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昕

编辑|方婷

“一共裁了400多人,占总员工数的6%,都是后台职能部门的,未波及前端经纪人团队。”近日,爱屋吉屋市场部负责人张隽向36氪回应了愈演愈烈的“爱屋吉屋裁员一半以上”传闻。

从去年年底开始,“欠薪”和“裁员”就经常和“爱屋吉屋”一起出现在各种消息中。此次的辟谣,除了自证团队的正常运转,也说明了爱屋吉屋确实面临着危机和正在调整。

过去两年里,爱屋吉屋的身份一直是明星创业公司。它最早喊出用O2O方式颠覆传统房屋中介,截至2015年11月,这家公司在一年零3个月里,共完成5轮融资,整体融资额达3.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淡马锡、高榕资本、顺为基金等。

传统房产中介行业服务水准不一是多年留存下来的问题,就像滴滴解决了打车难一样,创业圈和投资圈也认为房产中介需要一场改革。“当时我们讨论是认为互联网的创业者可以更多地去到这些传统的领域,去找一些体量比较大的行业和到今天还是有很多问题的,互联网能够提高效率的一些行业。”高榕资本合伙人高翔说。

砍掉传统门店、推出贴合移动端的线上房源系统,把所有的经纪人安排在办公楼中,通过手机终端接受客户的委托,爱屋吉屋不遗余力地突出着自己与传统的中介公司不同。

“爱屋吉屋这类企业确实存在创新的动力,去门店化的动作是降成本的一个表现。”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总监严跃进分析道。创新的前提是,爱屋吉屋在房地产中介市场里并不占优势。

传统巨头的市场地位难以撼动,以北京市场上半年的数据为例,链家以54%的市场占有率高居榜首,其次是我爱我家和房天下。亚豪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表示:“在北京,爱屋吉屋的市场份额可以排到第四或第五,但是量只有百分之几,还是差得很远的。”

即便是回到爱屋吉屋的起点和主战场上海,情况也未必乐观。严跃进就认为上海的各类房屋中介机构数量较多,新进场的公司尽管看起来成长很快,但预计在全市的占比不会有太大提升。

爱屋吉屋在上海只开出6家门店,都分布于房租相对低廉的外环以外。在传统中介领域,随处可见的门店占了成本支出的一大部分。爱屋吉屋节省下门店成本,用于猛投广告、将行业佣金比例减半、给经纪人开出“6000元底薪”的高薪来吸引人才。

“一个品牌在刚进入市场,为了份额的扩张,肯定是要用广告来提高品牌知名度的,必须要超过那个传播临界点。”张隽不认为爱屋吉屋在广告上支出是烧钱,这几乎是每个O2O品牌的必经之路。

然而品牌在房产中介这一低频消费领域里的作用仍然颇受争议。最显而易见的是用户的忠诚度不够,品牌的高知晓度带不来高成交量。“用户知道你这个牌子,对于他来说只是多了一个选择,等到最后要交易的时候,用户还是很容易被更低的佣金吸引走。”中原物业咨询部总监宋会雍向36氪解释道。这也意味着,用广告砸出品牌之后,爱屋吉屋同时还得保证低佣金,才能留住用户。

在广告和低佣金的助推下,2015年成为爱屋吉屋快速扩张的一年。据界面新闻报道,2015年5月,爱屋吉屋杀入上海前三,仅次于中原和链家,同年9月,爱屋吉屋的二手房交易达到2400多套,仅次于链家的4000多套,排名上海第二。但在今年,爱屋吉屋市场占有率急速下滑,上海市场份额3月跌至2.3%,4月下滑到1.5%,北京市场份额5月跌至2.03%,6月下滑到1.46%。

要改造传统房产中介不是易事。爱屋吉屋给经纪人开出6000元底薪已在今年年初被改成“4000元底薪和2000元成单提成以外的固定绩效奖金”,本来的佣金减免或减半也变为了根据不同城市和不同租金金额收取不同比例的佣金,整体佣金收取标准正在向传统中介靠拢。

对于底薪改革,张隽认为这是公司内部的一次合理调整,“干房屋经纪这一行的人素质差异太大了,三教九流都有,HR谈谈觉得还不错但后面出问题的比比皆是。很多人他一开始就只是想来赚我们的高底薪的,完全产生不了绩效,所以今年年初开始我们将底薪中的2000元用于奖励一些工作规范的完成。”

经纪人团队的水平差异大和管理难似乎也是爱屋吉屋进入房屋中介行业之后才真正意识到的一个问题。更难预料的问题是政策的调控,从三四月份上海颁布相关金融条例,对首付贷、赎楼贷、尾款贷等房贷业务进行严格监管,再到10月1日起,中国接近20个城市发布限购限贷政策,加强个人房贷的审查和批准,这一轮又一轮的政策施压,让房产交易流程变得冗长而不可预测,被认为是史上最严的一次地产大调控。

不只是爱屋吉屋,所有房屋中介公司都受到了影响,即便是链家,也在今年4月份被证实在对一些分部进行人员配置上的精简。只不过,对初入局的爱屋吉屋来说,这次的市场收缩显得尤其难熬。

“对于初创公司,你还没整明白自己怎么挣钱,大的市场波动很难扛。”一位参与过爱屋吉屋融资项目,要求匿名的投资人说。但他同时表示调整后的爱屋吉屋在财务上有明显改善。

凛冬已至,爱屋吉屋能过好这个冬天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