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来自2016中国婚嫁行业“+互联网”创新大会,大会由婚嫁同窗主办,芊寻海外婚礼提供唯一赞助支持,婚派和寻拍协办。

在大会上,创丰资本合伙人张可借助变化的数据,提醒大家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并且强调,这样的环境下投资人一般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别人贪婪的时候我们恐惧;第二句话,别人胆小的时候我们会相对要放大胆去投。

以下内容为速记整理:

大家好,我是创丰资本的张可,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创丰资本在婚嫁产业的投资思路。对于投资人而言,我们每次去选择我们到底哪个领域投资的时候,我们第一件事想这个行业是不是刚需,婚嫁毋庸置疑是一个刚需。刚需我特别喜欢跟首套住房做对比,大家都知道三座大山第一座给大家压的很厉害。婚嫁行业利润最丰厚,因为所有人经验都不太多。第二是婚嫁是一个很明显的感性消费,虽然花几万或者说几十万,可你别忘了出资方是家庭,加上小家的钱,所以这个行业有非常好的盈利性。回顾过去几年你能够看到的数据,这个行业是稳中有升,规模接近5000亿。

到此我说的是好的事情。但对于我们投资人而言我们更多做的事情是居安思危。看金额稳中有升,但是如果我们去看一下这几年结婚的人数的话,你会发现从2013年到2015年是逐年下降的,2015年1240万对,比那时候少了将近10%。原因很明确,这是我们中国伟大的计划生育制度,我们的人口出生率锐减所带来的。我们都知道中国八零后出现过两次婴儿潮,八二、八七。但是从九零开始看到的是锐减,出生人口一下子少了将近四分之一,而且之后还维持这样的状态。按照我们现在说平均的结婚年龄27岁算的话,大家不难发现大概2018年、2019年,整个的结婚人数会跟着出现一个锐减,也就是说我们行业有可能会迎来一个拐点。

过去一段时间这个行业挺火的,火在八零后都要结婚了。展望前十年的话我们也需要居安思危了,想一想问题来了,九零后的数量明显比八零后少,再往后看十年吓一跳,那时候基本上是八零后三分之一,零零后太少了。所以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投资人一般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是说别人贪婪的时候我们恐惧,然后别人胆小的时候我们这时候相对要放大胆去投。这时候对我们来讲不是说不投,而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更多创新的投资模式。如果一个行业是稳定增长的,我相信更多的人想投的是pre-IPO,喜欢投的是成长期。但是对于一个我们认为行业现在出现一个历史性拐点的时候,我们的倾向是两头。一边我们投天使,一边我们投整合并购。

首先说天使,我们看到的是回顾大家原来怎么结婚,最早是酒楼饭店,后来去五星级饭店。这几年看到好多的一站式的婚礼会所,日本、台湾的模式在中国也挺好。然后现在开始海外结婚,我看到这个感觉我都挺动心,我要再办一次我也这么弄。未来具体有哪些模式,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做天使投资,我们希望看到的更多的创新的模式、创新的产品,创意类设计的公司。即使再早我们都会去投。前面两位投资人也一直在提创新,没有创新的话我觉得没有可持续的发展。

第二,我们说行业的并购整合。指的不是说我们把两家婚庆公司集中到一块,我们每看一个行业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看发达国家,一般我的观点就是说美国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未来。很多行业大家可能去争论,最终你发现有点像。美国我们去看整个婚庆这块,包括策划、礼服、摄影、婚宴,美国的结构很明显,他在策划端花很多钱,70%到80%在那里。日本相对的均衡。放到我们中国的话婚宴占一半,而且如果我们要放到一线城市的话,我们会发现更明显,越一线城市占比越多,到了北京这两块已经占了80%。这给我们一个概念,如果今天我觉得婚宴很好,占比很高,一桌花很多钱,就盯这块赚钱。我们更多的应该想怎么做成产业链的一体化,怎么样把收入结构做得更均衡。

所以基于我对行业的分析的话,我们在这个行业的投资我们突出四点:

第一个是模式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

第二件事是管理精力,这个行业是一个项目制的,也就是说管理就是客户体验,管理就是口碑,管理就是未来。

第三件事是营销高效,这个行业看着毛利很高,但是我们把大量的钱花到营销端了。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有什么样的模式能够把我们获客的成本降下来,这点就决定了你的利润率。

第四点是产业链一体化,不再说我们只做婚宴这块或者拍摄,肯定是有一个非常好的协同。包括一个企业本身你要做到一体化,另外作为资本方我们也可以打造生态,让我们的生态下的公司之间有一个好的协同效应。

基于我前面的投资理念创丰资本这边专门发起了一支婚嫁产业的资金,4亿到5亿的规模。做天使,做并购。

关于创丰资本:全国PE前40强的机构。主要三个板块,节能环保、医疗健康、文化消费。

创丰资本合伙人张可:居安思危心态下,看婚嫁产业的投资风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