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方送药每日的单量已经达到了10000单。快方送药CEO高越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经过几年的市场培育,用户已经具备了为O2O上门服务付费的意愿,而快方送药也开始就送药服务收取费用。

这两年创业,曾经像O2O这么火到癫狂的领域不多。当然,那样惨烈的也不多。送药上门其实也是O2O浪潮催生的服务行业,并一度红红火火。除了像快方送药、叮当送药、药给力等一众创业企业外,当时掺合送药O2O的玩家还不乏阿里、百度、平安、美团、京东等巨头。

创办之初,快方送药在资本市场颇受青睐。2014年底,快方送药获九合创投数百万美元天使投资,半年后又拿到竞技创投5000万A轮融资,很快在2015年9月,快方送药又获得了天图资本2个亿的B轮融资。一年里超过2.5亿的融资,为快方送药在送药O2O行业搏杀提供了充足的弹药。

“我们希望能够做到,成为人们在需要送药上门时的首选工具。”高越憧憬的行业地位似乎像是出行领域的滴滴,或者餐饮行业的饿了么或者美团。

一度人们认为,医药行业门槛要比出行、餐饮更高,但其实只是难点不一样。出行、餐饮虽然行业门槛低,但资本门槛高,没钱烧的就得出局;医药虽然行业壁垒高,但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烧钱,而是在行业里做得足够透。高越对“做透”送药O2O的理解,是深耕送药全产业链。

快方送药的全产业链核心环节是自营药店。目前,快方送药在北京已经拥有18家自营药店,并且全部经过信息化改造,包括检药系统、订单分派系统等。其中,北京五环以内布局了15家药店。“这15家药店的选择,主要是依据每家覆盖50平方公里保证1小时送药上门的原则布点。”如高越所言,线下药店的选择主要考虑的就是所处位置。

围绕线下药店,快方送药在上游自主采购,下游送药上门。目前,快方送药药品的SKU已经有4000个。“我们后续在扩大SKU方面,还会增加中药饮片、母婴产品等。”高越说。不过,每家药店会根据所在地的不同,药品配置有所差别。但总体上,口鼻咽喉、肠胃、清热解毒等几类药品的销量最大。

“我们最初也尝试过合作的模式,但实践中很难保证服务质量。”高越说,选择现在这种自建线下药店也是将前期的模式推倒后,重新开始的。目前,快方送药在北京市场上的药店布局、信息化改造等“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成。而接下来,快方送药在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地的业务拓展,均采用这种自建线下药店的全产业链模式。

由于采用线下自建药店的模式,快方送药的成本便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收购及改造药店的成本,一个是药品配送的人力成本;而收入则主要来自药品毛利产生的收入。当然,未来应该还会增加配送费用产生的收入。

但实际上,送药O2O同所有O2O行业一样,受到的最大指摘是流量入口的问题。烧钱、补贴的核心意图也是在争夺流量。而实践证明,除非“嫁入”BAT豪门,否则所有烧钱都将无疾而终。医药行业更复杂的是,即便是烧钱少来的那一点用户,也许还不是企业所需要的。

“BAT垄断流量的情况下,如今已经不是量变到质变的时代了,而是质变到量变。”高越坚持认为,通过全产业链把控送药服务质量,能够吸引到越来越多的用户,快方送药的目标是每日30000单。而每日单量突破10000单让高越看到了做透服务质量所带来的回报,也让他坚信那个质变到量变的时刻已经要到来了。

全产业链布局送药O2O,快方送药向每日30000单冲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