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于丽丽

编辑|洪鹄

编者按

低调深耕中国11年、一度把自己比作VC界“扫地僧”的蓝驰创投中国近日筹得国内最大一笔双币早期基金:5亿美元,在今年相对沉寂的资本市场发出了自己的声响。这家多年来以对赛道精挑细选、覆盖项目少而精著称的老牌基金,也许就要更快地跑动起来了。

36氪会持续不断地关注投资机构。这是我们的新栏目投资人说,在这里我们会追踪机构动态,报道投资大事件,记录关于投资的行业灼见,以及呈现最为生动扎实的顶尖投资人特写。请保持关注。

如果您也有观点与我们分享,请联系honghu@36kr.com

陈维广最近打赌输了。输在押错了美国总统的可能人选。凭借自己对于美国环境的了解,他曾认定既得利益者会支持希拉里,以此打赌川普不会当选。结果他错了。而坚持自己主张、不惜被整个硅谷科技圈孤立的投资大佬Peter Thiel却赢得了判断。在张罗着要兑现赌约、请同事们吃饭之余,陈维广又重新审视了下独立思考这回事。

Peter Thiel认为川普能带领人民重建“伟大美国”。“我是共和党人,我感到很自豪”。在深蓝的加州共和国,这种宣誓无异于众叛亲离,但Peter Thiel可不在乎,就像他素来无视众议地宣扬竞争多伤、垄断为王一样。

陈维广认为,这种对自己思考判断结果的坚定恰是做投资人最需要的特质。

来自新加坡的陈维广是蓝驰创投中国合伙人,他带领着这支专注于早期投资的基金已在中国市场低调耕耘了十余年。不久前,蓝驰创投中国宣布,已募集到新一期美元基金和新一期人民币基金,总额超5亿美金。这笔资金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双币早期基金,将专注于投资天使轮到A轮的精品早期项目。

蓝驰创投与陈维广秉奉的独立思考理念相一致的是,在波动很大的市场情绪面前,这家机构保持着异乎寻常的笃定节奏。2008年资本寒冬,很多机构都不投了,蓝驰在年底“隆冬”里投了赶集网800万美金,一年半后又追加了2000万——这笔投资最终为蓝驰带来超过30倍的回报。而2011年后,移动互联网兴起,市场变得越来越热,很多机构开始采用人海战术打法,将扩张团队至5、60人,一年近百个地投项目时,蓝驰的团队依然是不到10个人,每年“个位数地往外投项目”。2015年市场变冷,很多VC开始收缩,陈维广告诉36氪记者,蓝驰反而投出了历年来最多的项目:19个。

奉行行业研究驱动的精品投资战略,不撒网是蓝驰的打法。“我们倾向于选择蓝驰能覆盖的赛道,精耕细作。”陈维广说。蓝驰的投资团队也恪守着传统VC少而精的路线,均衡地维持在7、8个人的规模。与之同时他们倾向于选择有良好知识储备,履历与创业所需技能相匹配的精英型创始人。“如果信赖这个人,我们可以陪着他们一起来找定方向。”陈维广说。比如他们投过的“唱吧”陈华,最早想做的是综合搜索、移动团购,几经改弦易辙,最后才走到唱歌社交应用“唱吧”。

从单一的美元基金转变成双币,陈维广认为这源自人民币LP最近两三年的日益成熟以及对早期投资的愈发看好。新晋升为执行董事的曹巍认为,这更是一种主动选择,国内资本对风投的认可度以及相应退出机制的改善,使得蓝驰在反复推敲后做出这种变动。面对资本寒冬,他表示蓝驰对市场的周期性波动是有所准备的。一个早期基金投资加回报周期大约在十年。十年往往会经历两到三个周期,这种认知可以帮助他们抵御市场波动的焦虑。

关于新基金的投资方向,曹巍坚信未来一切的连接都会以大数据、AI和云计算为基础,而与之相连结的金融、医疗、服务等都是蓝驰的投资方向,物联网、AR、VR等前沿领域也将得到蓝驰创投的重点关注。

新一波移动创业红利在跨界结合点上

为了应对市场多维度的挑战,蓝驰投资团队在构建深度的垂直行业的投研能力外,也开始在行业交叉点上寻找突破口。在曹巍看来,移动互联网时代,当人与人的连接达到前所未有的简单与便利后,基于连接形成机会的第一波移动互联网增量红利就已经逐步消退,这使得早期投资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容易去做。作为VC,需要去寻找新的市场红利。他认为,新一波移动互联网红利正出现在跨界结合点上。

基于对“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与金融交易场景结合处将出现红利”的判断,蓝驰一直高度关注金融产品的交易社区。去年,他们投资了马展金融团队。马展金融旗下的基有帮社区是一个融合了金融大数据、量化算法和人工智能等元素的移动互联网基金交易社区。考虑到未来大众购买公募基金的交易场景将逐步迁移至移动端,蓝驰非常看好基有帮团队在这个10万亿级金融市场的长期表现。

将传统的IT 教育搬到线上,并通过全新互联网方式重构教育场景的极客学院也是蓝驰看好的项目。不同于一般的在线教育机构,它更像是一个滴滴版的IT在线教育平台:依托于极客学院的开发者社区平台,通过在线订单系统,智能化地将订单派发给相应的认证兼职老师。这些老师大多是极客学院平台上的独立开发者或互联网公司的在职员工。极客学院的模式打破了IT教育内容供给的瓶颈,将“谁来教”这个场景打散重构,从而让用户以更低成本更有效的完成学习过程。同时极客学院也在开发基于AI的机器辅助学习系统,让AI系统来指导用户该如何有效学习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

当谈及如何辨认创业中的真伪需求时,曹巍认为有人愿意花钱的需求都是真需求。需求不分真伪,关键要看市场规模有多大,供给是否均衡。特别是抛去风投的补贴,这个需求有多大。2015年,在投资云家政时,他们首先认为家政是一个有真实需求的传统行业。但这个行业数字化不够,效率低,没有连接用户的入口,没有行业标准,没有高效的现金管理,急需一个优秀团队去连接这个行业的需求与供给。

而云家政创始人薛帅在他们看来,有过在华为长期工作以及开家政公司的经历,经验和创业匹配。从行业结合点来看,云家政是大数据与传统行业的结合,这使得它可以实现供需的动态匹配:如果你在一个地方需求家政人员服务,系统会根据是否去过你家,是否给过五星,是否两小时内上门等各种条件筛选出一个优先级。这个平台和滴滴一样,通过输出规范来实现品控。 

创业公司最重要的是活下来 

过去十年,蓝驰创投坚持行业研究驱动的精品策略,并一直对自身有着清醒认知。这个策略也使得他们错失过一些机会。当年的“快的打车”,他们也是聊过的,但因为这个赛道的“风量太大”,而他们更擅长选择自己能覆盖的赛道去精耕细作,所以与之擦肩而过。

尽管蓝驰投出的项目在量上并不醒目,但成绩却不容忽视。陈维广信奉这个行业“百分之十的项目在赚百分之九十回报”的规律,认为投的多少不重要,关键是能不能抓到那百分之十。在蓝驰创投十周年分享会上,陈维广分享了一个数字:90%蓝驰投的项目,都顺利融到了下一轮。因为是早期投资,他们用1亿美元,拉动了十几亿美元的后续投资,孵化了接近100亿美元估值的企业。

平日,为了让蓝驰创投的同事们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陈维广在公司也以身作则。他积极倡导open的工作气氛,试图让每一个与众不同的判断都有生长壮大的可能。因为足够Open,他至今没有行使过他作为管理者的“一票否决权”。“当然,也没有这个必要”,他补充到。

在陈维广看来,投资者也需要心理上的坚定。当他们投趣分期时,会有声音说已经有了其他类似的公司,当他们投资春雨时,很多人困惑线上医疗靠谱吗,没看到医生怎么解决患者问题,创始人张锐去世时,也有声音认为会影响春雨发展。这个时候,他们需要坚定自己在某个关键点的判断。

趣分期是蓝驰创投另一个合伙人朱天宇跟的项目,从2013年,他就在观察互联网金融市场的机会,发现资金端充裕,但资产端供给严重不足。所以决策时,他们不是只看大学生信贷,看的是消费信贷的机会。在他看来,消费信贷是被严重低估但又足够大的市场,容得下诸多竞争者。另一方面,他们认识罗敏多年,看到他的巨大成长以及未来成长的潜力。投资春雨,是他们判断医院体制的问题无法让患者获得更好的服务,并认为创业者不是为每个客户解决问题,而是解决客户最关注的问题。

面对2015年底开始的资本寒冬,在风投行业耕耘二十余年的陈维广认为这一轮与2001年那一波很不同,2001年那波是很多人手中无钱,而当下是大家手上有钱,只是2014、2015年投的太多,太快,估值又比较高,这使得很多人需要消化掉之前的拥堵,才能继续投放。他预测大致到明年年底,会消化差不多,所以资本寒冬将在那个时候结束。处在冬天的创业者应该怎么办?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控制成本,不要为增长而增长,特别是那些没有真正盈利的增长。

“只要活下来,就能看到市场会重新回来”,他给出这样的信心。一度他曾把蓝驰创投比作VC界的扫地僧,意指隐于喧哗,专注做事。但随着募资规模的扩大,相关业绩的出炉,它们也许会更快地跑动起来,并产生回响。

募得国内最大一笔双币早期基金,蓝驰创投说再熬一年资本寒冬就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