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证券市场红周刊(ID:hkcj2016),作者惠凯。

自今年监管部门全面加强私募基金的监管后,私募基金管理人成立的门槛越来越高,一些不合格的私募基金被洗出局。而对那些依然有着金融梦想的人士来说,买一块私募基金牌照从事业务成了一个选择。也正是在这种需求下,私募壳资源价格水涨船高,并催生了庞大的私募壳公司倒卖市场,不少中介机构成为壳资源倒卖的主要角色。那么,这个市场到底火爆成什么样儿呢?本周,《红周刊》记者随内部人士一探究竟。

信托公司的李明(化名)最近忙得一塌糊涂,而让他忙碌的不是相关信托业务,而是他的另一个身份——私募壳资源的买卖中介。“最近找我问私募壳资源的特别多,今天上海的一个买家催的特别急,今天下班后我得去‘上家’那里。如果这事儿敲定,我就又赚了一笔中介费。”本周二,下班后的李明带着《红周刊》记者走进了北京海淀区一家办公楼。

私募壳资源倒卖火热

在这坐办公楼里,李明见到了自己在买卖私募壳资源上合作已久的老赵(化名)。“对方提出的私募壳要求符合以下条件:1,公司完整名称,2,两年以上股票交易记录,3,公司近3年审计财务报表,4,公司目前产品发行情况(产品数量和规模、主动管理和投顾)。上述材料供核实无误,他们会尽快来北京面谈。至于价位,只要壳公司不高于100万元,对方表示都可以接受。”刚一见面李明就直奔主题。

“兄弟,咱们也是老搭档了,我手里有符合要求的壳,你是知道的。但这个牌照资质不错,100万少了点。你先跟她说,理想价位110万。也不能让咱们兄弟白忙一场,多出来的,算是咱们的劳务费。待会对方给你打过电话来,你把电话给我,我们直接聊吧。”老赵对李明说。

等电话的过程中,老赵也和记者聊了起来。“我们就是吃(中介)这碗饭的,别说私募公司壳,公募基金和保险公司的壳资源我们都有,就是投顾牌照不好搞。”说着老赵在手机上摆弄出一张牌照的截图。“这个公募基金的牌子可是十证合一。”老赵从网络上找出一段关于“十证”的描述,分别是《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证券投资业务许可证》《基金管理资格证书》、《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资格证书》、《基金销售业务资格证书》等证件。

记者了解到,虽然老赵的身份和所在的公司都是壳资源中介,但其名片上印的是“某资产管理公司的员工”,百度搜索中关于其所在公司介绍也是“为广大金融创业者提供周到的企业登记注册一条龙服务”。老赵说,平日里他会奔波在各种投资论坛和沙龙里。一场会议下来,名片夹中厚厚一沓名片都散了出去,“广撒网也是为了好做生意。”

过了一会儿,茶几上的电话响了。简单寒暄后对话进入正题。对方表示如果壳资源符合条件,他们带律师从上海来北京面谈,在见面前对方再次要求出示私募壳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好啊。”老赵把公司牌照和交易流水照片发送给对方,其中公司名称做了抹黑处理。显然,这并没有让对方满意。

“公司名称可以提供,但大家都没见面,这些都属于尽调的内容,得有个合适的契机才能做这步。”老赵慢条斯理的回复说,“我们也是受委托人的委托,你们要是觉得这个壳合适,就来北京先跟我们签署意向协议,那你们提出的要求就都不是问题”。

“她这是想绕过我们直接对接委托人呢。”放下电话,老赵和李明交换了一下意见,“中介也有中介的好处,你直接找委托人,对方要是反悔了怎么办?我们中介公司都是专业机构,哪怕委托人反悔了,我们有专业的法律团队、有催收渠道,换成你(买方),光是打官司的成本就划不来。”

很快,对方又打电话抱怨,交易流水显示最早是2015年4月,这个和要求的“至少两年交易记录”并不符合。对方催促着:“我们有诚意买,才会提出尽调的问题。我们最近见了好几家牌照中介,之前都说符合条件,但大老远跑过去,发现了很多基本的问题,也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对方还提出,需要看壳私募的股权说明书等详细资料。

对方的坚持让老赵有些不耐烦:“直说吧,日期是不满足,懂行规的话大家就好好谈一下。你先签意向协议,再支付30%的保证金,我们这边都可以给你承诺尽调。如果尽调中发现有债务和所有权方面的问题,那你们可以追偿我们的法律责任。”

“您这边担心白跑一趟,但赵总还没见到买家就直接提供所有资料也有顾虑。因为之前已经给你们提供了基金业协会的公司备案和交易流水的照片。大家都彼此多一份信任,都拿出一些诚意来。”作为居间人,李明出来打圆场,“我们这个私募壳是证券、股权、创投和其他4类私募基金都可以发行,而且发行过产品,目前已经清盘,现在这种壳可不好找。目前还有几个潜在买家在跟我们沟通,您这边如果方便的话最好尽快来北京面谈”。

双方的沟通还在艰难前行的时候,突然另一个潜在买家抢先签署了意向合同,老赵和对方的谈判戛然而止。“等我们有合适的壳资源再介绍给你们。”老赵敷衍着对方。

严监管推高私募壳资源行情

“近期私募基金管理人壳牌照价位确实涨得很高。”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的多个金融人士均表示。

“造成这种情况是因为目前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和产品备案相比以往更加困难。”成都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董睿表示,“私募基金管理人需要先申请成为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会员、提交法律意见书,通过基金业协会审查后,才能正式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也有公司在注册完毕后才开始出具法律意见书,如果一切符合‘二五公告’的要求,那法律意见书通过至少需要1个月左右,慢的话要3个月。之后基金业协会审查会员的私募管理人资格,又需要40个工作日左右。登记通过后,才可以发行私募产品了。”

董睿提及的“二五公告”,是基金业协会于今年2月5日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严令新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6个月内未备案首只产品的将注销登记,该《公告》对私募基金管理人的登记备案提出更严苛的要求。面对越来越高的审查门槛和漫长的流程,很多私募市场新进机构会倾向于选择已通过登记并有发行纪录的私募壳公司。

九州证券的一位投顾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自今年7月以来,新设立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门槛提高很多,2015年很多私募基金产品的募集总额只有200万元,今年7月后,单只产品募集总额少于1000万元都很难通过,券商和托管银行也不情愿与其合作。“理论上来说,一个合格投资者买入单只私募基金产品的资金不得少于100万人民币,只要有两个或以上的投资者,即单只产品发行额度超过200万就符合要求。去年确实有很多私募壳公司为了保壳,发行了不少募集总额只有200多万的袖珍产品,后来协会认为这种发行模式保壳嫌疑太大了。尽管目前相关法规还没有修改,不过发行产品低于1000万是很难注册和备案的。就我经手的案例,发行门槛必须超过500万才有可能通过审查。”

自2月以来,基金业协会的监管高压从未放松,并从直接针对私募基金管理人扩展到对律所、会计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监管。最近的例子发生在11月4日,基金业协会官网披露,北京天和融汇和天和融旺两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在登记过程中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情形,由盈科律师事务所和中闻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与事实存在重大差异。从11月7日起,基金业协会暂停接受盈科和中闻两家律所出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的登记法律意见书。

对此,董睿评论:“现在确实有很多私募公司存在办公场所不符合规定等情况。律所如果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没有认真核查,或者知道了但未如实披露,就会成为法律隐患。”北京的一位法律界人士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从律师数量看,盈科是北京的第一大律所,基金业协会拿盈科开刀,惩戒和警示作用很大。”

壳资源价格尽是“虚火”

“大部分壳资源的买卖都是发生在中介之间。”对此,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中介从中赚取佣金、差价和尽调费用。”这位私募经理说,自今年基金业协会加强对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和私募产品备案的监管以来,优质的私募壳资源确实很抢手,“捂在手里就能挣钱”,但目前的价格确实有些虚高,“总的来说基金业协会此举有利于老牌私募的发展,对新进入市场者也提出了更高的实力要求”。

即便是中介机构,也对当前的价格虚火表示了担忧。一家位于深圳专事收购私募公司壳资源的中介公司就向上文中的老赵提出,他需要一个“壳登记地在深圳、存续时间在3年以上,已发行过产品并随时能清盘”的私募壳公司,还要求“名字一定要好听”。当了解到类似资质的壳价格在100万以上时,买方感慨“现在的壳价格高得吓人”。但这些中介并不担心,“我们就是中介,存在就是保持流动性同时获取价差,反正我们不会是最后的接盘。”

业内人士也指出,如果真正想从事私募投资,还是进行正规的私募机构注册和备案,只要按照法定的程序走,合法合规去做,时间成本并不是太大问题。如果只是为了挂靠,那么一旦被监管部门查到相关岗位的人员是挂靠的,私募机构、挂靠人都可能面临处罚,包括取消资质、黑名单等,也会对其以后从事证券行业有影响。

私募壳资源炒作,业内人士表示:尽是“虚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