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商、消费领域,怎么看待中产阶级崛起面临的机会?18日在上海科技馆举办的“36氪开放日”上,GGV纪源资本副总裁于红分享了她的见解。

其一,“消费升级有三驾马车,富裕家庭、新世代人群以及网络将持续高速发展。”

这里定位的“富裕家庭”,不是年收入50万、100万的人群,而是就在我们身边的,月可支配收入在1.25万元的中产阶级,以及月收入2.4万以上的富裕人群。这部分人群的增长速度非常快,2010年这部分人群仅占7%,2015年这个数字达到了17%。预计2015-2020年,富裕家庭的消费将保持年均17%的复合增长;到2020年,富裕家庭数量预计将占到中国家庭总数的30%。

通过数据可以看到,“富裕家庭”这部分消费人群的消费占比,可能占到了全部消费人群的55%。而在增量市场当中,这部分人群贡献了80%的增量市场。在分布上,50%以上的富裕家庭会分布在四线以下的城市。上海是一线城市,杭州是二线城市,宁波是三线城市,而50%以上的人群,会分布在除了这些三线及以上城市外的地方。

其二,“拥有新消费观的新世代人群正逐渐成为消费主力。”

80后、90后、00后占整体人群的比例达到40%,未来随着00后、10后的增长,可能会超过46%。这些拥有新消费观的新世代人群正成为消费主力,他们的消费水平将会超过上一代消费水平40%。上一代每消费1元,这代人会消费1.4元。

除了有钱、爱花钱外,他们会把钱花在哪里?他们的特点是什么?于红表示,首先,新世代人群的教育比例很高,上一代人群可能是5%,新世代人群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占25%左右。第二,品牌意识越来越强,但强不代表集中。在一个消费调研当中,以化妆品为例,上一代人群的消费调研中,可能只能够认知7个品牌。但新世代人群当中可以认识20个品牌,而且是品牌的拥护者,拥护品牌比例可以达到40%多。另外,全球的意识也越来越强,上一代人群按照过去12个月平均出国0.4次,新世代达到了0.7次。

另一个现象是无论生活中还是在网络中,越来越多的人会受到身边人的影响。受网络分享的影响,他们同时也是分享的贡献者。

在消费品类上,GGV去年对90后做了调研,分为学生群体和已经工作的用户群体。在当前的花费和期待的花费之间,就是下一步需要增加的花费。希望花费多的地方,比如租房、电子产品、教育、健康、投资和旅游,是需要重点关注的方向。还有一个略为上升的是书籍,大家可能认为要多读一些书,但上升比例不是很多。

其三,“线上消费依然保持高速增长。”

前段时间马云说,以后电子商务这个词将会不存在,线上线下会融为一体。这并不意味着线下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如果说之前互联网建立在实体网络的基础之上,接下来的时代,实体社会将会建立在互联网之上。用户在线上挑选、线下体验,线上成为主流的消费场景。

2015年,线上渠道的消费总额已占私人消费的15%,到2020年,私人网上消费将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达到近1.6万亿美元,占私人消费总额的24%。这个15%可能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比例,但已经是数一数二的渗透率,远远超过了美国的渗透率。

另一个更重要的数字是,增量市场。在增量市场中线上消费可以占到42%,未来增量市场所产生的1元钱,有0.4元来自于线上。线上仍然是不可小视的力量。

未来的投资机会在哪?

于红认为,在电商、消费领域投资的三个机会是:内容电商、跨境电商、品牌电商。电商的发展过程大体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从无到有,产生了淘宝这样的平台;二是物以类聚时期,发展3C、服装、化妆品等垂直品类;而现在,电商进入了人以群分的时期。

以内容为驱动的电商能够聚集相当多的、和它同样属性的人群。这些人一方面交流购物心得,一边完成购物。美丽说、小红书、楚楚街都是这样的布局。接下来还有一些细分人群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比如大部分电商服务的是女性,男性是否需要更好的服务?

跨境电商,要从全球一体化的角度来看。哪个国家、哪个地区有对应的优势,就把相关业务放在相应的地方。比如很多智能家居品牌,可以把研发中心放在硅谷、生产中心放在中国、销售面向东南亚,就是一个简单的例子。跨境机会不仅仅是进口、出口商品,而是全球一起合作,发挥各地的局部优势,从而形成一个公司的整体优势。比如中国的网红电商在崛起,我们是否可以尝试国外网红+国内柔性供应链?

而对于品牌电商而言,于红表示,有三个非常关键的要素:新需求、新媒体和新技术。调研显示,用户对国内品牌的偏好度越来越强,用户更加青睐的本土品牌,可能是存在长期机会的地方。网红作为新媒体,对品牌也有极大的作用。网红有颜值型、娱乐型和知识型网红,如果能够长期存在下去,会走向品牌化。比如张大奕作为网红出现,两年营收达到了3亿,并不是所有品牌都需要网红,但网红现象可能成为做电商非常强有力的工具。

什么样的品牌、品类会成为未来的独角兽?

我们将历史上比较成功的品牌市值列了出来,ZARA市值是最高的,有1000多亿美金的估值。在中国,我们看到很多品牌时,卖的东西在1000元以上甚至更贵,所以说是消费升级。但中产阶级的主体是月收入1万元以上的人群,富裕人群是月收入2.4万以上的人群,所以我们认为,能够成为未来独角兽的品牌,价格区间应该落在大众可消费的范围内,也就是像优衣库、ZARA、无印良品这样的范围内。

于红总结,容易成功的品牌要符合三个要素,其一,要切中新需求,面向中产阶级用户,而不是特别富裕的奢侈品用户。其二,擅长运用新媒体,特别是网红资源,可以快速积累人气。其三,要有独特的技术,不一定是高科技,也可能是供应链,独特的壁垒能保证在发展过程中不那么容易被复制,都可能取得成功。

GGV副总裁于红:中产崛起的当下,消费领域的新机会 #36氪开放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