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尽可能看看我那些珍爱的东西,你一定也想让目光停留在你珍爱的东西上,以便在黑暗即将来到之前把它们一一记住。”海伦凯勒在《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如是写道。她在黑暗中的畅想,交织着对光明的渴望,以及对那些“身在福中”人们善意的提醒,令人动容。

这些类似的海伦凯勒们并不在少数。光失明这一项,据《每日邮报》数据估计,全世界失明者就约有4000万。依据维基百科对失明的定义,其通常是指程度较为严重的视力障碍,这类患者有简单的光感受能力,能够分辨黑暗与光明,或者是光源的大概方向,但无法看到更清楚的景象。这些人往往经历过多年缓慢的视力退化,最终导致失明。

不过科学家近期正在研究一种新型的修复技术,失明者恢复视力或将指日可待。

这是一个被称为“仿生眼”的设备,其能感知视觉信号,并把信号传至大脑。失明者通过使用“仿生眼”后,经由大量的训练,就很有可能让失明者再次重回光明世界。

该项目由意大利比萨大学的研究者提出,他们想要测试下大脑处理输入性人工视觉的能力。而研究者们主要的研究对象,是7位有色素性视网膜炎的患者。该疾病与家庭成员患病情况有一定关系,有数据显示,在患有该病的病例中,有近一半的患者,家庭成员也有色素性视网膜炎症。

他们最开始是夜视能力及周边视觉受到影响,但这往往不大容易被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的阅读视力、色觉、中心视力都开始逐步受损。不过遗传类型不同,病患最初产生症状的时间不可定,恶化的速度也各异,但是通常从有症状到最后失明大约需要几年。

这其实也给予了科技“力挽狂澜”的时间。

在“仿生眼”的项目中,研究人员首先将“仿生眼”即眼睛修复芯植入患者眼球。设备能感知视觉信号,并能刺激患者视网膜上的细胞,视网膜再将这种光信号转化为神经信号传递至大脑。这样,研究人员就可以通过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技术观察患者大脑活动的情况。

对比上图中B与C的大脑扫描图,B是设备植入前,C是植入“仿生眼”设备后的大脑活动情况。可以看到,借助于“仿生眼”设备,患者能识别特别的视觉刺激,比如说明亮的闪光,识别到刺激后相应的大脑活动就会增强。

不过,这只是“看到”的第一步。要真正恢复以往的视觉能力,还需要经过长时间多方面的训练。随着患者不断借力“仿生眼”去看东西,大脑对于其传来的视觉刺激反应会更灵敏。正如研究者在《PLoS Biology》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所言,失明者想要提升视觉能力,需要经历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

研究结果显示,植入“仿生眼”后,患者大脑出现了些变化,大脑在重新学习如何处理视觉信号。实践证明,受试者使用“仿生眼”的次数越多、时间愈长,所具备的能力也更强。这也为失明者带来了希望。

事实上,即便失明者已失明多年,大脑依然会保有些许可塑性。像“仿生眼”这种修复植入设备就可以针对大脑的这个特性,进行进一步的开发研究。倘若真有一天能助那些失明者重见光明,也可谓是功德一件。

新时代的海伦凯勒们或将通过眼睛修复芯片恢复视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