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欠款事件仍在持续发酵。

针对网上关于“乐视欠款重伤仁宝”的传闻,台湾仁宝电脑今日下午进行回应称,截至9月底,公司对乐视的应收帐款总金额为新台币82.9亿元,其中逾期1-180天之金额为新台币42.5亿元(约9.2亿元人民币)。

目前已与客户协商还款计划,客户已于11月中旬依约还款,履约情形良好。但仁宝电脑未披露还款计划细节,也未明确截至目前是否还有来自乐视的逾期款。

来自techweb

今天早间据环球老虎财经报道,目前乐视已积欠数十家供应商巨额款项,或面临遭挤兑的风险。并点名仁宝及信利合计约近7亿美元(逾新台币220亿元)应收款项暂时无法收回。

受资金问题的拖累,近一个月以来,乐视股价持续走低。

乐视的供应链问题主要出在手机业务上

自乐视欠供应商150亿款项的微信截图流出后,虽然贾跃亭五千字长文内部信对此进行了回应,但关于乐视与供应商的资金问题就此被不断被爆出。

据《财经》分析,乐视的供应链问题主要出在手机业务上,而手机此次的欠款主要发生在模组厂商和组装厂商中。按照乐视总量和单月采购量来估算,其目前所有的应付账款在100亿左右,但这里面包括了供应商承诺给乐视的账期。

在制造业,账期一般分为月结、三月结和半年结。如果按照3个月账期结算,目前乐视的逾期欠款应在60亿-80亿元。但部分供应商因为种种原因,或主动或被动地给了乐视6个月的账期,如果按照6个月账期结算,乐视的逾期欠款在20-30亿之间。

据界面援引知情人士的报道,有账期对于厂商来说是正常的,但就乐视已经逾期的欠款规模而言,可能在40亿-50亿左右。供应商可能包括芯片方高通、屏幕供应商夏普、摄像头模组提供商舜宇光学、指纹触控模组信立半导体、声学模组商瑞声科技、手机代工方仁宝电脑、电视代工方TCL等公司。

其中,乐视对于供应商的欠款,金额比较大的有信利、仁宝、立讯精密、AAC等五六家,其中对信利、仁宝的欠款约7亿美元。另外在摄像头模组厂商中,乐视约欠了信利光电10亿元左右,舜宇光学2、3亿。 

对于目前乐视与供应商的关系,华泰证券研究所一位资深分析师分析认为,无论是投资者还是供货商,都会比较小心谨慎。供应链知情人士也称,目前许多供应商对于乐视都会采取更为保守的手段,一般会由此前的账期交付模式改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也有一部分供应商对乐视停止供货。

多家供应商已暂停供货,或采取“先收款、后出货”模式

虽然贾跃亭在五千字内部信中,反思公司节奏过快,称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但其并未具体回应供应链欠款问题。

随后乐视联合创始人刘弘接受采访时承认,乐视手机的供应压力确实比较大。对于新的手机厂商来说,和供应链的谈判、磨合,以及成本的谈判能力和控制,都是巨大的挑战。加上前段时间采取了补贴用户的方式,烧钱扩张用户规模,在这块上面公司肯定面临资金上的压力。

面对乐视不断爆出的资金吃紧问题,供应商也开始相继采取行动。

11月22日有知情人士向蓝鲸TMT爆料称,因欠款问题,高通和MTK已经暂停向乐视提供新品芯片。并且,多家内存厂商也已拒绝向其供货。

该人士称,乐视因欠款问题已遭到高通和MTK警告,目前高通骁龙821芯片供货已收紧,而高通骁龙625等新品已经暂停向乐视供应。同时,MTK也拒绝向乐视供应P20芯片,以及提供X30的Demo。

11月19日,乐视手机供应商瑞声科技董事总经理莫祖权发表针对乐视的强硬说辞,表示如果乐视欠款问题得不到解决,将停止与其进行交往。 若商议的欠款重整期达两至三年,属不可接受。

另外,乐视手机晶片供应商联发科采取“先收款、后出货”模式,避开对乐视的应收帐款问题。据悉,乐视已分批约谈供应商及代理商,并提出债转贷、债转股、分期付以及打包证券化共四套解决方案,但由于涉及金额较大,且供应商较为分散、意见不一,谈判仍处胶着状态。

仁宝回应乐视欠款问题:逾期款9亿元,正依约还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