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笔记侠“(ID:Notesman),作者丹娜·左哈尔,量子管理学”奠基人、英国管理大师、《量子领导力》作者,被誉为“世上最了不起的管理学大师之一”,36氪经授权发布。

笔记之前,请先思考: 

  • 科学管理有什么边界?不确定的时代需要量子世界观?

  • 如何重新定义个人和组织的关系?

  • 如何重构个人和社会、商业和社会的关系?  

  • 量子和管理有关系吗?

  • 如何用量子思维走出管理困局?

一、用量子世界观和量子领导力迎接未来

主持人:2016年被媒体称为黑天鹅的一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还有我们著名的11.11活动,仅仅一个半小时销售额就超越了500亿元,这是我们以前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过去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牛顿方式的思维,认为宇宙中的一切运动都是遵循着三条定律,所有东西都是有迹可循的。因此管理或者做事的思维方式,都是想找到一些有迹可循的规律。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颠覆式发展,许多事物的快速变化、发展和迭代上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的旧观念被冲击,发展观念有了改变。

现在,无论商业界还是其它领域的领导者,我们都需要推翻这种模式,来重新面对这种未知的、复杂的和不确定的未来。在这种大背景下,正好与量子领导者或者量子理论的管理非常切合。

二、重建商业组织和员工之间的关系

谢小梅:量子和管理有关系吗?可能大家都知道,我们管理学科叫科学管理,最早是泰勒提出来的,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科学管理,科学是在管理的前面,换句话说科学可以说是管理的基石。那泰勒所说的科学是什么科学?其实是牛顿科学。

泰勒的这种管理方式,比较适合工业时代,变化很缓慢。牛顿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一切是可以预测的,一切是可以计划的。只要我们控制得好、管理得好,就可以达到我们想要的目的。

但现在到了联网时代,不再是工业时代,互联网时代最大的特点,其实和量子特点有很大的相似性,就是不确定性。

那我们在互联网时代该怎么办?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菩萨畏因,凡夫畏果”,大家都在为这个不确定时代而担忧。我们怎么办?量子物理学家说,我们所有的结果、人所有的行为是因为你思维的问题。

我第一次听到丹娜·左哈尔的名字,是在一次李善友的演讲当中,他说量子管理学的创始人丹娜.左哈尔说了一句什么什么话。我当时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位同志在,我觉得她刚好给了我们一个东西:

我们在不同的时代需要用不同的世界观。

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看事物的方式是由我们世界观决定的,世界观是我们看世界的方法,牛顿时代给了我们一个方法。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更符合的是从确定性到不确定性。这是牛顿时代的机械论和量子理论最大的差别之一。那个是确定的,现在是不确定的。

牛顿时代还有一个比较大的特点,我跟它没关系,它撞了我,我可能才会移动。量子时代就不是这样的关系,我们俩之间是相互的。所以,我记得我在听那个课的时候,对我的感触也特别大。

牛顿最大的问题是我能够观测,我可以测量,我测量完了以后就可以得到数据,通过这个数据我可以做计划,所以我们可以做五年计划、十年计划。现在我们想一想,我们以前做的五年计划实施了多少?

量子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存在观测,只存在参与。薛定谔的猫(奥地利著名物理学家薛定谔提出的一个思想实验,试图从宏观尺度阐述微观尺度的量子叠加原理的问题——笔记侠注),就是你不观测它,这个猫可能是死的也可能是活的,也可能既是死的也是活的,但是你一观测这个猫,就发生了变化,它只能是死的,或活的,这就是量子,你不是一个观测者,你是与此同时的参与者。

小米黎万强为什么写《参与感》?我们为什么谈量子呢?因为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就是一个给了你这么好的机会,让你去利用量子的一些思维方式,改变我们整个思想模式。我们把“因”改变了,我们才能得到那样的“果”。这就是这本书最大的特点,没有告诉你说出门迈左腿还是右腿,只是告诉你现在的状态,至于你出门是先迈左腿还是右腿,是走路还是坐车,那是你自己的决定。

丹娜·左哈尔也提到了我们要有量子的自我、量子的组织、量子的领导。张瑞敏先生也非常欣赏丹娜.左哈尔的观点,因为他认为他们海尔的小微组织就是量子企业,海尔想做量子领导者,把海尔改变成一个量子型企业。希望《量子领导者》这本书能改变大家的想法,让大家能在这个迅速多变的互联网时代,能够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当你有了不同的思维方式的时候,你就能够去顺应它的变化。

主持人:海尔的CEO张瑞敏曾经说过21世纪是量子的时代,我们之前所有的管理理论在20世纪都被淘汰了,在西方管理上,看起来更像是一种量化管理而非量子管理。到底什么是量化管理?什么是量子感觉?为什么张瑞敏说21世纪是量子管理的时代呢?下面我们很荣幸的请到量子管理学的奠基人,丹娜.左哈尔女士为大家分享这本书——《量子领导者》。

三、用量子世界观重建个人和社会的关系

丹娜·左哈尔: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跟你们介绍一种新式的方法看待这个世界,用一个新的方式和方法走进这个世界。我今天给你们讲的东西,可能让你们更加知道西方发生了什么,怎么能够跟西方对话。

今天的欧洲和美国的事情很糟糕,资本主义碰到了很大的问题。在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中,我们大概很难解决很多的问题,我们现在不能让人们在资本主义的民主中真正地发挥到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解决民主社会所出现的问题。

12岁的时候,我在美国,我对基督教的信仰失去了信心,在那个时候我自己感觉到迷失,也感觉到很彷徨。在我12岁之前,对世界的理解基本上都是来自基督教和《圣经》。所以在那种状况之下,我又开始寻找一些新的思想,一种能够让我有信心的新的思想,这样能够在精神上弥补我的一些空缺。

当我13岁的时候,我发现了量子物理学,那以后几乎把我很多的东西,我身心里的很多东西全部都给改变了。量子物理学里面的思想和它的原理,给了我一个新的视角,去看待我自己和看待我们所经历的这个社会。

量子物理学实际上回答了我们所有人在不断问的一些基础问题:

我是谁?

我从哪来?

为什么我在这里?

我应该做什么?

我和其他人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基督教的教义告诉我们,只有基督教徒才能收到上帝的方案,其他人不信基督教的人永远在背叛之中,得不到拯救。量子物理学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我们的每一个人和其他人、其它事情,都有关联。

在量子世界里,没有特别奇怪的人,也没有和我无关的人,每个人和每个人都有相关性。在这个量子物理之下,我们所有的人,每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都有能力相互之间关联,同时也知道我们应该去做什么。

四、量子思维某种意义上就是中国人的思维 

量子物理学一个核心的观点是: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面,可以建立一个很好的关系,同时相互之间互相帮助。所以在后来的学习和生活中,我发现量子物理和中国的哲学有很紧密的相关性,很相似。我发现在中国,中国人懂我的书比在其它国家懂得多。

所以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量子思维方式。你会发现在冥冥之中,量子力学很多都和我们的易经有关系。 

实际上在中国学习量子思维的理念,并不难,因为量子思维的理念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中国人思维的理念。 

所以量子思维模式对于中国人的帮助,就可以用科学的方式方法来表达,来阐述我们中国文化已经讲了几千年的事情。

西方世界很少去真正地研究中国的哲学,因为他们认为那是中国的哲学。整个世界更多倾听中国的时候,就是中国可以用真正用西方的科学方式去表达和阐述自己文化的时候。因为在今天的世界里,在西方世界里面,可以说,科学是一个新的宗教。

所以这促使我把这些思想带进了一个新书,就是《组织和领导力》。

在资本主义世界和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西方世界里所遇到的危机,要求我们用一种新的方式去看待这个世界、解决这个世界出现的问题。

五、用量子世界观,重构商业组织和社会的关系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你永远不可能用旧的方式方法去解决一个新的问题。如果我们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国组织中,要真正解决一些新的问题,必须用新的方式和方法去面对和解决。

在过去的400年中,所有主要的思想,西方的主要思想,都受到了牛顿思维的影响。西方研究人,研究人的自我,就是心理学,西方研究社会,研究社会人文之间的结构也就是社会学,西方研究整个资本主义的方式方法,以及西方研究整个商业世界,都是建立在牛顿思维的基础之上。

牛顿思想一个核心的观点就是每一件事情,每一个物质之间都是单独的,每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一件事和另外一件事都是分割开的、单独的、独立的。所以在社会关系的发展上,牛顿学的思想就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自的孤岛,我和你之间,你和他之间没有必要的关联,我不需要对其他人负责。 

资本主义建立在两个假设之上:

第一个假设:人生来就是自私的;

第二个假设:我要永远照顾我自己、个人的利益。

▲亚当·斯密

亚当·斯密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理论奠基人。他说到我们每个人都从私利出发,最后社会就会受阻,因为都去追逐私利的最终的结果,可能社会就受阻了。所以,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它没有道德观,最关注的只是挣钱,但是不关注你怎么去挣钱。

这就说明我们的商业,本身并不需要对这个社会负责,商业也不需要对环境负责。

我跟一些来自英国的电力行业讲:

“你们不觉得电力行业的商人,应该对社会负责吗?”

他们跟我说:

“我们没有责任对环境负责,这件事情是政府的事情。作为商业,我们唯一的责任,就是赚钱,同时能够给我们的股东好的回报。你如果问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里面的企业、企业家,企业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他会告诉你,企业存在的目的就是赚钱,满足股东的利益。”

对于我来讲,特别是我坚信量子的思维方式是我看待所有世界的基本引领,这种思维方式对于“企业存在的目的就是盈利和满足股东的需要”这种观点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在量子力学里面,我们看到的原则是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个东西和另外一个人之间都是密切相关的。

所以,我们以量子的观点来看整个商业活动的时候,我们就说商业活动是整个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

  • 商业一定对它的员工要负有责任;

  • 商业活动、企业一定要对我们的客户负责,要给他们提供有质量的产品;

  • 商业一定要对环境负责,一定要停止把这些污染物散发到环境之中;

  • 商业要对未来的年轻的一代负有责任。 

六、做一个对世界负责的量子人       

在整个量子物理的思维之中,每一件事、每一件东西都是相互相关的,不仅仅是在我们的空间,而且在时间上也是相关的。我们在社会不能只为我们自己活着,我们每一个人要为我们社会的未来负责。我们对未来的负责就像我们对自己的孩子负责一样,一个道理。

原来的牛顿思维,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人本身在社会发展中并不是重要的。量子理论和量子的逻辑,告诉我们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视角,量子物理学一个重要的观点:

我们如果提出问题之后,这个问题会使现实发生变化,思维会影响到现实,人的思维一旦进去,他的想法是会影响现实的,说明白一点就是心想事成。我们的思维、决定、行动,真正地创造了这个世界。作为一个量子人,我对世界要负有责任,我的生命以及我的行动,是一件意义十分重大的事。

量子商业也同样感觉到它要对这个世界要负责。在量子时代,作为一个商业,也需要挣钱,也需要有利润,但是你的利润应该带给整个社会。作为企业里面的商业活动,最关键的就是你自己要能够建立桥梁、建立公路、建立医院。

为谁建立呢?为整个社会去建立。

牛顿的这种传统思想,认为工人只是为企业服务。而量子力学思想会这么认为,我们的企业主实际上是为了服务员工的利益。一个量子领导者,在一个组织中,他会用一种视角,什么视角呢?

就是一个社区的团队,社区的组织,我们所有这些人,都要相互之间得到协作、合作。《量子领导者》的领导风格不是自上而下,不是控制下面的员工,他会把权力给员工,让真正底层的员工在公司里有话语权。

所以量子领导者最后的结论是什么呢?

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对自己负责,我们所有人都是创造世界的人,我们所有人相互之间都要互相帮助,我们共同努力来创造这个世界。

七、量子世界观对中国领导世界的意义

杨壮:刚才左哈尔谈了这本书的意义。今天,中国正在成为世界大国,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本书在这个阶段出版的意义很重要。

为什么呢?

我们成为经济大国是证明了我们国家的经济,我们的硬件已经在世界上受人仰望,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硬件,从高铁到高速,从大楼到学校。但是今天想说的是我们国家怎么把我们的硬件和我们相对弱的软件能够结合在一起,给世界带来更重大的影响。

软件是什么东西?软件就是这些非经济、非物质、非资源、非军事方面所看得见摸得着的。

左哈尔这本《量子领导者》的书,从思维理念、从价值观和人的品格角度挖深了一层,在这种状况下,如果我们能够把它和今天整个中国的现实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丹娜·左哈尔:杨教授讲到硬件和软件这件事情,我必须说一句话:希望中国今后领导这个世界用什么领导?用思想领导这个世界,而不是用士兵领导这个世界。因此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特别希望中国用量子领导力的方式方法,去领导这个世界,因为我们已经用这种方式方法思维用了几千年。

杨壮:丹娜·左哈尔的这本书对我们构建软实力很有意义,我看了各种各样软实力排名,我们基本排在30多名,软实力代表的是思想、哲学、人文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文化、文化的底蕴、价值、价值观这些东西,它们有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

今天的中国正在对中国文化进行反思,我们正在研究中国经济发展之后,怎么样能够产生出一种理念和一种文化,能够让中国人在这种理念和文化下,树立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核心理念、核心思想。而在这种状况之下,左哈尔的这本书,从西方带到中国,正好把西方的量子理念和中国传统文化中辩证思维的方正文化结合在一起。

第三条,我们的教育体系,尽管有传统文化的影响,但是我们从小就对数理化,对记忆等很多方面有比较好的发展。

而我们的右脑,特别是创新那部分不那么发达,关键是我们在经济发展、教育发展过程中受到了西方思维的影响,在我们的教学过程当中,对模式、公式、记忆、背诵、逻辑都比较关注,但是我们很少让同学去思考问题,为什么?我从何来,到何去?我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创新?

我在北大教书几十年,学生最擅长的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最差的是,他组织一场大活动,特别是国际活动的时候,不容易提出问题。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教育从小就没有让我们思考这些问题。

左哈尔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她不断地、而且善于、勇于提出问题,不断地对她熟悉的资本主义社会,生活方式、思维模式有她自己的见解,真正在一个高度上变成一个量子社会,这一点对中国人来说很重要。

也就是说这本书对于我们改变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真正地发挥我们的右脑。发挥右脑是领导力的体现点,怎么样把人的潜质发挥出来,我觉得这一点对我们中国改革中的教育改革也是一个关键点。 

最后想说的一点:量子世界观和量子思维是我们非常期待到来的一种社会和思维方式,但是这种思维方式和这种社会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来的。因此要真正构建一个量子社会,我们在座的各位,每一个人都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我觉得让量子这种思想在中国落地,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个,这个人一定要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价值观,真正地知道我从何处来、到何处去,而且这个价值观是建立在社会基础之上,建立在社会共识之上,今天我们的社会并没有这个共识;

第二个,我们一定要改变我们现在的教育、社会、文化、政治、生态环境,我们在生态环境当中还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人生在社会当中,哪怕我特别喜欢量子,我旁边的人都是唯利是图的人,那么你也很难在这个过程当中变成一个利他的人。所以我们在座的各位,也应该为中国社会真正发生这种生态上的变化而做出努力。

两者都有了以后,我觉得这种量子理论到中国社会来,会对中国社会的未来、中国的社会、中国的组织、中国的企业,不仅是大而且是强,不仅能够进入到世界五百强,而且能够受到世人尊重。否则我们只是大,没有人喜欢,我们只是硬件强,软件不能影响他人,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情况。

注:2016年11月17日,机械工业出版社经济与管理分社主办《量子领导者》新书发布会,丹娜·左哈尔教授讲解一种颠覆牛顿思维的管理理念。笔记侠作为合作方,经主办方审阅授权发布笔记。

【读书】牛顿思维颠覆者左哈尔:用量子领导力做新世界商业领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