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建平“,作者雷建平,36氪经授权发布。

从年初的高调入股,到2200万papi酱视频贴片广告拍卖,再到年末的分手,papi酱与罗辑思维在2016年一次又一次震动互联网行业。

11月23日,papi酱CEO杨铭证实,在明确“得到”业务后,罗辑思维原价退出了所有的投资项目,Papi酱只是其中一家。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也表示,“我们把所有投资都撤出了,而且都是原价撤出的,一分不挣。其实就是下个决心,专心做自己的事。江湖各种误读。谢谢关心。”

24日,papi酱投资人、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独家向雷帝网讲述了罗辑思维从papi酱撤资的内幕,徐小平称,真格基金已接手了罗辑思维所持papi酱全部股份,持股比例达到10%。

“我为罗辑思维在这个转折点上做出如此了不起决策、斩断非主营业务、聚焦‘得到’APP感到赞叹与庆幸!更赞扬他们壮士断臂、放弃Papi酱股份并将其转给真格基金的智慧之举!”

徐小平还透露,投资Papi时,Papi酱还没有一分钱的收入,但2016年年底,她已创造超过五千万收入,并给母校捐出拍卖得来的两千两百万现金(丽人丽妆的钱已经到账了)。

“对了,有人愿意出价十倍收购真格基金手上的Papi酱股份吗?”徐小平说,“别想得美了,我不卖!”

以下是徐小平独家授权内容:《罗胖、徐胖以及Papi 酱幕后的故事》:   

  • 罗辑思维为什么放弃了Papi酱?

  • 精准地说,罗辑思维为什么放弃了Papi酱的股份?

  • 谁买了罗辑思维放弃的Papi股份?

  • Papi酱的现状和前途如何?

欲知罗胖、徐胖和Papi酱之间的幕后故事,请允许我从头分解。

2016年初,我去罗辑思维总部拜访罗胖,聊聊真格基金和罗辑思维合作的想法。谈了一两次,我们就有了一个决定:两家联合寻找优秀创业项目,按照3/7开比例来投。真格基金是专业投资机构,当然拿7啦。

说时迟,那时快。不久我们就得到了投资Papi酱的机会,总共有10%的份额。虽然说好了我们按3/7比例来投,但鉴于罗胖在这个项目里的重大贡献——我认为没有罗胖的宏大策划,Papi酱和她的CEO杨铭未必看得上真格基金、更不会以其他基金出价的三分之一给我们投资——为了表示对罗胖的感谢,我对罗胖说:我们两家5/5分吧!

说完我就后悔,因为我实在想多拿!但罗胖一点也没有客气的意思,他说:徐老师你说多少就多少,我们5%没问题!我忍住眼泪假装欢乐地说:耶,cheers!但心里开始恨他。

到了签合同的时候,我又磨磨叽叽跟脱不花说:如果你们觉得份额太多,觉得风险大的话,真格可以多拿一点……脱不花不解风情地说:不多,不多,说好的份额就不变了。让我继续恨得牙齿痒痒。 

接着,就是在广电总局的整改令中Papi酱的广告拍卖会、杨铭代表Papi酱宣布将拍卖来的两千两百万人民币捐给母校、Papi酱每周一次认真制作的视频、以及各种令我欣喜万分的Papi酱成功商业化举措。

六月的一天,罗振宇居然没有穿他的灯笼运动裤而是穿了正常的裤子来真格办公室找我谈事儿。这使我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果然,罗振宇严肃地说:徐老师,我们经过反复认真讨论,决定集中一切精力做好罗辑思维的主业,不再搞投资了。我们打算把包括Papi酱在内的所有投资项目全部转让出去,如果你要Papi 酱股份的话,就转给你了…… 

罗胖话没说完,我就说:好极了,那Papi酱我们要了——你们投的所有项目,真格一个不漏也全要了!

罗胖说那你们派人来dd吧。DD者,投资机构对意向投资项目进行尽职调查的意思。我说不必了,我们照单全收——Papi酱是人人都想要的优质项目。你把最好的给了我,我就不挑肥拣瘦了。再说,你们投的项目质量不会差的(我承认,诚实的我说这句话时有点虚情假意)。

看到罗胖和脱不花一脸感动的样子,我知道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有时候,感动合作伙伴比感动自己的钱包更加重要!

脱不花后来在一个流传甚广的演讲中阐述了罗辑思维转让Papi 酱背后的价值思考:如果罗辑思维在投资上赚很多钱,这是一种“耻辱”——为什么投资赚了钱还是耻辱呢?

因为这说明你没有把精力放在你最该干的事情上。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有限的时间,应该用来做自己最擅长、而又永远做不完的事情。

所以罗辑思维决定转让、出售了包括Papi酱在内的所有投资项目。      

更加具体的实情是:当时罗胖和脱不花正在忙着一个他们寄予厚望的新产品,这就是现在已经火遍天下的“得到”APP。“得到”APP是罗辑思维作为“知识运营商”的一个决定性产品,你用了它,就知道为什么罗辑思维愿意不顾一切投入其中了。

别人的使用体验我不知道,但它已经成为我获取各种物超所值知识产品的主要来源。罗辑思维公号和“得到”APP的关系,打一个非常精准的比喻,犹如李阳与疯狂英语和俞敏洪与新东方的关系。

前者是一个牛人的单打擂台,后者是一个时代的知识武库。我为罗辑思维在这个转折点上做出如此了不起的决策、斩断非主营业务、聚焦“得到”APP感到赞叹与庆幸!更赞扬他们壮士断臂、放弃Papi酱股份并将其转给真格基金的智慧之举! 

呵呵。 

说实话,我对初创企业腾出珍贵的资金和资源去做“投资产业链布局”,历来持怀疑态度。你自己的“产业点”还没有做踏实呢,侈谈什么“产业链”!

但是,作为一个以冒险为主营业务的天使投资人,我很少对这些只能由时间回答的问题发表意见。

我知道,凡是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一般都不会成功。罗胖脱不花对于Papi酱的决策,真是应了他们企业的名称:符合逻辑思维啊! 

此处应该给罗胖和脱不花掌声!

这样,真格基金获得了来自罗辑思维按原价出让给我们的5%股份,真格从最初的5%,增持到了10%,满足了我对Papi项目的梦想。

…… 

11月初,在我们的提议和组织下,真格联合创始人王强老师带着Papi酱本人和杨铭等十几位内容创业者去美国文化创意产业胜地洛杉矶进行考察。

在洛杉矶,Papi酱跟南加大和加州洛杉矶大学的同学们见面,做了“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黄金时代”的报告,鼓励学习艺术的留学生回国创业,引起了巨大轰动。

Papi作为中国内容创业时代的获益者和代表者之一,正在践行她肩负的社会责任。 

真格基金和罗辑思维投资Papi的时候,她在微博有六百万粉丝,现在已过了两千万;上半年的Papi酱还没有一分钱的收入,但2016年年底,她已经创造了超过五千万人民币的收入,并给母校捐出了拍卖得来的两千两百万现金(丽人丽妆的钱已经到账了)。

Papi和杨铭正在跟他们的母校中央戏剧学院紧密沟通,商量捐赠仪式的细节。从任何角度,Papi酱都是这个时代最值得人们讴歌和最值得同龄人骄傲的奋斗奇迹之一。

Papi能够红多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作为真格基金创始人,我每天都带着对真格基金还能活多久这样的焦虑开始我一天的工作。

君不见,连腾讯、微软这样的世界巨头都有挥之不去的危机感,Papi能高枕无忧吗?危机感,以及对危机感的挑战和超越,才是创业者的英雄底色。

对了,有人愿意出价十倍收购真格基金手上的Papi酱股份吗?

别想得美了,我不卖!

徐小平:罗辑思维为何放弃所持Papi酱股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