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化交易员“(ID: quantcity),原作者David Kass,其他作者付培佳、马艳婷 、吴诗玥等,36氪经授权发布。

86岁的沃伦·巴菲特于2016年11月18日与20名来自包括耶鲁、康奈尔等在内的8所大学的学生见面对话。在两个半小时的对话时间内他回答了20个问题。

在回答问题前,巴菲特提到他的听力不如从前。他说,最近有一次他站在房间的另一头,对查理·芒格(92岁)(CM)说:“我们在33元的价格买入通用汽吧(Let’s buy General Motors at 33, do you agree)?” 芒格没有反应,他靠近了一点,又说了一次。仍然没有反应。然后他走到芒格身边,再重复说了一次。 芒格回答:“我已经回答两次了!这是第三次回答:好的!”

巴菲特还邀请所有在场学生参加伯克希尔在奥马哈的年度会议。 “由于伯克希尔买了航空公司股票,”他说,“你们应该做头等舱去参会”。

下面是他对20个问题的回答。

问题1:你在招聘时最看重候选人的什么特质?

巴:伯克希尔总部只有25个人,但是它总共有36万名员工。伯克希尔70家企业的经理们选择自己想要的人。他们所看重的品质是聪明、精力充沛和正直。但是作为经理人最重要的是对所从事业务充满激情。使伯克希尔的70位经理脱颖而出的,不是智商IQ,而是对他们事业的激情。我在23岁时找工作,曾经被Ben Graham拒绝。几年后,我收到他的一封信:“下次你到纽约的时候,来我的办公室坐坐。” 我第二天就过去了。我从来没有问过工资的事情。你应该从事的工作是:当你无需工作时,仍然想做的事情。

问题2: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公司里,变得越来越好的公司有多少?

巴:我是19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成员。3G资本增加了对Kraft Heinz和Anheuser Busch InBev的投资。 Jeff Bezos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生意人。管理质量在提高,管理层的薪酬也更好。CEO的主要职责是资本分配(以赚取利润)。董事们的薪水现在约为30-40万美元,但董事一般不起作用。Berkshire的董事用现金购买伯克希尔的股票(而不是大多数公司使用的授予股票期权的方式)。

问题3:你担心国债的规模吗?

巴:美国的总负债是GDP的100%,但净负债(减去信托基金)会少点,占GDP的70%。我们的净负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高达GDP的120%,在里根时代低至35%-38%。只要我们的债务是美元,它不会导致我们任何问题(我们可以总是印刷更多的美元)。税收占GDP的16% – 20%。今天的医疗成本占GDP的17%,高于1970年的5%。而第二高国家在医疗保健上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美国)公司税等于GDP的2%,低于过去的4%。

问题4:关于Joe Rosenfeld

巴菲特多年以来是Grinnell学院的受托人,Joe Rosenfeld在Grinnell是巴菲特的英雄。(巴菲特也提到,我们一生中做的最重要的决定是选择配偶。“如果你想要一个长久的婚姻,娶(嫁)一个有低期望的人。”)

问题5:你对主动管理和被动管理的看法是什么?

巴:总的来说,被动管理就是主动管理。标普500代表美国的总体发展成果。九年前,巴菲特针用100万美元(用于慈善)打赌Vanguard S&P 500的表现比一只FOF(对冲基金的基金)更好。结果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显著超过这只对冲基金的FOF。对冲基金总回报的一半已经流向基金管理人,并且他们的表现逊于指数达40%。基金经理越来越有钱,投资者却遭到损失。找到良好管理的公司,让他们长期成长。这是被动的方法。购买并持有。

成功的投资者需要有正确的大局观。高IQ的人经常恐慌。

问题6:你对多德-弗兰克法案怎么看?

巴:我们今天处理金融危机的手段空间不如2008年。我们在2008年遭遇了金融危机。多德-弗兰克法案已经夺走了美联储在危机中采取行动的能力。在2008年9月本.伯南克说他将做任何事情,并且只有他能够停止金融危机。现在货币市场基金规模已经达到3.5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美国银行7万亿美元存款的50%。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本伯南克能够从1933年设立的紧急稳定基金中获得黄金。 2008年,乔治·布什总统说出了也许是经济史上十个最重要的单词:“如果市场仍然没钱,(本.伯南克)就下台。”(If money doesn’t loosen up, this sucker is going down.)。但多德 – 弗兰克法案把美联储的权利收回了。恐惧是持续性的,信心却是一点点回来,而不是连续的。通用电气和高盛都是“多米诺骨牌”上的一个环节。我们很幸运,我们有最好的人民。

问题7:固定收益市场对股票有什么影响?

巴:利率之于资产的估值,好比引力之于质量。在股票价格过高之前,将会有许多利率变动。30年国债的利率从1982年的14.5%下降到到2016年的2.5%。最近30年期国债从2.6%上升至2.8%。如果长期利率保持在4%,股票是便宜的(从现在起四至五年)。 “我们每天购买股票比卖出多,知道利率变得更高”。有利可图的交易将是卖出30年期债券,并买入标准普尔500(假设无需追加保证金)。但这很难做到大规模。借钱交易比任何事情更容易使人破产。芒格说过,聪明人“因为酒,女人和杠杆(liquor、ladies and leverage)”破产。

(注:问题8巴菲特没有回答。)

问题9:为什么巴菲特不投资科技公司?

巴:Ted (Weschler) 与Todd (Combs)(这两位都是Berkshire的基金经理)各管理90亿美元的资金。他们投资了苹果。苹果用户对苹果体系内提供的产品着迷。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具有投资上的竞争优势(不包括技术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投资眼界变得更加宽广,但是在圈子之外,科技圈子的人了解得比他多。

巴菲特提到,他没有投资微软,即使微软的产品(windows等)完全没有生产成本,而且微软因为垄断操作系统而极为赚钱。

问题10:有哪些基本(投资)智慧是你不同意的?

巴:长久以来,投资并没有太大的变化。Ben Grahams的班级(哥伦比亚大学,巴菲特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MBA学生)里有15个学生。我的关注的是2-3年的现金流和确定回报。股票是具有票息的债券。Berkshire Hathaway是具有票息的股票。几年前我投资了15个韩国公司,卖掉的时候赚了两倍的收益。除了这些公司的估值很低是确定的以外,我对这些公司所知并不多。当时我做了分散投资,获得了非常不错的结果。如果你投资了好公司,那么你就无需分散投资。任何IQ超过130的人都应该在那个价位卖出股票。

问题 11:如果你今天以一百万美元开始,你会怎么投资呢?

巴:(幽默)“如果我现在只有一百万美元,那么肯定什么地方出了大问题”。今天,用一百万美元,我和芒格可能将这些钱投资在四只股票上。当我从哥伦比亚大学(MBA)毕业的时候,将资金净值的75%投资在Geico中(当时叫做政府雇员保险公司)。在1956年用10.5万美元开始投资,到1969/70结束合伙企业的时候,资金达1.05亿美元(增长1000倍)。

问题 12: 你会欣赏别人的哪些素质?

巴:选择那些(在你的朋友和同学中,这个人的赚钱能力如此之强)你会想要得到他未来赚的钱的10%的人。那些很有幽默感、你会想由他们来领导的人。

问题13:你对高频交易有什么看法?

巴:高频交易不会给世界带来任何东西。它不会伤害到Berkshire。我建议收点交易税。

问题14:中央银行(的行为)对股票市场有哪些影响?

巴:央行已经降低利率,对全球产生了影响。欧洲需要负利率。10年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1万亿美元,今天是4万亿美元。如果可以重生,我想当美联储主席。美联储是美国财政部的第四大收入来源。它去年向美国财政部支付了1170亿美元的股息。它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对冲基金。其净资产为4至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2.5万亿美元的国债,美联储承担超过3%的美国收入。中央银行从未如此重要,也没有人知道这种情况(负利率)接下会怎样发展。哪里有混乱,哪里就有机会。

问题15:你对Tim Sloan(富国银行新任CEO)怎么看?

巴:整个三分之一美国都与富国银行(WFC)有业务往来。虽然WFC(出了问题)破坏了某些信任,但是从现在开始一年内储户的数量仍然会增加。其资产负债表为1 – 2万亿美元。前首席执行官John Stumpf创建了一个影响不良的激励制度。他本应该迅速反应,但并没有。1989年Salomon Brothers 的John Gutfreund的反应也慢了。出现问题是,人们应该迅速面对。“准确定位问题,迅速获知问题,然后解决问题”( “Get it right, get it fast, get it over”.)。WFC终将做的很好。Berkshire没有卖出WFC的股票。芒格说:“一盎司的预防比一吨的治疗更有价值。”

问题16:Ajit Jain和保险的问题

1950年一月份的一个星期六的早晨,当巴菲特乘坐火车从纽约到Washington,DC拜访Geico.,他是幸运的。因为他的偶像Ben Graham是Geico的主席,巴菲特想尽可能多地学习。他敲了门,出来的是一个看门人。他并不知道,华盛顿的人们在星期六的时候是不上班的(跟在奥马哈一样)。巴菲特问: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在吗?幸运的是,一个叫做Lorimar Davidson的高管(这个人后来成为首席执行官)就在那里,然后他花了接下来的3-4个小时向巴菲特解释了保险业务。

这改变了巴菲特的生活轨迹。1967年Berkshire买下了National Indemnity。1986年的一个星期六Ajit Jain走进了他的办公室。30年后的今天,Ajit 管理着Berkshire的再保险业务,每天都和巴菲特交谈。Ajit“每个小时都有新创意” ( 9/11之后),而Geico从1936年之后就没有改变过。十年后Ajit的业务将与今天非常不同。在Berkshire,假如哪位雇员能成功预测哪16支球队将会进入NCAA March Madness的“甜蜜16强”,那么公司将会每年支付他100万美元直到他死亡。Geico的平均保单是1700美元/年。一些Geico员工的保单电话销售能力是其他人的四倍。 “当你和客户在打电话的时候,在你的桌子上放一张你最爱的人的照片,然后用你和那个人交谈的方式去交谈。”

问题17:科技的发展是否会取代人类智慧?

巴:技术摆脱不了人类基因里的恐惧和贪婪。你不能给电脑编程来产生持续的竞争优势,也不能为员工创造激情。Berkshire现在并不处于劣势。相比计算机,巴菲特更喜欢 Ted (Weschler) 和Todd (Combs)。

问题18:巴菲特所犯的最大错误是什么,从中学到了什么?

巴菲特最初的三项业务现在已经破产了——(1) Berkshire Hathaway-纺织品业务,(2)Blue Chip Stamps,以及(3) Retail division——位于Baltimore的百货商店。

他犯了一些“人”(雇佣)方面的错误。他工作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不得不解雇一个员工。巴菲特最遗憾的是“那些即使我做了充分的调查,但也没有做、最终错过的事”。 (Errors of omission rather than errors of commission)

问题19:为什么Berkshire 投资航空公司?巴菲特会避免投资周期性行业吗?

巴菲特不会讨论他最近的投资。但是他在美国Air Preferred(1989)上损失了一大笔钱。有段时间他的股票25分美元都卖不出去,但是后面几年后以2美元卖出,赚了一大笔。

通常较小的仓位(10亿美元以下)就是Ted的或者是Todd的的决定。

问题20:金融行业中最重要的技能是什么?

巴:金融行业最重要的技能是销售技能。好比你是怎样说服别人与你结婚的,你是怎样得到一份工作的。能做得好的最重要的特质是能够控制恐惧和贪婪的能力,因为恐惧和贪婪可能毁了一切。

任何一个已经富有的人还想要翻倍都是愚蠢的想法。为什么要拿你已有的去冒险,去追求你并不需要的呢?如果你已经富有,那再去冒险就没有什么好处了,反而会面临downside的风险。

沃伦·巴菲特在学生见面会上对20个问题的回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