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行业的一个共识是,传统线下健身房赚钱,但财务模型不健康;互联网健身总体不盈利,但体验却越来越好。健身需求在增长,健身体验并未跟上,二者带来的巨大反差,倒逼着健身创业者不断进行产品迭代。

36氪早前介绍过成都的魔方运动,要用快消品的理念做健身,让健身用户获得健完身即走的产品体验。深圳的超级猩猩,主打设计感强的“派对式操课”,有着较不错的用户粘性。健身单品的诸如动感单车的Gucycle,和瑜伽O2O的Wake瑜伽,通过产品化路径,驱动整个的健身消费。

跑步猫(Running Cat)是健身产品研发道路上走得较为大胆的一家,他们从健身的“即时体验”和“交互”两点切入,用多媒体LED屏和智能硬件将健身场景全部改造。按照官方的描述,跑步猫要是一家“数字化体能训练馆”。

从产品形态可以看出来,跑步猫的创意来源于“多媒体”和“健身”。2014年底,负责过上海世博会多媒体项目的季斐翀,联合NIKE健身明星总教练柳欣研发了这么一款健身产品。而目前这款产品已经在北京和上海的三家门店落地,跑步猫HOLOFIT多媒体训练系统,也被输出到全国十多家健身房。

跑步猫全息训练区

核心是全息训练系统

柳欣是NIKE明星总教练和前一兆韦德首席技术官,他认为健身训练极度依赖教练的地方,在于及时纠正健身用户的肢体动作,以及健身效果的即时反馈。而这部分,可以通过多媒体和智能设备来解决。

跑步猫整个产品包括硬件上的LED全息训练区和智能手环,软件则包括课程体系、运营管理平台和用户心率管理平台。二者形成的HOLOFIT健身系统,是跑步猫的核心。

在跑步猫的全息训练区里,用户可以在地板上看到不同的LED健身图标。图标包括站位位置、拉伸幅度和数字跑道。这些图标根据不同的健身课程设置,用户通过双脚的站位,来纠正全身的健身动作。整个训练区只需一个控制训练节奏。

而在训练区的LED屏上,用户可以看到格各自的训练状态:包括心率和燃脂效率,以及根据用户出勤等数据测算的“猫豆”。用户通过佩戴手环,扫码等方式将个人健身信息传输到后台。健身者的信息则可以在屏幕共享,实现即时反馈。

柳欣向36氪介绍,全息区域的图标设置根据不同的健身课程研发,这种设计整合了健身教练、多媒体设计、软硬件开发和运动生理学思路,在专业训练、视觉体验、数据反馈几方面形成了HOLOFIT一套的训练方案。

方向在于HOLOFIT系统输出

除了在自营门店应用HOLOFIT训练系统,跑步猫的野心还在于系统输出。在莱美健身系统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这种尝试并不容易。

“这套方案经过跑步猫门店的测验,已经较为成熟,因此跑步猫的HOLOFIT也开始做整套的系统是输出。”柳欣认为,靠单次收费的健身房,获客是一个大难题。在目前健身产品创新度并不太大的情况下,跑步猫的HOLOFIT系统能为这些健身房提升获客能力。

跑步猫的训练区面积可根据健身房大小进行定制,按照80平米的平均面积,可以容纳20人左右。按照上海地区客单价300元的价格,单节课时的收益并不低。而其中的成本只包括一个教练的人力成本和地租成本,HOLOFIT软硬件系统的价格在100万到200万之间。刘欣认为,系统的硬件成本则可通过单店的边际效应分摊,这种强体验、重反馈的健身场景,也提高了健身房的溢价空间。

目前,HOLOFIT系统有五个系列课程,包括基础的体态纠正及灵活性基础训练、心肺训练、塑形训练、增肌训练和运动表现专项训练。输出的课程由跑步猫教练进行课程培训,后台也进行统一管理。

未来,跑步猫将通过和运动设备供应商合作,对线下健身房进行推广。同时也联合有运动属性的垂直领域顶尖IP(可口可乐、碧欧泉、PUMA等)合作倒流,在营销上做更多拓展。

跑步猫之前并未融资,目前有融资需求。团队上,跑步猫总部团队有30多人,包括软件开发和市场部。创始人季斐翀曾任上海水晶石数字科技上海公司总经理,担任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动态版清明上河图”项目和“网上世博会”项目的总负责人。联合创始人柳欣为明星总教练。

这种系统输出的健身模式在国内并不多见,按照中国健身馆复制莱美、Crossfire的传统路数,这种系统输出的模式风险依然不低。传统健身房面临教练人力和地租上较大的沉没成本,花费百万购买HOLOFIT系统需要巨大的资金成本,这是一个风险较大的决策。

HOLOFIT从站姿纠正的健身动作依然有限,未来需要持续的产品开发来完善这一系统。而对于存活困难的传统健身房,是冒险求进,还是保守求稳,是跑步猫HOLOFIT机遇和挑战问题的关键。

我是36氪作者金融和体育领域作者克里斯唐,欢迎和我讨论交流。坐标上海,微信:Chris199108

主打多媒体沉浸式数字化健身:“跑步猫”用LED投影解放线下健身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