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由于市场上过低的消费者需求和一直下跌的价格,刚刚起步的无人机行业现在已经深陷改革的浪潮了,很多无人机初创公司也都纷纷转移重点,去开发有专门用于商业的无人机了。

3D Robotics是一家成立较早的无人机初创公司,并成功完成1.25亿美元融资。但是公司的 to C 业务目前却是一片惨淡,3D Robotics本周披露了公司的一项最新商业战略,宣布推出一款面向建筑企业的、配有图片软件摄像机的无人机。

另外,GoPro 本周从市场上召回了2500架无人机,同时向购买者支付相应赔款,而公司的这批无人机刚刚上市才不到几周的时间,就出现了断电故障,公司也未表示何时会推出替代产品。而总部位于欧洲的小型无人机生产公司 Zano也在去年关门大吉了。

此前,很多无人机制造商都高估了这些业余无人机爱好者的市场需求,但是现在他们已经窥视到了一个存在更大的商机客户群:企业用户。除了无人机以外,投资者和企业家还看到了相关无人机软件和服务未来的发展潜力,即借助相关软件的航空摄影技术,为保险、建筑、农业和娱乐业等领域的企业提供服务。有些公司还希望借助无人机提供派送服务,比如无人机初创公司Zipline 和 Amazon 。

目前,大疆无人机以绝对的价格优势占领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让很多出售消费级无人机(一般用于比赛和摄影)的初创公司损失惨重。大疆在刚刚推出Phantom 3的时候,售价将近1000美元,但是截止到今年年初,公司把价格削减到了300美元左右。Scale Venture Partners 的一位合伙人Rory O’Driscoll 则表示,任何希望在消费级无人机方面和大疆竞争的公司,恐怕都很难说服风险投资人为其投资。

而于去年推出消费者无人机Solo(售价约1500美元)的 3D Robotics也受大疆大降价的影响,元气大伤,公司联合创办人兼CEO Chris Anderson表示, “看着他们把价格在9个月内下调70%。这并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 

总部位于伯克利的3D Robotics 关闭了公司多个仓库和工厂,解雇了一批员工。 “公司的消费性产业已经完全不行了。” Anderson表示。现在只剩下积压在Best Buy  货架上的一堆无人机,现在在以原价三分之一的价格抛售。

这种不景气的市场,影响可谓是广泛的。根据数据研究公司CB Insights 的调查显示, 今年第三季度,无人机公司收到的风险投资下降了59%,从去年同期的1.34亿美元下降到了0.55亿美元。

Rory O’Driscoll 还补充说,“消费者来购买无人机,玩上一阵,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对他们来说,无人机只是一次性商品。”

新规定,新希望

市场对无人机商业应用的兴趣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所颁布的新规定。规定于今年8月份生效,尽管还有一些限制,但新规定为商业无人机的使用给出了明确说明。新规定简化了对无人机驾照的要求,一些小公司现在也可以申请使用商业无人机了。

大疆拥有近6000位员工,这让硅谷很多初创公司都相形见绌。而公司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制造商业无人机和相关软件的研发了。

大疆的北美发言人Adam Lisberg 表示,“四年前,你只要能够制造出按下开关就可以飞起来的产品就足够了。但是现在,有眼光的人都把钱投在无人机服务领域了。”

3D Robotics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是,把新技术融入到 Solo 无人机,通过3D图像来展示施工场地的轮廓、大小等信息。除了3D Robotics外,还有 DroneDeploy 和 Airware等一批初创公司现在也专注于无人机软件的研发。

咨询公司PricewaterhouseCoopers5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截止到2020年,预计会有价值1270亿美元的劳动和商业服务会被无人机所取代。本月,Grand View Research也公布了一份报告,报告预测,截止到2024年,全球消费级无人机的年销售额将下降到41.9亿美元。

这并不意味着推出商用无人机会变得轻松。生产全球定位装置的Trimble公司,上月取消了公司的无人机生产线 Gatewing。据彭博社本周的报告称,Alphabet 也同样在削减商业无人机项目的人员和资金配置。另外,很多业内专家也并不看好3D Robotics将消费级无人机升级为商业用途无人机的新计划。

消费级无人机遇冷,纷纷向商用无人机转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