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将门创业”(ID:thejiangmen),来源:The Verge,编译:Agnes Pan

Marc Andreessen应该是硅谷最忠实的乐观主义者了。在过去这一年中,公众的关注点大多都在国际冲突、频发的枪击案以及让人绝望的美国大选,但这位硅谷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简称"a16z")的联合创始人却一直在强调所有东西的进步性。Marc Andreessen的Twitter一直能被作为好消息指南,我们常能在他的Twitter上看到类似于人民正在摆脱贫困,美国经济惊人的可持续性以及各种有新进展的科技产品和服务等。

虽然,同时也有很多事物会让Andreessen感到困扰,比如他认为下一届美国大选会比这一届更糟糕,但总的来说,他一直都非常乐观。不管谈到任何话题,自动驾驶车辆的前景也好,还是会飞的汽车的开发进展也好,他都一样乐观。

以下是Verge对Marc Andreessen的采访内容。

1、有没有过这样的一个时刻,您会突然觉得“哇,在未来的5年左右,我们的生活一定会变得跟过去10年大不相同!”

Andreessen:经济结构中形成了一个重要而又不常能被理解的现象,目前经济由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组成。其一,是那些在近几年来提高了生产效率,并随之降低了价格的产业。快速发展的科技带来了惊人的生产效率的提高,大部分的制造业都属以这一类,它们的质量变得越来越好了,价格相对来说却越来越低了。第二类则与第一类完全相反,质量没有提高,价格反倒上涨,这个类目包括了医疗保健、教育、以及房地产等。

就科技行业来说,符合第一类的创业公司和新科技有不少,但目前并没有任何初创公司或科技符合第二类的。科技在电子商务、网络媒体、电子产品等领域都占据了极高的地位。但是,科技在医疗保健、建筑、幼教及养老方面的地位却还未体现。换句话说,我们科技行业还未在为GDP做出巨大贡献的第二类经济中发挥作用。

硅谷目前很重要的一个变化是,初创科技公司的企业家们变得更有野心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初创公司都进军了医疗、生物科技、教育等领域。长此以往,这样的变化会让现实的地理位置和隔阂变得名存实亡,说不定还能带来很多经济发展机会。

2、机器人现在的发展现状如何?特别是那些家用机器人,有什么样的进展吗?

Andreessen:这取决于你怎么定义机器人。机器人的一个定义是恒温器。恒温器以前是一个虚拟的、模拟的的东西。而现在他们是数字的,他们就相当于是电脑,且运行速度极快。

我觉得很多人容易搞混一点,当他们看到很多不同的公司,比如研发自动驾驶的公司、制作桌面机器人玩具的公司、开发无人机的公司等,他们会把这些公司归位不同类目,因为大家觉得他们的业务截然不同。但其实,本质上,他们都至少属于一大类型:新型计算机公司。

业内一直有一个错觉,大概在过去的15到20年,大家都觉得没有什么机会创立新型计算机公司。然而,其实这些所谓不同类目的公司,本质上就是新型计算机公司。无人机公司是新型计算机公司,自动驾驶公司也是,还包括他们的硬件和软件开发公司。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其实目前硅谷的新型计算机公司可能比1982年来的任何时候都多,只是现在他们的产品有不同的形状、大小和功能,只不过他们不再只是电脑,他们变成了飞行器或是别的新花样。

我一直很喜欢飞行器。Andreessen:当然,这是很酷炫的东西!目前,我们知道硅谷已经有三家顶级飞行汽车创业公司了,其中两家是Larry Page自己投资创立的。我们目前还没有投资任何一家飞行汽车公司,但我们在密切关注,我现在也不清楚他们最终会有怎样的发展前景。

3、您若不提,我还真没想到问一些关于可飞行汽车的问题。就目前您在关注的相关公司来看,他们近期有什么进展吗?

Andreessen:可飞行汽车面临了多个巨大的挑战。其实出于安全考虑,我并不希望人类驾驶可飞行汽车。虽说理论上,空中驾驶要比地面驾驶更简单,因为司机有更大的空间来摆脱一些地面上无法避免的麻烦。但事实并非如此。

目前该领域最大的限制因素是电池。如果在电池方面没有什么重大突破的话,汽车在空中长时间高速状态的供能就很成问题了,这也是目前可飞行汽车公司共同在关注的一大问题。只要电池问题得到了解决,很多设想都将成为可能。

这样的突破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我并不认为此类突破最终会仅仅只来自于硅谷创业公司,它们更有可能来自于某所大学的研究项目,或者是类似Honeywell, GE和Toshiba这类大公司的实验室。目前,各方都开展了大量针对续航能力更持久的电池研发工作。一旦有了重大突破,那都会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因为那意味着可飞行汽车真的要来了。

4、您之前也提到了自动驾驶汽车,而您投资的公司Lyft,近期表示他们将在五年内实现大部分车辆自动化。您对未来这些将要出现的自动驾驶汽车有什么期待呢?

Andreessen:Google的自动驾驶汽车一直没有推出是有原因的。其实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自动驾驶需要克服太多复杂情况,比如,你开车穿越一片区域,限速为40英里每小时,突然你又需要左转进入一个居民区,限速每小时25英里。又比如前方有一个人行横道,前方有一所学校,突然有孩子们在路上跑来跑去等。驾驶过程中可预见以及不可预见的突发状况都太多了,自动驾驶技术目前很难应对,而且绝不能犯错,因为一旦出错就可能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所以我认为,短期内不会有太多的自动驾驶车辆出现在各类交通场景中。因此,我觉得Uber、Lyft以及他们的竞争者也不会突然就转型成只提供自动驾驶接驾服务的公司。

就像飞机的自动驾驶(autopilot)模式一样,虽然这项功能已经十分强大了,它可以自己控制飞行,甚至可以自动起飞和降落。但问题是,这样的模式还是需要飞行员在驾驶舱内持续的监测和控制,他们不能在自动驾驶模式中有任何放松和懈怠。自动驾驶车辆目前也是这样,司机需要一直坐在驾驶室,随时准备转入人工操作模式,应对驾驶中的突发事件。

我觉得人们应该会更倾向于认同这样的一个模式:短期内自动驾驶车辆的应用并非是绝对的全自动化,而更会是一个与人为操控结合的形式。至于最终它的发展会走向何方,Uber和Lyft这类公司就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了。

5、如果,这样一个全自动版本的世界真的到来了,当自动驾驶交通工具成为主流,您认为什么类型的公司会因此涌现呢?

Andreessen:人们对于自动驾驶的恐慌和疑虑其实让我们错过了很多。大家常说的都是“天啊!未来五年,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将代替美国的五百多万的人类岗位!天啊!这将带来怎样的经济灾难!这对于经济发展太不利了!”

其实,长远来看,该领域的发展将会十分让人欣喜。汽车所带来的真正巨大经济影响不是对于汽车行业,它的真正巨大经济影响体现在郊区的零售和物流业,还有诸如电影院、汽车旅馆连锁和主题公园等。基本上,我们今天整个生活方式就是汽车发明之后的结果。因为,在那之前,人们从来没有去过任何远距离的地方。

另外,城市中的问题也会越来越明显,其中特别显著的就是在硅谷和旧金山这样的地方。有多少人能在这些地方找到价位合理的住房?如果你是当地的老屋主,你并不需要支付更多地财产税。但如果你的房子是新买的,那就糟糕了。事情的发展本不该这样,但不知如何就变成了如今这般混乱的田地。在过去五年中,旧金山的房租价格已经翻了一番。这简直太违背常理了。

要改变这样的混乱现状,第一步,我认为就该使一个小时左右的汽车驾驶变得更享受,让它变成人们一天中最好的部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最糟糕的部分。那样的话,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目前的住房问题。因为一旦一个小时的驾驶不再枯燥劳累,人们会愿意住在圣何塞的最南部,然后驾车到红木城上班。这是一个可能。另一个可能将依赖于远程呈现。我认为,远程呈现最终会是解决问题的是答案。 因为你只需要计算机作为中介就可以进行沟通,这就像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内沟通一样。这些都可以成为应对房地产不合理性的方法。虽然我们不能直接在技术上解决房地产问题,但我们可以降低房地产的必要性。

6、您觉得今年大热的VR和AR会成为科技的主流吗?VR的重大突破时刻会是什么?

Andreessen:一般来说,在风险投资和创业公司,最难的就是时机。 事情发生之后,描述方式通常会是:“很明显,它将会发生在某个时点电,而认为它会更早发生的人是愚蠢的。”

有可能它当下会发生,有可能它不会。如果它当下不会发生的话,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我们的公司有意识地去在未来5年内下赌注,若还是不行,就在未来的10年甚至15年内。基本上,不到它真正发生的时刻,我们就不能停止。

7、您觉得在日常生活中,有什么东西会在未来五年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Andreessen:我们公司有一种说法是,未来将会是一个“哈利波特世界”。哈利波特系列的一个特点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不停移动的,且有生命的。所有的照片都会一边动一边打招呼,盘子们会移动并自己装满食物,你的啤酒杯还会突然提醒你“你喝太多了”。所有的东西都很智能。我也是这样看待物联网的:你可以把智能注入到一切事物中,你能在网络上连接一切,所有的东西都能变得更智能。门把锁会更聪明,灯泡也会更聪明,而你的手表则会变得前所未有的聪明。所有东西的智能程度都会有质的飞跃。

我认为,这样一来,未来五年内会出现更多的经济机会,人们将有更多的途径提供在线服务,在网上售卖产品,通过网络求职或者利用网络资源学习新技能。五年之内,这一切都将变得十分成熟。

Marc Andreessen眼中的机器人、自动驾驶、可飞行汽车、AR/V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