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科大讯飞的一场发布会再次把人工智能+教育的的话题推到人们面前,在教育这个大产业里,科技是最有利的助推器,除了已经把测评技术带进校园领域的科大讯飞,专注体制外教育测评的驰声科技,也在成立的第十年讲起了做“闭环”的故事。

在 8 月 26 日的那场发布会上,驰声科技发布了关于发音及语用的自适应学习产品、面向中高考口语考试的解决方案,以及配合 Unity 3D 的 SDK。创始人林远东表示,其实这三款产品就代表了驰声未来将要发展方向。

从 2007 年在剑桥大学成立,到把重心转回国内,最后从思必驰剥离出来、被网龙收购,十年来驰声一直面向 B 端做了一件事情:通过技术授权,给他们提供语音技术服务,通过协作实现闭环。

在林远东眼里,教育+技术正在进行一场改良运动,不管是技术人、教育人还是技术教育人,都会经历一个重新定义教育的过程。

如何通过升级技术,让个性化学习更有效?

在发布新产品之前,驰声科技的口语测评经过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时只能进行综合口语评分,后来能够分析测试者的发音句子是否准确。但是随着高考改革、课程改革的进行,中国的英语教育正一点点从原有的单词、语法向语用过度,口语评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前两个阶段的基础上,驰声首先升级了自己的语音测评技术,通过整体评价、定位错误、诊断错误三个环节评测发音能力、语用能力及表达能力。在最后的结果中,系统不仅会给出学生的口测分数,还能定位到具体单词的出错点、诊断出错误原因,给学生更明确的反馈。

“大家都在说自适应学习,但是什么样的学习是最有效的呢?”林远东认为:“人人都在谈自适应,但是真正有价值的自适应学习,一定要对人有足够的了解,从深度和广度两个维度去做判断。”比如说全学科的学习数据、上课笔记、思考过程等都属于广度数据,这方面驰声所在的网龙公司通过 101Pad 学习平台有所布局;而在深度方面,驰声通过这些年的积累,也掌握了大量数据。

“自适应体现在驰声的产品上,就是口语测评和纠错。”林远东说。比如用户在一个单词的个别音节上总是出错,系统就会自动给出包含这些音节的单词序列,帮助用户逐个击破、循序渐进。而一个人的发音水平又能侧面反映出他的词汇量,基于对学习者词汇量的估计,驰声还能推送相关学习资料、规划学习内容。

在前不久的 GET 大会上,林远东认为二者的结合是一次“技术改良运动”,从 2012 年在线教育开始逐渐发展,就有大批的技术人想要改变教育,甚至颠覆教育,但教育+技术的实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中高考改革进行时,测评是否站在了风口上?

2015-2016 年期间,国内很多省份的英语高考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比如贵州省和江苏省的英语高考、长沙、广州和银川等 7 个城市的中考纷纷添加了口语考试。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除了更多的口语类课程,口语测评也一起站在了风口上,因为在机器的帮助下,规模化的口语考试不再依赖大量的人力投入。

8 月 26 日,和自适应系列产品一起发布的,还有一套中高考口语考试解决方案,这个方案涵盖考前、考中、考后三个阶段,从出卷、组卷、考试组织、试卷评分几方面,甚至还支持话题简述、看图说话、段落翻译等多种考试题型。

在之前的《现代外语能力测评体系即将在 2020 年推出》中,有行业人士曾向 36 氪表示,中国虽然有中高考、考研考博、专四专八及各种社会化考试,但是这些考试缺乏统一标准,而且很少涉及口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口语考试的组织难度大、批改难度大,成本太高。

如果用机器测评、人工智能技术批改,口语考试的门槛将被大大降低。此外,驰声科技大中华区销售总监廖圣品曾表示,这套解决方案可以用加密的方式保证考试的系统安全性,在考试过程中防止作弊发生。

不久前,外语能力测评体系推出,林远东表示,对技术测评类公司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他认为,有序竞争是市场繁荣的前提,因为驰声的客户在自己的领域的各有侧重,市场无序导致的一个问题,就是资源投入不确定,技术不能立刻显现价值。

“如果有规范的话,这个市场会更好。”林远东说,对技术型公司而言,需要做的就是从考试着手,开始应对不同等级下带来的机会 。“如果市场变得有序,公司的风险就会降低,各种资源的投入也不会那么犹豫,整个行业将会有巨大的发展机遇。”

除此之外,他认为,国内对英语能力的判定标准以定性为主,使用的多是“能听懂”、“能相对准确地表达”这样的字眼,但是“任何定性的标准如果要有生命力,就一定要定量、要有标准。所以利用人工智能的评测一旦能得到运用,并且迅速推广,标准本身也会有强大的生命力。”林远东说。

与网龙协同,技术型公司在教育市场的占有率有几何?

2014 年,驰声科技从思必驰原口语教育事业部剥离成立,2015 年就被网龙宣布全资收购,这中间只用了一年时间。林远东告诉 36 氪,当初之所以决定决定独立,一方面是原来合伙人决定将技术转向其他方向,另一方面是 14 年教育部的《口语改革纲要》已经基本出台,他们认为数据才是未来。

15 年,网龙以自己的数据优势和国际化战略方向吸引了驰声的加入,至此驰声也开始协同网龙的 VR 方向共同发展。

今年,驰声推出了适配 Unity 3D 的 SDK,另外和几家公司合作了支持 VR 的语音评测引擎。但是林远东说,驰声在这方面不会大规模投入研发力量,而是给 VR 和 AR 提供相关的技术框架,协同网龙发展。

从独立到再次并入大公司,底层技术公司在教育市场所占的份额有多少呢?

林远东说,2012 年时,有投资人看了他们在做的事情,表示“看遍了国内这个行业里所有的语音技术公司,而且靠技术最后成功上市的。”他表示,在驰声创立的这 10 年里,也面临过好几次“洗洗睡了”的局面,很多曾经一起做技术的同行也纷纷转型,比如已经转型成一起作业的朗酷科技。

但是也是在这 10 年里,驰声积累了 300 多个合作项目,其中 90% 的业务都来自体制外的商业公司,每天在云服务器上活跃的用户接近 200 万,一支  140 人的团队每年能带来 1000 万左右的盈利。

在这个过程中,驰声的战略是从先拿下那些在行业里比较有影响力的企业,比如像新东方在线、外研社这样的机构。在林远东眼中,这些机构“最有土壤”,也最能激发出中小企业对技术的需求,行业也随之发生变化:小企业迅速成长,有些公司抛弃了自己的云技术,选择了驰声。“这个话题(关于企业应该自有技术还是选择合作)在两三年前还是比较有争议的,但是现在看来,术业有专攻才是主流。”林远东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公司之间的存在态势正在发生改变,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自己去做,而是通过连接完成的,更多成熟的应用被行业拥抱。”

“但技术公司在教育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可能连千分之几都不到,”林远东说,这是行业现状,而且是和行业的发展态势密切相关的,因为现在教育对技术的依赖性很少,也没有足够的重视。“如果千分之几的占有率能提高到 10%,才能说技术在真正意义上改变了教育行业。”他说。

重回到上面所说的“技术改良运动”的说法,如果教育和技术真的实现了深度融合,这批狂热的技术人想要达到的“颠覆教育行业”最终会实现吗?尽管做了十几年技术,林远东给出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在我看来,这是注定实现不了了的。”林远东说,“这首先得弄清楚谁是目的、谁是手段,永远不会有手段决定目的的事情。但这并不影响技术的发展,当技术已经严重渗透到教育领域中、教育工作者也已经接受了技术思想,才会发生下个阶段的教育+技术的融合运动。”

而教育技术的融合不再是“技术强行想要进入教育”,而是一种相通的过程,这需要这个行业里的人、组织从心底去拥抱这个理念。“不管是技术人、教育人还是技术教育人,都会经历一个重新定义教育的过程。”

专访驰声科技 CEO 林远东:在一场“技术改良运动”里,驰声科技是如何拥抱教育产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