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视台走出来的内容创业者很多,知名的有马东、罗振宇,我氪之前也报道过看鉴左右视频等中央电视台背景的创业项目。而今天我接触的创业者也是一个非常知名的电视人,“老梁”梁宏达。

作为一名主持人,老梁的看家本领是单人脱口秀:只要一个直播间,一张桌子和一把折扇,老梁就能面对镜头侃侃而谈几个小时,主题无所不包,政治经济体育文化来者不拒,同时还能做到旁征博引,令人信服。不过,老梁更喜欢把自己的演讲风格定义为比较传统文化一点“评书”,而他的平时布鞋直裰的打扮,也确实像一个旧时代里走出来的老先生。

做媒体将近20年,梁宏达在多个电视台主持了多档节目,总计约有4000多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视频库。而且,每当有奥运会或者世界杯等重大赛事,做过多年体育媒体的老梁会在电视台上做节目,每天实时评论赛况的发展。今年的奥运会,梁宏达却没有选择上电视台,而开始在腾讯直播上开通了一个叫“大唐雷音寺”的直播间,连续讲了几十天讲体育评书。而大唐雷音寺,就是他的创业项目。

过去的十几年,老梁离网络很远,那么为什么现在他要在40多岁的时候才来“触网”呢?对于这个问题,老梁回答的很清楚:“一方面,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当然希望越多人看到我和我的内容越好;另一方面,网络媒体的影响力超越电视台是必然的,电视台有政策兜底,但我们媒体人不能和他一起走下坡路。”

从今年2月开始,梁宏达和其合伙人开始运营“大唐雷音寺”微信公众号,并在随以同样的名称在腾讯直播平台开始固定直播。大唐雷音寺的微信公众号会推送梁宏达的直播内容,并且还会有根据直播内容剪辑的、讲述焦点问题的短视频。就其节目形式而言,大唐雷音寺里的老梁似乎和电视台时期没有太大变化。而老梁也觉得“和在电视台做节目没什么变化。”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评书这个形式本身就是完全的直播状态。唯一的变化可能在于“尺度大了一点,讲得更过瘾”。

开始网络直播后,老梁过去4000场直播节目的经验积累出来的威力显示了出来,奥运会期间,梁宏达及其团队可以做到每日更新一期高质量节目。据大唐雷音寺团队透露,他们“今年肯定要完成100场直播”。高质量加上勤奋,大唐雷音寺的关注数开始猛增。现在,大唐雷音寺的微信粉丝有83万,单个短视频在今日头条的播放量经常破百万,总播放量则已经破亿。

当粉丝数累计到一定规模之后,老梁就不再每都出镜了。现在, 大唐雷音寺有更多的“裁音师”(即主讲人),其中包括理财专家钱勇,律师李春阳等专业人士。梁宏达说:“大唐雷音寺就是一个平台。前期我个人主讲,把粉丝拉进来,而后期就是大家协作,我为你们搭台,你们来讲,创造价值。”而梁宏达认为,大唐雷音寺最具有价值的是粉丝质量,因为喜欢听老梁节目的人往往是“爱智求真,有一定经济水平”的人。

这样的模式比较类似36氪之前报道过的鼹鼠家族,甚至《奇葩说》也可以归入其中。批量培养网红并做经济业务,是他们共同希望的盈利模式。但是大唐雷音寺并没有和裁音师有过协议,他们之间是松散的结盟关系。梁宏达表示,他们现在所考虑的主要盈利点还在于电商和培训。

所谓电商是指梁宏达周边产品的销售,比如书籍、折扇、服装等。所谓培训则是稍远一点的事情。梁宏达说:“中国不会表达的人太多了,他们想要学习说话,但是又没有门路。我们作为专业的主持人,可以帮助他们学习说话这项技能。”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微信公众号要起名大唐雷音寺、主讲人要叫裁音师了。而米果文化的好好说话,也已经证明了说话教育的潜力。

不过,如果把变现放在培训上,那么裁音师肯定也还将是培训主力。不签约怎么保证培训呢?对此,梁宏达表示其实他们也没有放弃签约的计划。但是,“对于变现,大唐雷音寺还在试验阶段。然而在此之前,我们希望先有足够的内容,足够大的粉丝群体。”

然而,在我看来,大唐雷音寺现在的主要问题在于其过度依赖老梁这一个超级 IP 。依赖老梁的高频高质量产出,大唐雷音寺做到一定规模是可以肯定的。但是大唐雷音寺能够批量生产老梁这样的人才,然后扩大“单人脱口秀”这一直播形式的影响力吗?

我们可以看到,依靠马东、蔡康永和高晓松等大IP,《奇葩说》把“娱乐辩论”这个综艺形式做了起来,摸索出了“把辩手变成明星”的道路;但是PAPI酱想要通过“papitube”把搞笑短视频人才也流水线化,还没有取得特别大的突破,PAPI酱团队还只能依靠PAPI酱本人。对于同样想要做一个平台的大唐雷音寺来说,它所能提供的节目形式本身是否有足够接受度,可能才是决定它长得更大的关键。

目前,大唐雷音寺团队有6个人,另一位创始人张春蔚曾供职于《成都商报》、《证券时报》、《南方周末》、《金融时报中文网》。团队的启动资金来自于自筹,他们正在寻找下一轮融资。

相对于其他网红直播,梁宏达的优势可能在于有4000场单人脱口秀的直播经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