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编译自 WIRED,原文作者为 Davey Alba。很多人认为 2016年应该是“科技泡沫破裂”的一年,但是我们却并没有看到所谓的“泡沫破裂”。作者在本文中对这一问题做了解释,并分析了当前的投资环境和初创企业生存氛围,并认为投资基金规模收缩有利于促使初创企业追求更加务实的商业模式,当前的寒冬只是一种新黎明前的黑暗。

还记得 2015 年的那个 11 月吗?你可能会记得当时逐渐转冷的天气,像极了当时的初创企业资本市场。那些寻求沐浴在风险资本温暖光辉下的初创企业也感受到了这同时转冷的资本环境。初创企业能够感受到科技泡沫即将破裂,独角兽估值过高而将面对的最后审判日也在逐步逼近。然而,一年之后的今天,这种情况仍然没有发生。

但是的确,融资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了。2015 年第三季度,风险投资基金规模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但一年之后同期数据下滑近 40%。据 CB Insights 报告显示,自去年以来,共出现了 93 轮企业估值较低的融资(Down Round)。在这些轮次的融资中,企业虽然实现了更高的融资额,但是却不得不为了得到融资而接受更低的估值。2016 年,硬件初创企业 GoPro 和 Fitbit 股价分别下跌 60% 和 80%。家具用品在线零售商 One Kings Lane 最高估值曾达到 10 亿美元,但最终却被老牌的家居零售品牌 Bed Bath & Beyond 以仅仅 12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是的,像过去那种企业家只要抛出一个烤乳酪餐饮连锁或是 Dropbox 实体存储这样不着边际的想法,就能轻松获得几百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当前发生的一切其实都在情理之中。早在 2014 年,就有 Bill Gurley(美国知名风险投资机构 Benchmark 的合伙人)这样的知名 VC 发出过警告,他认为已经有过多的资金流入到了科技行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能早有定论。2016 理应是科技泡沫破裂的一年,但是却并没有看到破裂. 事实证明,错的并不是泡沫破裂的预测,而是泡沫这一比喻。

投资企业数量降低,投资金额升高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种子轮风投基金公司 Canvas 的普通合伙人 Ben Narasin 表示,这并不代表 VC  “思想领袖”们的相关看法是错误的,只是泡沫这一比喻方式局限了人们的思维,让人看不清当下所发生的真相。Narasin 说道:“它并不是一个即将破裂的泡沫,而是一个在漏气的气球。”

现实情况太过复杂,仅靠任何一个简单的比喻都无法进行准确的说明。并且,在过去一年时间里,VC 支持的初创企业数量减少,企业融资金额却较以往增加,这便让形势显得愈发的复杂。据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统计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美国风险基金 2016 年募资额达到 324 亿美元,而 2015 年美国风险基金全年募资额为 282 亿美元。2016 年迄今为止的数据已经超过了 2015 年全年的募资额,可想而知,2016 年风险基金募资规模将再创历史新高。然而,虽然募资额达到新高,风投公司却不再像过去那样广撒网,大范围进行投资,这也反映了一种最新的更加谨慎的投资策略。

Narasin 指出:“(这种投资策略是由于)许多 VC 想要做好准备,他们募集资金,并不是当下所需,只是为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做准备。”

但是,这并不能说明风投资本家是持一种悲观的态度。2016 年,风投基金投资了 6000 家企业,投资总额高达 560 亿美元,仅次于一年前大规模投资热潮下的投资总额。

但是投资额下降是既定事实:研究人员发现,2015 年初至 2015 年中期,风投企业投资行为非常活跃,在此之后,投资交易量一直保持在中等水平,这也意味着投资者投资企业减少,但是单笔投资金额增高。

与此同时,小型初创企业也开始追求更加务实的业务模式,而独角兽企业仍然能够获得大额融资。Narasin 说道:“最优秀的企业仍然能够获得融资。可以说整个初创企业分成了个阵营,一个阵营在资本暴风雨来临之前做好了准备,成功生存下去,另一个阵营则是没能撑下去的企业。”一般处于第二阵营的都是一些需要在前期提供大量补贴的初创企业,例如美国健身 O2O 领跑者 Classpass,该企业为了实现收支平衡,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提价两次而频遭诟病。以纽约为例,市区范围内的 ClassPass 月费从原来的 125 美金涨到了 190 美金,比去年的 99 美金整整涨了 90% 多。尽管如此,在本月初, ClassPass 官方还是宣布取消其提供的无限制健身课程包月服务,用户仍然表示并不买账。

与之相比,处于第一阵营的则是明显的赢家,一般都是大型初创企业,规模很大,一般不会倒下。中国共享出行巨头企业滴滴目前估值高达 330 亿美元,今年 5 月份,滴滴获得苹果公司 10 亿美元投资额,之后紧接着在 6 月份,滴滴又获得了 70 多亿美元融资。8 月份,Uber 宣布退出中国市场,Uber 中国业务与滴滴进行合并。企业内部沟通协作工具 Slack 同样表现出过关斩将的实力,在今年 4 月份,完成新一轮 2 亿美元融资,估值达 38 亿美元。Uber 目前估值为 690 亿美元,Airbnb 则为 300 亿美元。本月中旬,有报道称 Snapchat 的所有者 Snap Inc. 已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 IPO 申请,拟寻求筹集高达 40 亿美元的资金。公司估值介于 250 亿美元至 350 亿美元之间,Snapchat 可能会成为继 Facebook 和阿里巴巴之后的第三高估值企业在公共市场亮相。如果 Snap IPO 成功,明年应该会看到更多的科技初创企业上市。

从“好企业与坏企业”转变为“优秀企业与良好企业”

从某些方面来看,投资基金规模收缩对于初创行业以及客户来说都是一件好事。Redpoint Ventures 合伙人 Scott Raney 表示,今年,获得融资的企业与那些未能获得融资企业的差异变得更加明显,在以前这就是“好企业与坏企业”的对比,因为评判一个初创企业是好是坏就是看这个企业能否融到资金。

Raney 说道:“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成为了‘优秀企业与良好企业’的对比。如果你的企业足够优秀,那融资可以说是毫无难度。”但同时,他也承认良好的初创企业也同样会撑下去,这些企业“不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助力公司增长,因为它们能够有效的构建极具吸引力的业务模式”。

科技基金投资漫长而又阴冷的环境氛围可能看上去并不像是西伯利亚的凛冽寒冬,而更像是一个看似温和的暖冬。Raney 表示,对于科技行业,我们应该仍然有很多的理由去保持一种乐观心态。他说道:“人们并没有否定初创企业所创造的价值”,最终,人们仍然会相信创新的价值。所以,这可能只是初创企业逐渐倾向务实策略新黎明前的黑暗,长远来看,是一件好事。

 

2016年,“科技泡沫”没有破裂,但它让创业公司出现了两个阵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