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二说”(ID:chongershuo),作者虫二。

连日来风景旧曾谙的江南水乡,一众科技大佬如娱乐明星般前呼后拥煞是热闹,二度同框的雷军和周鸿祎反转出浓浓CP感却毫不违和,再加上网易猪肉的大快朵颐,中国互联网的星辰大海仿佛轻风拂面,中人欲醉了,但一片祥和下暗流仍然汹涌。

所谓趋势,人言人殊

乌镇的忠实听众对大佬们口中的趋势有天生的偏好,很多人想知道自己在互联网下半场中的站位和机会,而这也是大佬们最爱的布道,且看他们怎么说。

马云:

未来30年属于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人,未来没有人拒绝互联网,冲击传统商业的不是电子商务!互联网只是创造了一套适应未来的商业模式而已。

廖廖数语显出示马云精通鼓舞人心的技术,但请注意他说这番话的背景。此前受访时,马云就暗示阿里遇到了天花板(年活跃用户数和增长率),靠着双十一的惯性再与京东玩猫狗游戏不但成本太高,亦非长久之计,因为中国电商奋斗多年只拿走了社会零售总额的10%,真正的“钱景”取决于马云吃着定胜糕点也在琢磨再造的那90%。

所以在马云描绘的未来里,他特别循循善诱的开导那些顽固的实体大佬,希望他们对互联网张开双臂,这不但是阿里下个10年里的最大机会,也可以免于再和房地产一起为实体经济的沦落背锅。

李彦宏:

靠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已经没有可能再出现独角兽了,因为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发展阶段,互联网人口渗透率已经超过了50%,而未来的机会在人工智能。

百度最近过得不开心谁都知道,曾经的移动入口直达号随着“太子”李明远而堕入深渊,口碑因魏则西事件饱受压力,商业模式在工商总局给搜索营销定性后,又白白给了搜狗王小川豪言“百度不行了,我们顶上去”的机会,李彦宏对“百度正退出BAT阵营”之类的悲观论调尤其警惕,所以在他规划的未来里,不变的基石是两点:

  • 一是急着给目前的竞争定调,即不会再有微信那样的Heroapp出现并威胁百度了;

  • 二是继续用AR技术加码营销,烧钱的O2O让位于更有想象空间的人工智能。

但这个表态马上就遭到马化腾的高调反驳,后者强调移动互联网的“斜率虽然放慢”,但是它的体量很大,还有新的机会,只是“这种梯度可能放缓”。

这种意见相左缘于腾讯与意图稳定广告业务的百度不同,它正通过类似微信小程序之类的创新去释放创业者的流量冲动,所以在马化腾眼里,让人相信中国互联网仍然处在随时诞生爆红模式的时代,要比宣传什么“独角兽不再”有用的多。腾讯一方面致力于捆绑更多的企业,另一方面又小心避免微信独大带来的渠道恐惧,而这两点马化腾阐述得都恰到好处。

与BAT的高光不同,二线互联网巨头的表达就直白多了,周鸿祎一面说要借“雷军的肩膀靠一靠”,一面又拿硬件不赚钱的小米开刀,按他的说法:

某些公司天天鼓吹极端性价比,结果卖一台亏一台,亏好几百元,对于这样的硬件免费理论,深刻感到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在调整。

周做此言说明他没有放弃任何攻击小米的机会,360手机刚刚拿下祝芳浩,但换马后想马上放量追逐华为、OPOO、VIVO等并不是最佳选择,在小米培养起来的有一定追求的客群中挖掘现成的潜力用户才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周鸿祎充满“善意”的为好基友雷军和小米商业模式“担忧”的背后,只能说明360正筹划推出比小米手机价格更“合理”的替代品。

总之,在大佬们根据自身优势和商业逻辑来激情规划的未来蓝图里究竟有没有信众们所期待的未来,没人知道,但其中至少有他们自己的未来 。

金句都是送给谁的?

大佬们在乌镇狂喷金句,绝大部分是讲给三种人听的。

首先是媒体、同行和业内人士。

在类似乌镇的公共场合里发现并解读企业荣枯是媒体的专长,所以对企业来说,这是自矜和辨诬的最好机会,把这招发挥到极致的是杨元庆、曹国伟和张朝阳。

联想近年内忧外患,曾经红火的乐PHONE之后手机业务式微,加以柳传志有二次复出救火的谣传,所以杨元庆压力很大,他在各种场合一面承认联想手机走过弯路,一面又抖落手机厂商互黑的历史,间接给自己解套,而他真正想强调的是“云大脑”的未来,2014年就拆分出个人电脑、手机业务和企业服务三大板块的联想,越来越走上IBM式的道路,将资源和精力专注于商业策略之上。

曹国伟的情况又有不同,当年打死不用微信的他在微博起死回生之后心境有所平复,二季度微博财报盈利激增225%,市值破百亿美元,加码直播后甚至有追赶Twitter的势头,所以在曹国伟看来,建立在开放社交关系之上的微博媒体生态只是刚刚开始。

而对心如枯井的张朝阳来说,在他抑郁归隐的那段时间,搜狐已然掉队,短时间难以再回聚光灯下,所以他的表态大多以退为进。

他在艰难承认“搜狐确实有点落后,在互联网爆发的时候没有跟上去,有点边缘化了”的同时,又试图强调“搜狐当年探索的几个模式都对了,只是出名太早,不像阿里巴巴被所有人理解了”,言下之意,搜狐的机会仍然很多。

另一类听众是投资人。

比如王兴,当年他暴力实战派的风格在美团和点评的合并中成功让张涛边缘化,这本是投资人信任的最好证明,但王兴仍然不忘在乌镇敲打“好的股东不会强势干预公司运营”,说明在他认准的互联网+物流的下半场,三万人的新美大还是要走暴力扩张的规模化道路。

王兴只不过担心在资本寒冬里的投资人能否支持这种与利润为敌的商业模式,在拼GMV的滴滴也逐渐转向盈利诉求的大背景下,王兴刻意强化铁腕杀伐式的决策能力,以便他烧钱时仍然能够得到足够的支持。

最后是生态合作者。

乌镇大佬们有一句潜台词都不愿出口,即无论互联网的未来如何星辰大海,下半场的想象空间都极度依赖实体企业的合作与支持,这也是马化腾在致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强调腾讯生态是森林而不是大树的原因,按他的说法,腾讯已经把半条命给了合作伙伴,要帮助他们成为自主的平台和生态,腾讯创业服务平台和众创空间再加上微信小程序之类的功能,正帮助7000万中小创业者创造着没有边界的互联网新生态。

总之,当乌镇的繁华随着大师和信众的离开而退去时,当网易猪肉撑起的祥和饭局结束后,互联网的世界仍然周而复始。

(注:本文有删减,原文链接

乌镇大佬的金句里藏着多少未来和趋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