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年,个别险资采取比较激进的业务发展和投资方式,负债端过度依赖投资型业务,资产端盲目投资与保险毫不相关的行业,受到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同时,这一行为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

日前,针对保险业发展和监管方面存在的问题,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提出了来自监管机构的对策和预警:

  • 清理规范中短存续期产品、提高万能险保障水平、规范保险资金运用等;

  • 鼓励保险机构发展长期保障型业务,强化保险资金服务保险主业,推动保险资金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和稳健投资;

  • 转变监管的方式方法和重心,更加注重通过资本约束机制、信息披露制度、评价评估体系等手段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更加注重透明度监管、穿透式监管、差别化监管,更加注重针对经营激进、治理不健全的机构实行重点监管。特别指出,要加强干预个别机构罔顾市场接受程度、罔顾行业负面影响而采取的激进股权投资行为,促进保险机构审慎稳健投资;

  • 完善风险防范体系,发挥偿二代在风险防范中的核心作用,强化公司治理监管和市场约束,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然而,针对险资激进的股权投资行为提出的监管警戒,是否可以就此为这一行为降温?

险资频频举牌,上市公司谈“险”色变

去年,“宝万之争”搅动了整个资本市场。今年,宝能系又“血洗”南玻A管理层,引起舆论哗然。

据媒体报道,2015年,A股共有81家公司被举牌。截至10月23日,今年A股市场共有52家上市公司发布举牌公告,涉及举牌事项92起,合计耗资约587.55亿元。

其中,保险机构举牌上市公司数量占到总数的三分之一,尤其是安邦系、宝能系、生命系、阳光系、国华系、华夏人寿系最为活跃。被举牌公司的行业主要为金融、地产、商贸、公用事业、食品饮料、旅游、制造等。

今年前两季度,险资相对低调。但安邦系对金融街的增持,被多家券商分析为“险资举牌潮来临的开端”。尤其是11月份以来,已经先后有9家公司被举牌,除中国建筑之外,还包括万科A、金路集团、吉林敖东、远程电缆、海达股份、莫高股份、梅雁吉祥和音飞储存等,险资是其中的举牌主力。

截至11月18日,险资今年下半年举牌规模累计为310.4亿元,然而到一周后的11月28日,该数据则上升到453亿元,涨幅为46%。很显然,险资举牌的热潮又开始慢慢浮现。

据市场人士分析认为,保险机构偏好举牌的上市公司大致为四类:估值低、股息率高、有稳定现金流;拥有大量隐蔽资产;有国企改革或重组预期;股权相对分散的高成长性公司。

险资举牌的热潮,让具有这些特征的公司大为恐慌,甚至到了谈“险”色变的地步。据华南一家上市公司介绍,下半年以来,只要公司股价稍微表现强势一些,董事长就要其去查股东名单,看是否有大机构进场扫货,尤其是关注有没有保险性质的机构。该董秘还表示,现在已能将国内几大民营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名称倒背如流。

财大气粗的保险公司,遇上低利率和资产荒

陈文辉介绍,1-10月,全国实现保费收入2.7万亿元,同比增长30%,增速比去年同期高10个百分点;保险业赔款支出8526亿元,同比增长23%;截至10月末,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达到12.9万亿元;总资产达到14.8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0%,资金运用平均收益率达到4.4%。

而险资之所有频频举牌上市公司,主要因为自身财大气粗。据广发证券最新发布的报告称,截止三季末险资资产规模14.6万亿元,权益资产配置比例仅为14.25%,远低于上限的30%。险资配置权益资产的比例每增加1个百分点,将带来约1463亿元增量资金。未来若权益资产配置比例上升至20%,将有望带来近8400亿元的增量资金。

除了自身具有的资金实力外,进行股权投资还因为固定收益减少、资产荒等。尤其是受低利率和资产荒的影响,每年新增保险资金投资以及大量资产到期资金再投资的需求很大。

以前,险资偏爱进行债券等固定收益投资,但近年来此投资的收益在不断萎缩。广发证券研究报告指出,2014年以来,全市场固定收益类资产的收益水平持续下滑,目前固定收益类资产的收益率普遍在4%以下,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下滑至2.9%左右。大类资产的收益率持续下行导致险资资产端的收益率恶化。截至9月,保险资金运用平均收益率仅3.95%,而万能险负债端成本普遍高于4%。

尤其是像宝能系和安邦系这样以万能险收益为主的保险公司来说,其盈利模式主要依靠利差,而留存收益较少,对于现金流、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的需求更大。所以,这也可以解释为何这两大保险公司举牌尤其积极。另外,据《2016年中国保险行业现状分析及发展趋势预测》,在万能险销售快速增长,资产荒压力逐步增大的背景下,险企有通过股票资产提升收益率的内在动力。

东吴证券分析师丁文滔指出,保险公司持有不同的股权比例则拥有不同的权益法。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超过20%为长期股权投资,持股比例达到5%并获得董事席位,都可以采用权益法。在这种情况下,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可以按保险公司投资的权益比例确认为保险公司投资收益,而且上市公司股价下跌短期内不影响保险公司利润,而股价上涨后则可减持以赚取价差收益。另外,一些民营保险公司还可以通过再质押的方式放大投资收益。

此外,险资频频举牌还与偿二代监管体系有关,按照此监管标准,长期股权投资消耗的监管资本相比普通股票持仓要减少50% ,对于偿付能力不充裕的资本驱动型保险公司来说尤为重要。

险资频频举牌,坐不住的保监会发出监管警戒,宝能安邦的激进投资是否会收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