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腾讯内部做了 3 年孵化后,企鹅童话今年正式拆分出来,创始人贺亮告诉 36 氪,他曾经是 QQ 阅读器的早期开发者,公司被腾讯收购后又开始了第二次内部创业,因为在腾讯看来,文学领域还有两个细分市场有挖掘价值:儿童文学和有声读物,而且这两个领域都还没有大公司跑出来,但儿童内容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因此改变。

企鹅通话旗下有两款产品:袋鼠跳跳和宝贝听听,方向分别是绘本阅读和听书。围绕儿童内容的相关产品已经有很多,比如贝瓦、宝宝巴士、儿歌多多、口袋故事等等,从内容来讲,贺亮表示袋鼠跳跳的故事性更强。所以和出版社的合作非常重要,日前企鹅童话已经和童趣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另外合作的大大小小的出版社还有十几家,签约的绘本数量在 4000 左右,音频内容有超过 2 万小时。

袋鼠跳跳的部分绘本有动画和交互功能

贺亮介绍,从产品体系来讲,版权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很多内容平台竞争的关键点,而企鹅童话的优势在于腾讯和开放平台本身。因为从腾讯内部拆分出来,从品牌上讲已经有了先发优势,可以更容易地谈下出版社和内容授权方,比如不久前企鹅童话获得了迪士尼 122 个经典 IP 故事的有声数字授权,也签下了曹轩宾这样的作家。

另外,在内容分发方面腾讯也提供了很多资源,不论是文学、绘本、图书还是音乐,都能分发到腾讯的其它产品线(比如腾讯动漫、腾讯文学、腾讯视频)内,对版权商来说有更好的曝光机会,同时企鹅童话也能从这些渠道获得新用户,贺亮表示,渠道用户的转化率在 10%-15% 左右。

做儿童图书内容的出版,2、3 年前各家出版社都曾尝试过,但是因为缺乏互联网基因,就算能外包 App,在获取用户、内容分发方面还比较缺乏经验,所以很多出版社的新媒体都变成了线上售书渠道。但是出版社在和作者、工作室的合作方面更有经验,沟通更有经验,所以出版社在数字内容分发上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贺亮表示,未来会和出版社签约更多的排他性合作,打造超极 IP 和精品内容。

所谓内容的精品化,贺亮表示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已有的图书的数字化转化(将图书内容扫描成 PDF 展示到平台上),另一方面加强产品的交互性,在这方面类似 36 氪曾经介绍过的咿啦看书。经过近 2 年的开发,企鹅童话目前有一个专利引擎,可以直接将数字内容动态化。贺亮表示,未来希望把这个产品开放给出版社,直接由他们开发和上传内容。

既然成人领域已经有了掌阅、喜马拉雅这样的内容分发模式,这些公司有没有机会涉足儿童领域呢?

贺亮认为,这跟公司的基因有很大关系,比如腾讯文学就一直在做成人阅读内容的原创,但如果掉头做儿童,就需要重新趟很多新路。另外,做儿童数字内容出版会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短期内无法盈利,这受制于内容本身、家长对孩子用眼问题的担心等方面,所以内容平台会面临两种用户画像:家长和孩子,必须要做出让双方都满意的产品。

宝贝听听页面

现在袋鼠跳跳和宝贝听听一共有 2300 万用户,DAU 在 40 万-50 万左右,MAU 在 400 元左右,整体付费比例仍然不是很高(贺亮透露在每月新增用户的 1% 左右),用户可以选择在袋鼠跳跳内按月付会员费(12 元/月或 118 元/年),或者在宝贝听听中付费购买单个内容,整个平台每月收入在几万左右,收入以 6:4 的比例和出版社进行分成。贺亮表示,现在还不到做收入的时候,大部分内容还是以免费为主,主要是为了发展用户,做好内容。

因为数字出版是一个新生事物,这个领域能走多远、走多大还很难说,但贺亮介绍,传统的中国儿童出版物的年市场规模在 80 亿左右,其中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占 12 亿,浙江儿童出版社占了 10 亿,总的来说,在全国 500 家出版社里,TOP 10的出版社占了 60%-70% 的市场份额,加上传统出版业的授权就存在不排他性,所以线上未来也可能会出现几家独大的局面。但无论如何,线上的延展性都在于要联合出版社,打造专属 IP。

另一个可以对标的市场是美国的出版行业,目前美国线上出版的市场占了总出版市场的 25%(不算教辅及学校供书),但是在中国这个数字只有 5% 左右。贺亮判断,因为中国智能终端的普及相对美国较晚,加上一线城市在孩子文娱生活上的选择性较大,导致线上的渗透率不高。但是随着童书需求量的增加、三四线教育意识的觉醒,线上的份额会逐步提高。

“80 亿的盘子只能说明我们现在做什么,”贺亮说,“现在更多的是在借力、拉各种资源进来,还有很多原创的 IP、衍生品、授权合作都是值得尝试的方向。”

腾讯儿童曾在今年 8 月获得 1200 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魔量资本和乐游资本,现在正在进行 Pre-A 轮融资。

背靠腾讯这棵大树,企鹅童话想用内容发行平台改变传统出版行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