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在成立“运动侠”之前,周向东是云南工商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拥有12年影视行业工作和教学经验。在运动类短视频创作方面,他有自己的理解:“流量红利期已过,短视频PGC团队已经不能靠流量赚更多的钱”,将这种理解套用在他们的内容上来看,运动侠希望以“拍电影”的态度,输出更多精品的年轻化运动视频内容,从而树立自己的品牌IP——即年轻运动领域里的“Discovery”。

年轻化运动包括极限运动和户外运动,街舞、漂移、+5X、滑板、技巧摩托车、r身、街篮、跑酷等都算在内。瞄准这个市场的还有“敢玩”“野玩儿”,尽管都会输出视频内容,但“运动侠”选择从城市和KOL两个维度下手,首推的“城市英雄”系列以昆明为首发站,找到这座城市里最受欢迎的20项运动,并找出在这些运动领域里的NO.1,做人物向的3-5分钟短视频内容,共20期。昆明之后,“运动侠”计划会去到重庆、海南、上海等地,挖掘更多KOL和城市运动故事。

在周向东看来,极限运动拢共就那么多,难以避免内容同质化的问题。但 如果放在“人”这个维度上,则会比较讨巧,一方面基于人物个体不同,运动侠可以打造很多“有温度”的内容产品;另一方面可以迅速利用KOL的行业影响力,击中垂直人群,树立品牌口碑。

拍摄一个城市20期节目,运动侠大概会花费1个半月的时间。周向东告诉36氪,在整个创作阶段,最耗费精力的是在影片的前期策划,“短视频创作是一个非标品,我们需要去充分了解KOL的性格特征,抓取到人物特点再去和运动做融合”。不过抱着拍电影的标准,运动侠也收获了一些成绩,比如他们拍摄的《滇猴》短片,入选了北京国际电影周新媒体单元,代表中国角逐米兰国际电影周“金花环”奖;在新榜联合今日头条发布的头条视频影响力排行榜上,运动侠在同类视频领域里排名第一。

与“城市英雄”系列同步进行的还有“无畏极限”, 这是一个娱乐性的运动类展示短视频单元,而在积累足够多的KOL之后,运动侠还会以人为单位,横向开设更多的内容线,比如知识类的短视频教学,还会和一些户外赛事进行合作。纵向来看,除了目前现有的3-5分钟的PGC短视频内容,运动侠还会制作60分钟左右的纪录片,进行版权售卖。

有同样出口版权思路的还有“情趣中国”,但就现阶段来看,尽管纪录片的出口价格十分可观,对于运动侠来说,眼下的商业模式重点还是放在了短视频内容营销上。

“以滑板举例,一个职业选手可能一个月就废掉一块板子,但是非职业选手可能一年也用不坏一块。那他们的钱都花在哪儿了?都花在了文化周边产品”,周向东说在已推出的20期城市英雄里,他们已经和hipandas等品牌方建立了合作,为对方做内容广告定制,“你在我们的成片里,感受不到任何广告植入的痕迹”。

在为每个城市贴上自己的运动标签后,周向东希望运动侠可以承办一些赛事,“受到地理因素的影响,有些运动项目的垂直人群分布的很散。我们会找到与之相匹配的赛事承办地点,做品牌赛事”。而科班出身的周向东还希望,未来运动侠可以做一个中国版的“班夫山地电影节”

目前,运动侠共有9人,联合创始人卢清清同样科班出身,曾任职北京火星时代影视图书编辑,云南工商学院影视专业教师,拥有10年影视行业经验。此外,内容制作部成员均有运动员专业背景。

运动侠正在寻找天使轮融资。

为了给每座城市打上运动标签,“运动侠”找来了20xN名“城市英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