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运动关注度还算高,但是玩得人少,做周边服务的更少。而公牛影视就是要利用其在影视制作商的优势,切入正在蓬勃发展的极限运动领域。

公牛影视的创始人刘江成长并且长期生活于新疆。数年之前,他还在经营甜点生意。与此同时,他还在练习跑酷。出于热爱,刘江和几个朋友合作,拍摄了一支山地自行车速降的短视频,没想到得到了一个户外视频的奖项。因此,刘江得到了红牛的注意。红牛委托他拍摄了几支片子,效果令红牛感觉满意。于是,刘江开始专门从事极限运动视频的拍摄,成立了公牛工作室。

刘江认为,与其他视频拍摄相比,极限运动拍摄的壁垒是比较高的。这种高主要是指对拍摄者的。“比如拍摄跑酷的视频,那么拍摄者至少要跟得上对方的脚步。”刘江说:“运动员在房顶飞檐走壁,你要能跟上,甚至要比他跑得还快,还要保持设备的稳定。再比如说拍摄越野跑,如果你没有跑过越野跑,茫茫大地上,你连人都找不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公牛工作室一半以上的人员都曾是极限运动员出身。不过,由于非专业出身,刘江认为自己在讲故事的技巧上还要深入学习。

现在,公牛影视工作室已经随刘江创业的步伐来到了北京。他们现在主要拍摄商业宣传用视频,服务对象既有红牛,汽车之家,探路者等厂商,也有各种各样的户外比赛;视频长度大约在2~5分钟之间。刘江表示:“我们的视频大多是定制版的视频,客户只管给我们提需求,我们负责提创意、完善创意,然后找运动员和场地。”这样,公牛工作室一年能完成80多个视频,其中来自红牛的就有30~40个,其流水能够达到700万。

对于未来的发展,刘江打算是向短视频领域进军。他相信,以他们所积攒的素材数量,不断扩大的视频生产能力,以及其题材的吸引力和专业度,公牛工作室一定能在内容上吸引很多眼球。如果短视频能够取得成功,公牛影视可能就会在商业视频拍摄之外,有更多的自由拍摄自己想拍的视频。

除了理所当然的短视频内容变现道路,刘江还在考虑极限运动员经济和赛事业务。运动员经济来自于其工作的实际经验。刘江说:“我们拍摄短视频的相当一部分经费都付给了运动员。大牌运动员的收费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固定签约了一些运动员合作。为他们寻找商业价值,帮助他们找到更多代言厂商,会是我们下一阶段的工作。”

赛事这条道路也比较顺理成章。刘江已经与新疆地方政府达成了协议,并且也正在与其客户商谈赞助,准备在明年开办自己的户外山地车速降赛事。刘江表示,赛事肯定不会赔钱,但是要赚钱应该要等待 。但他还有其他打算。“我们已经证明了,短视频是有捧红一个运动员的可能的。之前就有运动员在拍片之后一炮打响的。”刘江说:“我们会为自己的赛事配备上最好的视频拍摄能力,给我们的运动员一个爆红的机会。”赛事,内容(媒体)加上运动员经济,公牛工作室在打造一个商业闭环。

目前,公牛工作室有16个人。创始人刘江有极限运动背景,和红牛合作比较紧密。

从短视频切入极限运动,公牛工作室还想做运动员经济业务和赛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