观看。而今年有妖气推出的动画《镇魂街》,也在10月22日的直播活动中宣布其第二季动画也即将收费。

这与优酷土豆为代表的“会员免费”制度不同,这些动画的收费模式可谓是“简单暴力”。像《大力金刚》第二季这样的50集动画,粉丝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购入其中的任意一集,当然一次性购买全集的话也会得到相应的折扣,价格则仅需30元。此外,虽然《镇魂街》第二季的收费模式尚未确定,不过导演卢恒宇也曾表示,很有可能是每集1元。

这些新收费模式的出现,不免让很多业内感到疑惑,难道动画付费时代真的到来了么?

动画收费与IP影响力之间的矛盾

一般来说,动漫IP的收益往往与该IP的影响力呈正比,粉丝越多,其未来的收益也就越高。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一部有市场潜力的动画作品,往往都会采用一种较低门槛的内容获取方式来吸引粉丝关注,不断积累粉丝,然后再利用IP授权的模式,进一步将其真人影视化、动画电影化 、游戏化、衍生商品化,从而将其价值进行变现。

也就是说,一个动漫IP的核心价值仍然在于影响力本身。而对于中国市场而言,动画内容的免费获取,其实是现阶段扩大其市场影响力的最佳手段。

优酷土豆独播的《一拳超人》,就因为“会员免费”的模式在二次元中引起轩然大波

对于我们的二次元用户来说,质量尚不稳定的国产动画一旦收费,很有可能会被其视为“明目张胆地圈钱”,从而放弃追番行为。倘若我们直接在动画阶段就收费,其实就是给粉丝设立了一道门槛,将直接影响流量获取和最终点击成绩。如果动画人气持续走低,那么无论是对于动画影响力的进一步扩散,还是后续产品的开发,甚至是资方的投入,其实都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从理论上看,在动画阶段直接收费,这种做法其实面临着较大的市场风险。

寻求国产动画的盈利模式是当务之急

几位动漫行业从业者也向ACGx坦言,目前国内做动画的最大问题其实还是在于没有一个好的盈利模式,这涉及到动画公司和播放平台两个方面。

首先,对于负责内容产出的动画公司而言,目前国产动画的资金投入还是比较大的,十几集的动画番剧成本甚至能达到上千万,比一些真人网络剧都贵。但是,国产动画变现方式,除了周边和广告两条路之外,要么就是依靠游戏,可好多动漫IP在游戏化之前就挂了。投入大,收益却很少,再加上动漫IP本身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较长的IP打造周期则让这个行业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其次,在动画播放平台方面,动画内容免费放送的模式其实就是平台烧钱薅用户。这些动画平台出资参与动画制作,或者购买独播权、优先播放权,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该IP的粉丝进入自己的平台,以达到平台引流的目的。但问题在于,用户虽然是免费了,但如果用户本身没多少商业价值,或者说他们并不愿意为其付费,那么这与原来那种花钱买流量的老路其实并无二致。

无论怎么看,目前的国产动画的性价比仍然是很低的。但我们并不能说因为动画性价比低就放弃动画,动画化始终是动漫IP影响力最佳的放大器。

《镇魂街》百度指数,从今年4月开始播出的动画版,让这个IP的人气增加了不少

像前文提到的《镇魂街》,因为动画播出的影响,其百度指数就从动画化之前的2400左右,上升到了3万以上,甚至一度达到了7.8万的高热度。所以,要成为二次元领域真正的大IP,动画化仍然是无法跳过的一步,需要尽快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动画付费模式的探索方向

《大力金刚》第二季,是目前为数不多已经尝试过直接收费的动画作品。网易菠萝负责人何玲慧向ACGx透露,由于他们也只是首次尝试这种模式,并没有投入过多的推广资源,《大力金刚》第二季还是获得了数千位粉丝的付费,最终收入也超过了他们最初的预期。

“我觉得直接收费的关键在于两个点:第一,突破付费用户的心理,第二,验证该IP的粉丝商业价值。”何玲慧向ACGx提出了网易菠萝关于动画付费模式的构想。

所谓“突破付费用户的心理”,其实就是摸索出这些付费用户付费的理由。前文也说到,目前这些已经实施或者公开的动画付费价格其实非常的低,每集1元的价格,想要光靠粉丝的付费播放就要收回成本其实非常的困难。

实际操作过程中,其实我们很难保证这些动画IP在收费之后,还能出现较高的付费转化率。比如《镇魂街》的第一季动画光之作成本就已经超过了1000万,倘若即将收费的第二季的制作成本与之相当,且同样制作24集,那么这个IP势必需要在第二季播出的时候获得至少40万的付费用户,并且这些付费用户都必须原价购入镇魂街第二季全集,其转化难度可想而知。

而“验证该IP的粉丝商业价值”,其实就是搞明白在固有粉丝群体中哪些是愿意付费的,而这些付费行为更容易迁移到哪种更容易变现的媒体形态上。

“比方说,我个人很喜欢看《灵魂摆渡3》,我为这部剧买了爱奇艺的会员,我可能会在爱奇艺上去看其他的同类网剧,这也延长了我在视频平台的停留时间,完成了我作为一个新会员的留存,后续的付费点平台方也就更容易挖掘,这其实就是网络剧的商业逻辑。但很明显,动漫用户的商业价值和网络剧的并不一样,他们的消费更容易迁移到游戏、动漫周边、剧场版电影上。”何玲慧向ACGx强调,如果动画本身不收费的话,就以现在我们行业内对粉丝行为的了解程度,其实在IP的后续开发上存在非常大的风险,然而这恰恰就是一个IP最终是否能够赢利的关键。

无论是对目前的动画制作团队,还是动画放送平台来说,“免费”的做法让愿意付费的用户和“白嫖党”混在了一起。当IP希望进一步开发的时候,仿佛就像是大海里捕鱼一般,付费用户能抓到几只算几只,完全没有针对性。像前文提到的《镇魂街》,他们在今年年中曾推出了曹焱兵和许褚的手办,价格分别为388元和1188元,但实际情况是,该手办在淘宝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这与其说是用户消费能力不足,不如说是版权方对用户消费能力及心理的认知缺乏。

《镇魂街》手办在淘宝销量最高的链接,目前也仅有19条累计评论

“对于大公司来说,投资一部动画很可能是出于战略考虑,所以到底最终能不能靠粉丝赚钱其实并不太重要。但是对于那些中小型的动画团队而言,要后续拉投资,要自己建立财务模型,要培养自己粉丝的付费习惯,其实都需要突破如何让粉丝付费这个问题。”何玲慧补充道,“如果依靠内容收费就能养活自己那是自然最好,付费的迁移其实就是一个衍生盈利支线的开发,这对中小型动画团队特别重要。”

其实,目前的中国的原创动画市场,在商业形态上其实很像前几年网络自制剧的市场,各个动画播放平台、动画制作团队、资本,都在通过各种方法来加深对这个市场的了解。但是,性价比过低的问题已经实实在在地放在了我们的面前,再加上依旧偏低的内容产量,这个蓝海市场距离能掀起市场浪潮显然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这些动画付费模式,虽然目前看来并不能让这些国产动画迅速回本,但这些做法或许真的能改变行业内“性价比低”的尴尬现状。只有找到了真正能够赚钱的模式,中国的动画行业才能进入一个良性的正循环。

当然,我们也不排除在将来会有更能让用户接受的做法出现,毕竟目前绝大多数二次元用户对“收费”还是比较排斥的。不过这对中国动画行业来说,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在因为热钱的的到来而变得有些浮躁的市场之下,终于有人愿意静下心来寻求未来的突破。

中国动画真的已经到达收费这一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