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在《财富》一年一度的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创意产品社会化电商 Quirky 的 CEO  Ben Kaufman 坦率的阐明了Quirky 出现的问题,并坦诚公司旨在将人们的发明产品推进市场的使命已经失败。Kaufman 认为,公司失败的最大原因在于“实体零售业的传统界限问题”。

几周之后,Kaufman 卸任 Quirky CEO 职务,不久之后,Quirky 也宣布破产。之后,Kaufman 一直未出现在公众活动中,但仍然在从事电子商务相关的项目。

他招募了 Quirky 的部分员工到新公司 Scroll,创立 Thrice.com,出售表情形状主题游泳圈和漂浮设备。除此之外,Kaufman 还与他人联合创立了 Homesick Candles 网站,提供不同气味的香薰蜡烛,各自代表美国不同的州。

Kaufman 在与 BuzzFeed 的 CEO Jonah Peretti 见面之后,讨论了电子商务行业将来可能的发展途径。在此过程中,他们发现两家公司对于商业化的思考内容非常相似,都试图提供这样一种服务产品,来激励用户,促进他们之间的分享,并提供给他们一种与朋友联系的方式。所以,在今年10 月份,BuzzFeed 收购了 Scroll,但双方并未透露具体交易金额。

在过去三个周的时间以来,Kaufman 负责 BuzzFeed Product Lab 团队管理工作,任务是独立地尝试各种形式的商业模式,直到发现有效的适用模式。在此之前,BuzzFeed 计划是到明年再对外透露这一商业举措。

Peretti 认为此次对 Scroll 的收购,与公司在 2012 年人才收购 Ze Frank 初创企业一举有着异曲同工之处。Frank 现在负责 BuzzFeed Motion Pictures 部门,也是 BuzzFeed 的一个核心战略视频模块。Peretti 表示:“我们最初要开始涉足视频领域时,人们的态度大都是‘视频不适用移动设备,制作成本太高并且前置广告无法满足生产成本需求’,但是现在视频已成为 BuzzFeed 的一项重要业务。”

所以现在,Peretti 对于 Kaufman 和电子商务抱有同样的期许,他说道:“我对 BuzzFeed Product Lab 的设想是,Kaufman 能够利用之前 Quirky 的兴衰起伏经验,将专业知识与 BuzzFeed 的覆盖面和分配模式相结合,找到一种能够在未来有效运行的产品开发、分配和营销模式。”

在创立 BuzzFeed Product Lab 之前,BuzzFeed 的商业活动主要是围绕广告链接方式进行,从第三方客户手中获取报酬。对于众多媒体公司来说,这也是一种有效的收入方式,能够弥补数字广告的不可预测性收入。所以,在此之前,社交平台企业一直都在规避电子商务领域的尝试。

Peretti 指出:“这是一个实验,能否成功还有待检验,但这绝不仅仅是我们的一个附加业务。社交商务在未来两年内应该会大放异彩,我们也想提前弄清楚,做好准备。”

BuzzFeed Product Lab 的首批社交商务实验对象种类比较宽泛,包括 Homesick 蜡烛(已经出现在 BuzzFeed 文章中,例如《想念南加州人群的 28 样物品》中)、Fondoodler 奶酪工具(通过烹饪节目 Tasty 推广)以及本周即将推出的定制食谱 Tasty Cookbook。

BuzzFeed 收购 Scroll,探索“社交商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