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部动画有真人改编的消息出来,粉丝总是会有些背脊发凉,毕竟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已经数不清,如果再在这个背后加上“国产”两个字,你基本可以直接喷“玛德,制杖 ”。

《画江湖之不良人》是个例外,真人剧第一季在爱奇艺独播后,播放量已经超过7亿,口碑也一反常态,评论大多是“第二季什么时候上”。除了真人剧的成功,这个系列的手游《不良人2》,在上个月底上线后,首日流水超过500万。

部分爱奇艺评论截图

《不良人》在影视和游戏领域取得的成绩,都离不开创造这个系列IP的公司若森数字,在影视剧、游戏两大IP变现领域都取得成功后,若森数字自然也成了资本追捧的对象,最近他们刚刚搞定了B轮融资,估值在30亿元左右。

资本给到的高估值除了看中其动画商业化开发能力,其原创动画IP的开发和储备能力也在国内属于一流水准,他们是国内为数不多,完全不需要外包就能搞定整条动画生产线的公司,从2013年开始在视频网站周更“画江湖”系列的原创三维动画,这个系列下除了不良人,还有灵主、杯莫停和侠岚等三个原创IP,均会在将来有影视剧、游戏开发的计划。

对于若森董事长兼CEO张轶弢来说,他不太喜欢别人把他们定义成一家动漫公司,“从2003年开始创业,我想的是两件事情:1.当时一个几分钟的动画CG可以让一款端游获取大量用户,那我做几千分钟,而且带着故事的动画,能够获得多少用户,做游戏是一开始就定好的。2.电影和电视剧是一定要做的,动漫是原发,是我做这些事情的一个手段。”

张轶弢说若森是一家互联网泛娱乐公司,IP运营是核心,但他们十多年的成长和现阶段的成绩其实是国内动画团队此前被迫蛰伏到近年爆发现象的一个典型代表,36氪在若森搞定新一轮融资,终于搬到新家后,跟张轶弢聊了聊若森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以下为采访实录:

在《不良人》这个作品的影视、游戏等商业开发时,该怎么保证IP不被消耗,而是品牌的放大?

用一句化概括就是,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然后构建完善的监修体系。

先说游戏,从端游时代开始,我自己本人每年其实会花100万以上在体验游戏上,对于游戏中什么细节能够得到玩家的认可其实非常了解。你现在看到我们在手游市场中爆发了,但其实如果当年页游、或者端游能够像今天这样对IP有强烈的需求,我们也能爆发,这些条件我们一直有,等的是时机。

张静初在《不良人》真人剧中客串

到影视剧改编这一端,我们的方法其实很笨,就是去学习,在确定现在这个项目前,我们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在市场上找团队,一共见了100多家,第一个团队告诉你真人剧改编应该要12345,第二个告诉你23456,当你把市场上几乎所有团队见完,你可能在实操上并不是很专业,但是在挑选团队上你一定是最专业的。

当我们变得专业后,监修体系才能建起来,才能把片子的细节做好,当我跟你说,“兄弟,你这美术不行的时候”,那哥们说一句,“我觉得挺好的啊”,那就得完蛋。好的结果是,我告诉你为什么不行,什么可以行。

这是不是意味着若森在跟外部合作时非常强势?

必须强势,你要是游戏或者影视制作公司过来合作,首先你得很专业,另外你的重心一定要放在我的作品上,《不良人》火了之后,也有很多非常重量级的影视公司找过来,我就会问,你一年出多少片子,不良人排到第几?排不到前面,那礼貌的说一句不好意思,他们强势是因为他们是XXX,那我强势是因为我是若森,是不良人。

更够跟我们合作的制作公司,第一点就是你得听我的,认可我们的商业模式,接受我们监修中不断的挑刺。

《不良人2》手游

只有强势才能把品牌做起来,当年我们动画刚刚火的时候,其实也是我们最没钱的时候,有平台过来找我们买断独家,也是几千万的价格,但我们觉得全网发传播效果最好,几个合伙人把房子押了发工资扛过来,没钱的时候就是强势的态度,更不用说现在有更多的空间去做经营自家的内容了,招牌不能被砸了。

整个动漫市场是在近两年才起势的,过去的十多年我们是靠什么在支撑团队?

解决我们现金流的方式办学,最早我们做动漫人才培训学校,每年的就业率都是100%,就被国家看中了,开始跟全国高校动漫专业开始合作,我们提供技术、教材、师资等方面的资源。

但其实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动画原创这个领域,过去十多年,我们同时做了两件事情:1.若森动画制作引擎曼陀罗的开发,持续的投入超过3亿元,现在这个引擎已经可以做到次世代水准。2.人才储备和早期IP孵化的温床。

它在《不良人》等作品的开发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办学我们能够接触到大量的年轻人,每个故事的世界观和人物设定,都会拿到课堂上跟这帮年轻人分享,经过他们的检验,而自有引擎的开发则能让我们能够针对市场做迅速的制作跟进,动画制作组有什么需求,引擎开发团队马上就能跟进。

在《不良人》还没有正式推出市场的时候,黑白无常在原设定中在第四集就领便当了,但播出之后发现这两个形象爆了,我们马上在不影响故事主线的情况下做了调整,重新开发制作,如果没有技术的积累,是完全实现不了的。

你说若森是一家做IP运营的互联网公司,现在若森在动画制作领域很强,游戏和影视开发都是在跟外部合 ,未来这些都会完全自己来做么?

如果按照现在我们的估值和体量,这些都应该有,我们也一定会去做,但这事急不来,得等,如果能找到优秀的团队我们当然愿意加码(投资),但一旦它是为了做局而去强行组建这么一个团队,对品牌其实是伤害。

我们该有的东西太多了,现在你说影视和游戏,那你说衍生品该不该有?我现在去做肯定可以赚到一笔钱,但你能给粉丝的产品是什么样子的?如果做不到迪士尼周边产品的级别,那就别做,做了就是伤害品牌。

再拿游戏举例,我一直相信S级别制作、S级别IP和S级别的发行才可能推出一个A级产品,成为S得看命,那如果我们自己组建不了S级别的团队,跟外部顶级的团队合作目前来看是对品牌最好的。

那若森是怎么在规划自家内容品牌的?

你可以看到市面上我们所有的动画,都是在画江湖系列底下的,不良人之外,还有灵主、杯莫停和侠岚三个原创动画IP,这些内容均会有相应的游戏、影视剧内容推出。

你是不良人的粉丝,你看到画江湖之灵主你会觉得是同系列想去看看,不同作品的粉丝放在同一个品牌下运营就会产生这样的协同效应。我们还做了自家的画江湖App,在这个产品中你可以看到很多独家的番外内容,现在也有60多万的日活用户,粉丝运营的事情一直是我们品牌构建的重点。

画江湖移动端产品

另外我们还一直在做次元破壁的事情,《不良人》真人剧的第二季会是网台联动的作品,三次元明星咖也加入,制作成本超过2亿。

未来会推出画江湖品牌之外的新内容么?

已经在策划了,但现在不太方便公布,可以确定的是它一定是一个大DAU的题材,就像画江湖主打武侠一样,新的品牌一定是现在18岁以上的年轻人特别能够接受的题材。

做18岁以上的人群的好处在于只要你故事和质量做好了,它的成功概率是更加有保障的,我们现阶段不太会考虑低幼向作品,它大多都是形象取胜,其实没有人知道什么样的形象会火,什么时候火,为什么火,其实很难说出一个道理。

当然,做新内容也涉及到我们产能的问题,现在若森现在的200多人的制作团队都在为画江湖系列服务,公司一共有近400人,可能是我个人管理的极限,接下来的新内容可能会以子公司的形式去操作,效率更高。

对于产能方面,一个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子?

粉丝每天都能看到我们不同作品内容的更新,那这些用户其实就变成我自己的DAU了,现在《不良人》每集有5000万以上的粉丝在看,如果每天都有这样的作品在更新,每个作品都有可变现的产品,这个DAU想想都会觉得太TM嗨了。

你对公司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还是先把当下做好,现在跟你说我们三四年的规划其实就是在吹NB,对于未来这个产业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们一直在做各种准备,但至于这些准备能够什么时候爆发,能不能爆发我也不知道,但一定要比你看到它爆发后再去做要好,还是等成了再吹NB比较爽。

从2003年开始创业,我想的是两件事情:1.当时一个几分钟的动画CG可以让一款端游获取大量用户,那我做几千分钟,而且带着故事的动画,能够获得多少用户,做游戏是一开始就定好的。2.电影和电视剧是一定要做的,动漫是原发,是我做这些事情的一个手段。

很多人会说,你们是不是要做东方的迪士尼啊,我说你丫滚,我就想做中国的若森,做好了指不定100年后老美还说我要成为西方的若森呢。

真人剧和游戏衍生都“爆”的动画《不良人》,若森张轶弢说专业和强势是其中奥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