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罗昊

编辑/方园婧

11月22日,36氪从娱乐行业人士处得知,由于“限韩令”原因,VIVO X7不得取消和宋仲基的代言合约。从近期推出的最新VIVO广告中可以看到,代言人已换成了彭于晏。此外,同样喜欢使用韩国明星代言人的OPPO,也将把上个月才签下的代言人全智贤换成Angelababy。

该人士表示,目前OPPO正在和Angelababy经纪人讨论合作的具体细节,未来R9s的代言人将从全智贤全面更换为Angelababy。这也意味着刚刚投入制作的广告物料都必须全部更换。但36氪从OPPO市场部处得到回应,对方对于这件事情表示不知情,并予以否认。

明星代言一直是广告宣传的重要发力点,天价代言费也一度成为热门话题。很多韩星在国内的受欢迎程度,甚至比他们在韩国更高。据韩媒《日刊体育》报道,韩国明星黄致列今年年初推掉了两个在中国的活动,出场费为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68万元)。黄致列本人透露,他在中国的出场费是在韩国的100倍。

国内手机厂商一向喜欢使用明星代言人,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他们带来了不错的销量。今年5月,VIVO花了超过2000万,请来热播韩剧《太阳的后裔》的男主角宋仲基代言最新的X7系列。男神身上的钱并没有白花,X7首发当天就狂销了25万支。签约才六个月,宋仲基线X7系列的广告就不得不被逐步替换,天价的代言费也随之打水漂。

与VIVO走同样路线的OPPO,同样在明星代言上投入巨大。早在上个年代,公司就请过韩国演员朴慧媛为MP3做代言、韩国模特鞠知延为ULike手机拍摄广告;到了10年代,Super Junior-M和金敏智拍摄的OPPO-Real音乐广告,更是成了传唱度极高的流行歌曲;去年,曾是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旗下练习生的鹿晗,拿着R7 Plus手机在《奔跑吧兄弟》节目上频频出镜。

10月20日,在国内明令限制韩艺人的情势下,OPPO仍然请来了《来自星星的你》的女主角全智贤为R9s做代言。然而现在,随着Angelababy 的签约,“国民女神”大量线下海报、大型路牌等平面广告都将面临“下线”。

“限韩令”已经流传了四个多月,但广电总局官方网站一直没有相关公示批文。关于“限韩令”细节,只有韩媒有过公开曝光。韩国《中央日报》8月2日报道,7月中旬后,中韩文化交流、合作项目接连中断。韩国《首尔经济日报》8月2日报道称,中国将从本月开始对韩国明星有以下调控:韩国人气偶像组合禁止在中国活动;韩国偶像不允许开展1万人以上的公演;新规定韩国文化事业公司禁止投资;包括事前制作的相关合作项目禁止。

虽然“限韩令”没有一纸公文,但今年8月后,国内几档已经录制好的综艺节目,都通过特殊剪辑抹去了韩星参与的部分。8月21日,出演江苏卫视某档综艺节目的PSY“鸟叔”舞台被全部剪辑;11月19日,在江苏卫视的某档相亲节目上,一位来自韩国的男嘉宾国籍被打“马赛克”避免露出。

发展至今,“限韩”已经落实到了电视剧、网剧、综艺节目、广告等领域,各大卫视也纷纷表态正在整改与撤播。北京卫视发声明称,除了北京现代(金秀贤)代言,涉及韩国品牌和元素的代言人均不可以继续出现,其他品牌要先审片再做出明确反馈。湖南卫视的工作人员表示,涉及到韩国明星做代言的广告不可以出现,其他的细节还需开会进一步界定具体范围。江苏卫视的工作人员回应,口头上通知了要统计有韩国代言人广告的任务,要求抓紧时间换版本,有些可能会被拉掉。 

11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直接否认了有关“限韩令”的消息。耿爽在回应“限韩令”升级时强调,两国之间的人文交流是需要有民意基础的。此外,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一立场也是众所周知的。中国民众也对此表达了不满,相信有关方面应该注意到了这种情绪。 

虽然有关“限韩令”升级的传闻并未得到中方证实,但韩国政府已着手研究对策。据韩联社22日报道,韩国政府计划首先通过驻华大使馆、总领事馆和文化院等了解具体情况,若“限韩令”属实,将着手研究应对措施以减少相关行业损失。另外,韩方还计划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强调,“萨德”入韩不应该给韩中文化交流带来负面影响。  

面临失去中国市场的可能性,韩国娱乐行业忧心忡忡。“本次‘萨德事件’恐怕会重复在日本的‘独岛事件’对韩流的影响,如果现在失去中国市场,打击会是日本市场的3、4倍。而且没有可替代市场,无法找到新的突破口。” 一位音乐界人士在接受韩国《先驱经济》采访时说。 

为“限韩令”买单的,除了韩国娱乐行业之外,还有国内靠综艺节目来盈利的各大卫视,以及与之深度绑定的中国企业。随着近几年中韩文化交流频繁,中国不少企业纷纷投资和进军韩国市场。2015年年初,搜狐视频入股韩星金秀贤的经纪公司KeyEast,成为第二大股东;2016年2月,阿里巴巴以1.95亿元的价格买下韩国最大经纪公司SM4%的股权;2016年5月底,腾讯3000万注资韩国YG娱乐,成为第三大股东。据韩国KBS电台报道,中国向韩国游戏、网络和演艺经纪等企业投入了约3万亿韩元(约合1700亿人民币)的资金。

易观国际电影分析师黄国锋表示,从短时间来看,“限韩令”对我国的文娱产业肯定会有影响,但是明显对韩国的影响更大,中国的文娱市场很大,是韩国输出“过剩产能”的重要市场。同时,中国也有许多公司能够自己生产优质的内容。但是,如果这次的“限韩令”持续时间长,缺少了亚洲主流文化调和的中国文娱产业会成为什么样子,同样无法预估。

目前,国内化妆品牌中很大比例都有邀请韩星做代言,比如珀莱雅品牌代言人宋仲基、韩后品牌代言人金秀贤、滋源品牌代言人宋慧乔、活泉品牌代言人安宰贤等。此外,国内食物包装上也都不缺韩星面孔,比如好丽友薯愿代言人全智贤、农夫山泉茶π代言人Bing bang、伊利优酸乳代言人金秀贤、爱尚i土豆代言人李敏镐等,目前这些品牌都还没有公开表示要更换代言人。

“限韩令”波及手机产商,OPPO、VIVO紧急更换韩国明星代言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