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作者手骨,编辑吴立湘,36氪经授权发布。

18日晚,微博大V“卫视观察生”贴上了一张疑似江苏卫视的内部通知截图,通知中称江苏电视台(江苏卫视、江苏省台地面各频道)均不给播有韩国明星代言的任何广告片。 

根据这次“加强版限韩令”规定,央视、卫视、省级地面频道将全面禁止韩国元素。另外,除了卫视、网络平台也没能幸免。简言之,大、小各种荧屏都全面封杀了韩国面孔。 

江苏卫视广告部相关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他们暂时没接到总局的公开发文,但已经收到了领导的口头通知和精神传达。另一方面,他也表示:“这几个月算是缓冲期,大家其实都早有准备。”

复盘一下这半年来的“限韩令”不难发现,之前针对的都是有韩资背景或韩国艺人的项目,有的项目抢在缓冲期已安全播出,有的艺人相安无事、有的艺人中途下车或被打上了马赛克;万万没想到,如今这把火竟还能烧到“韩籍制作团队”参与的项目上。

譬如说,今天下午不少综艺大V爆料,浙江卫视《24小时》第二季由台里战略发展中心俞杭英团队独立完成,言下之意是已经甩开与第一季有密切合作的韩国曹孝镇团队。

我们好奇的是,在这几个月的缓冲期里,哪些项目已经安全播出?哪些项目遥遥无期,各大平台和制作方又将如何解决和应对呢?我们做了一份较为详细的梳理。

复盘:电影、网剧较易播出,但电视剧几乎没有松动

在8月份的时候,娱乐资本论曾盘点过即将受“限韩令”影响的影视剧、综艺项目。 

现在,我们来复盘一下有哪些幸免于难、哪些播出在望又惨遭夭折。 

1)电影方面:李准基、周冬雨主演的《谎言西西里》8月9日上了;郑秀妍参演的《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8月12日上线了,而《非常父子档》也在11月4日机智地逃过一劫。

2)引进剧方面:腾讯《W两个世界》、优酷《任意依恋》《步步惊心丽》、搜狐《评价女王》都顺利上线。

不过,乐视视频不久前刚宣布将于12月19日中韩同步播出的《花郎》就没那么幸运了。据悉,《花郎》由传说中的“网络第一神剧”改编,且早早就被乐视以高价预先买下,原本定在7、8月于中韩同步播出,如今看来,延迟到12月播更没可能了。

不仅如此,另一部由李英爱、宋承宪主演的古装剧《师任堂the Herstory》原本就在今年5月结束拍摄,原定中韩同步播出。据报道,SBS相关工作人员今年9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无论(中方)审查结果如何,它都将于明年1月在韩开播。”这回看来没戏了?

3)电视剧方面:表格中大部分都正在拍摄或未上线阶段。目前,唯一播出的只有《相爱穿梭千年2》这一部,能上线的原因是换掉了里边的韩星刘仁娜。至于其他电视剧,以《翡翠恋人》为例,因为男主角是人气和关注度颇高的韩星李钟硕,播出时间恐怕是遥遥无期了。

4)综艺方面:表格中提到的基本都已顺利播出。《星厨驾到》里的姜敏赫、《我们穿越吧2》里的金圣柱基本没受什么影响,《盖世英雄》里的鸟叔ikon、《加油美少女》里的Bigbang胜利等人前几期也正常出现了,但后边或许是求稳妥,几乎都难逃片段被剪或被马赛克的命运。

至于《如果爱3》里的金希澈,在11月17中播出的最新一期节目中,这才刚上演他与李菲儿作为“锦鲤CP”登上了澳门塔,欧巴在百米高空对着菲儿大喊“我养你”的浪漫片段…但下周估计就看不到欧巴秀撩妹技巧了…不知湖北卫视打算如何应对?

5)除了电视综艺,网综《爸爸去哪儿4》也受到了波及。如黄致列录了几期后下车换成向佐。

嘤嘤嘤,客观来说,中国制作团队喜欢用韩国艺人并非没道理,小娱曾做过报道,韩国艺人普遍敬业、豁得出去、综艺感强、性价比高,且对节目有带动效应~…

6)演出领域,在文化部涉外营业性演出信息公示中可发现,文化部七月份批复了韩国艺人和团队的两个演出,八月份批示了四个,九月份批示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演出时间变更批示),九月份过后便不再批复韩国新演出以及团体。在7、8、9月月份的批复活动中还包括EXO、申彗星、郑京和、金泫雅、金俊秀的演出活动。这表示,吃瓜群众以后再想看到偶像的演出,真得要想想办法了。

7)广告领域,就化妆品而言,目前,在国内一二线化妆品品牌中,有很大比例都有邀请韩国明星作为品牌代言人。比如珀莱雅品牌代言人宋仲基、韩后品牌代言人金秀贤、滋源品牌代言人宋慧乔、活泉品牌代言人安宰贤等等。目前这些品牌都没有公开表示要更换代言人。

不过值得留心的是,11月8日,vivo的新款手机,其代言人已经由原来的宋仲基换成了彭于晏。品牌商都是明眼人,限韩令下,再继续启用韩国明星,势必会引起争议,影响产品的形象和销量。

未来:综艺成重灾区:湖南《说做就做》延播、浙台忙撇清

如果说上述节目还可以用技术手段舍艺人、保节目,那以下节目,只是因为请了韩国制作团队而被限,尊的是有苦说不出。

几个典型的例子。湖南卫视《来吧说做就做》原定11月13日播出如今又遭延播,据说是因为广电总局还没审查这档节目,台里没法播。但很多人都知道,这节目是来自韩国籍的金荣希团队做的。 

小娱曾经报道过,蓝色火焰了设立全资子公司蓝火文化,把金荣希的团队从韩国挖了过来,让其担任公司CEO,今年年初的《旋风孝子》正是他们做的。如今这第二次合作也是“命运多舛”。

再有一例,江苏卫视与灿星联合制作的《我们的挑战》原本定在12月4日播出,但很多细心网友发现,其官方海报突然隐去了具体时间,改成了“12月”。不过灿星相关人士告诉小娱,他们暂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事实上,不管是电视台、视频网站还是制作公司,他们早就开始变低调、学乖。 

以前,不少综艺常以“中韩联合制作”作为节目宣传点、卖点之一,但如今大家都开始心照不宣地选择“不署名”。视频网站近期播出的一档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宣传人员告诉小娱,原本节目组请来了韩国原版人马保驾护航,但限韩令后就再也不敢提了。

不管是像大多数人那样不署名,还是像浙江卫视《24小时》那样迅速站出来“划清界限”,远离“韩国元素”早已成了敏感时期最常见的自保方式。

影响:利于国内小鲜肉,但有利于中国行业成长吗?

总的来说,“限韩令”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官方对于国内艺人、演艺经纪的保护主义。 

支持它的人说,这次大规模限韩令,对国内能唱会跳的年轻明星是个绝好的机会。

像@小毒舌长官就认为,看谁有本事占领韩星被限空出的市场,韩归的鹿吴黄三个前男团成员以及宋茜包括韩庚在内,都会抓紧时间再出东西冲击音乐市场,张艺兴得抓紧时间回归,各选秀出来的团体个人以及tfboys的团队都会卖命的抢这块大蛋糕。

但另一方面,有分析师告诉娱乐资本论,“国内文化传媒市场还没有很好地市场化,艺人片酬高得惊人。而对国外艺人的限制反过来推高国内艺人价格,也会进一步增加影视公司的成本。” 

在业内某资深专家看来:“以前只卡韩国艺人,但现在卡位到连制作人员也不能有韩方,对中国公司来讲,他们希望借助的是韩国在综艺领域的先进经验,而这一块儿的缺失,会导致节目质量也受到影响。” 

严苛背后有无缺口,我们将继续观察。

复盘“限韩令”这半年:电影、网剧比电视剧松,综艺未来成重灾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