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庸茶馆-凌霜华

在我小时候,我爸爸常常开玩笑说一句话:要在西方,男孩子都会想做个牛仔;那在中国呢,应该每个男孩子都有个武侠梦。虽然这话他现在早忘了,就算我提起来,他也不承认了,但依旧不能阻碍当时家里一书柜的武侠小说差点耽误了我哥的中考,也大大提早了我离开家独立的时间——为了隔绝我们偷书看,我妈把我们都赶去住了校,从此我再没有在家连续呆超过2个月以上。

但爸爸说的武侠梦,纵然我是个姑娘,却也一样深根进了我的青春。

千百回幻想,要青衫白马,仗剑江湖。虽然我没有天赋异禀,也不曾在日后遇见绝世高人赐予神功秘籍,要收为徒,但不妨碍我曾细细盘划一个侠女的闪亮登场和她的江湖传奇:应该是个穿着大红短褂,下身劲身长裤,蹬着一枚大鼓飞身出来,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在鼓上一个翻腾,重重敲下鼓点,转身、回首,分明是个十五六岁的姑娘,那一对眼睛,明亮如星,一星如月看多时。

我知道,一般用奇奇怪怪兵器的,在武侠小说里都做不成主角,一般设定里面,美女出场配以乐器的,莫不过古琴长笛洞箫,这一个大鼓飞出的,估计得是吴桥杂技班的傻大姑,但我当时,就是这样很认真很认真的构思过。甚至,我还为这画过插画。

哦,对了,似乎我对于武侠最初的印象…就不是电视里断断续续的剧情,也非是我哥绘声绘色的讲诉,那被窝里打着小手电筒绷紧神经看到的一个个闪着光斑却莫名抓人的文字…都默默化成了那穿插其中的一张张精美的插图。是王司马和姜云行的插画~那么直白地把一个江湖,铺陈开在了一个女孩子彼时的记忆里。

王司马的笔法写意,构图均衡,几笔之间就颇有豪气江湖的味道,姜云行善线描,重工笔,落笔人物仪态生动,细致婉转,也是他的笔下,让金庸书中那些传奇的人物跃然纸上。我见过铁画银钩,笔入三分的张五侠,“皓臂似玉梅花妆”里擎伞跃出的那般风姿后来他儿子远及不上;弯弓射雕那幕里的铁木真,一代天骄大抵就应该是这样的吧?《飞狐外传》里那蓝花地里伸手一指的面黄肌瘦的程灵素,我多么希望她遇上的是另一位武侠大师古龙先生笔下的花满楼;还有那位翠羽黄衫的姑娘,私心里我觉得她的光芒肯定盖过她那倾城倾国的妹妹;倚天同舟的四美里,那个最不起眼的蛛儿却最完整地告诉了我不将就的爱情:即使是同一个人,但是你长大了,却不再是我曾经记忆里的那个你,所有人都说你们是一个人,但是我的爱情里,也容不下你的,我不知道哪里还能再去寻一个小张无忌,但是不一样的,我就不要……

时光荏苒,当年那个躲在被窝偷偷摸摸看《射雕英雄传》的姑娘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书房看她喜欢的武侠小说,但曾经幻想要豪气干云,行侠仗义,牛气哄哄一闯天下的小丫头终不过是格子间里被策划案折腾的无力的苦逼加班狗。我们曾无数次想,将来的那个人应该像乔峰像杨过还是像令狐冲?最终是我像过程灵素像过李文秀却怎么也学不来黄蓉赵敏和霍青桐…我想要一群朋友,英雄肝胆两相照,奈何江湖儿女日渐少,我也想要梦想和远方,奈何我总有deadline和甲方。早些年,我们争论过金庸笔下谁是第一高手,哪个女子最讨人喜欢,张无忌到底渣不渣男?但现在,社交工具的第一作用是求点赞,其次是分享外卖优惠券和某某结婚生孩子通知。

我们终会认命现实,上班下班,出差归家,在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里为五斗米折了腰,书案上的武侠小说不知道收去哪里蒙尘,听说金庸先生的作品早些年就被选入了中学语文读本,真好,不知道选段是不是出自我最喜欢的《笑傲江湖》?我终于不再纠结《白马啸西风》里那个连金庸也无解的问题;也渐渐开始喜欢以前怎么也看不惯的韦小宝了,但我依旧执著地认定金书里的姑娘程灵素、程英、霍青桐最好。

似乎,每个喜欢武侠小说的人都会被问过:为什么喜欢武侠?武侠小说带给了你什么?我只能笑笑,不知道呀。那从不曾走进现实的武侠世界,好像真的从来不曾给予我们什么,但平凡而安分如我,依旧会在心底里对那个世界很激动。我不能否认,我的曾经、现在甚至将来都曾经被一群在一个完全不可知不可触碰的世界里的人,给予过关于热血、侠义、冲动、自由和恣意的描绘。

那样美好的世界,和站在这个世界之外的我,或许就像是那一幕:那个窗前把字写了撕,撕了写的女子,那用粽叶子粘了纸来看的少年,还有那八个字:“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 左岸读书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 左岸读书

左岸记:“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出自诗经《诗经·郑风·风雨》。意思是“ 既已见到意中人,心中怎能不欢喜”。

文章来自金庸茶馆凌霜华的投稿。茶馆是一个休闲、生活、文学交流的社群,旨在建立一个有温度、有品位的茶馆。让大家在茶馆都有一种“家”的感觉。

茶馆缘起金庸小说,缘起一批热爱金庸小说的朋友。从此江湖有了一段关于茶馆的传说。每天来茶馆品茗论剑,耳畔传来丝丝琴音,或畅谈、或叙旧、抑或是对弈半日,别有一番滋味。从此,我们成了熟悉的网友,成了现实中的朋友,而有些朋友因为茶馆,成了一起闯荡江湖的伴侣。

金庸茶馆从成立至今已经举办了近千次活动,目前有各类QQ群十几个,多次组织线下聚会。另外,千里传情200多站。(一个笔记本的传递活动,与有意思吧的漂流本子差不多),群里的朋友们还一起资助过家境贫困的学生。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 左岸读书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 左岸读书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 左岸读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