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好歌曲》的停播和李志新专辑销量破百万元两个事件的持续发酵,重新引起外界对于独立音乐人这一群体生存现状的关注。

根据国内著名音乐人刘欢的朋友圈透露,由于节目在运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挖掘优秀独立音乐为主要内容的《中国好歌曲》将暂时停播,刘欢遗憾的说“这意味着原创音乐人失去了一个面向公众的展露的平台”。

另一方面,作为独立音乐人领军人物的李志,他没有签约任何一家唱片公司,在网易云音乐作为独家首发的专辑单日就卖过了3万张,无疑对于整个独立音乐界都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它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独立音乐人不需要依附于唱片公司,同样也能享有来自作品本身产生的回报了。

但对于大部分独立音乐人来说,幸运如李志一样的还是少数。根据网易云音乐调查,68% 的独立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不足 1000 元。他们显然还是依旧需要像《中国好歌声》这样能够把他们推向大众市场和产生商业价值的推手,霍尊和赵雷的成功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现在网易云音乐正想努力为平台上的独立音乐人们提供这样“推手”服务了,他们日前宣布将投入两亿元扶持平台上独立音乐人的发展,具体包括七部分:推广计划、专辑投资计划、演出计划、赞赏计划、音乐培训计划、音乐人周边计划、音乐人指数成长体系等。

例如,音乐人指数就是网易云音乐面向音乐人推出的一项综合指标,以直观的分数形式,体现音乐人在平台上的影响力,有点类似于“独立音乐领域的百度指数”。通过指数,音乐人可以直观地了解自己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的影响力,还可以观察过去一段时间的指数波动,以了解用户对自己的作品、社交行为的反馈,逐渐摸索到受欢迎的风格,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和定位。根据指数表现,网易云音乐还将为音乐人提供相应的平台级资源和相应扶持。

除此之外,网易云音乐已经在一些独立音乐人的页面上,已经开放了“打赏”这一功能,用户可以像赞赏微信文章一样,支持喜欢的歌曲。

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说,在QQ 音乐合并海洋音乐,百度音乐高调返场,阿里星球蓄势待发的行业大背景下,它们需要尽快的用最低的成本建立起自己的壁垒优势,而独立音乐人则是它们最便捷的可以到利用到的武器之一。

在网易云音乐成立之初,就有意识的在拉近与独立音乐人的距离,目前它们平台上有2万多的独立音乐人在长期活跃,上传原创音乐作品超过40万首。再加上独立音乐人没有签约唱片公司,网易云音乐也正好可以借此绕开版权大战,毕竟过去一年各个平台的版权预算都已经从数几千万的级别涨到 了3 到 5 亿。

对于资本相对薄弱的网易云音乐来说,陷入版权的争斗并不是明智的选择。相反地,通过扶植独立音乐人,网易云音乐能够加强自己的内容竞争能力。

另一方面,虽然各种音乐类选秀节目层出不出,但一个普遍的认知是如今的音乐行业越来越分众化,越来越难以产生当年周杰伦一样的大众流行偶像,以往被认为是“小众”的音乐人,也在慢慢为更广泛的人群接受,并且例如前文提到过的李志的案例也说明了这些粉丝付费能力的提升,网易云音乐想做也是帮助这群独立音乐人更好的从粉丝口袋里掏出买单的钱。

除去已经形成的氛围外,网易云音乐如何保持自己对独立音乐人的平台吸引力?它们认为平台的强互动属性已经能够说明这一点,也是因为独立音乐人没有经纪团队帮忙推广,他们最常使用的推广方式是互动比较多的社交媒体,而社交属性正是网易云音乐的特色之一。

2016年11月20日,李志首发的《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五小时里便有3000多条评论,而很多评论,都在讲述自己的一段故事。

不过,从整个音乐平台面临的问题来看,腾讯依然扮演着大零售商的思路,他们着力发展的是库存和渠道。不过,无论沃尔玛的货物再齐全,街头特色店铺依然有自己的生命力。网易云音乐避开正面竞争,绕开版权壁垒,用产品吸引用户,用用户吸引音乐人,用相对较低的成本,建立并维持自己的优势。在流量价格越来越高的今天,获取新用户成本随之上升,因此,未来的音乐平台必然会有自己专注的细分领域,网易如今给出的答案是独立音乐。

不过,无论采用什么模式,流媒体平台都必须要解决一个问题:如何赚钱。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音乐平台都在烧钱。按照普华永道对未来五年美国音乐市场的预估,“尽管音乐流媒体的发展十分迅猛,但是仍然难以为产业带来更多的收入,从长远来看,现场音乐才是产业未来发展的重点所在。”在线音乐平台聚拢了大量用户之后,下一次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如今,网易云音乐已经需要通过融资来缓解资金压力,而这一轮残酷的竞争,只是为了赢得站在起跑线上的资格而已,比起资金充裕的大平台,网易云音乐必然要更加小心翼翼。

豪掷2亿,“组团”独立音乐人,网易云音乐差异化突围之路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