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城配货主带来的计划用车城配市场体量巨大,中国大概有20万家的中小物流服务商,一般是车队或小型城配3PL(第三方物流公司),但千万城配车辆和1200万司机、调度、管理者长期处于分散状态。

在完成的获客和运力池建设之后,拥有信息化手段的 3PL早已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本质是对仓/分拨中心到城市内零售终端路径中的运力管理。

36氪在2016年初时指出,对于服务全国17个城市、3000多家企业客户(餐饮、快消、连锁、家居建材、家电等),拥有20万司机运力池的云鸟而言,模式不会有太大变化(可参照此前报道),难题在于通过产品化、标准化来提升服务效率,具体而言就是目前有200万管控人员管理1000万司机,能否通过效率提升把管控人员降低。

承担云鸟物流产品化的,是其在年初开始研发的“鸟眼系统”,并于今日进行了产品升级发布。

云鸟CEO韩毅称,城配服务具有两大特点:一是流程复杂、环节众多,二是多角色参与,一次出车过程中会有6个以上角色参与:物流主管、仓管、现场运作、司机、收货人、财务,此外还包括发货人(货主)。城配真实的场景不仅仅是运输,还包括:找车、管车、调度、线路规划、温控、交付、代收货款、财务结算、小工等众多管理和服务。不同客户的服务需求也不尽相同,包括配送货品、配送要求等。

总结下来,对于3PL而言最难的就是出仓管理、线路规划和交付环节,因为每一块都需要配备人力,且沟通成本高、细节不易管控。比如,云鸟曾有近200人的现控团队(目前已缩减至近百人),专门负责紧急找车、引导司机装卸车、现场调度等工作。而传统的工作方式只是仓库给司机打印运单、回单甚至手抄本子,信息化严重不足。

无论SaaS传统软件公司还是货运平台推出的类TMS产品,本质都是迎合大客户用车的运力服务标准化需求,和不固定线路、货量带来的调度需求,把这些环节信息化。云鸟CTO秦适称,鸟眼的核心功能是:对仓开放的订单数据接口、任务智能推荐、配送优化、智能调度和排线系统。

货主可以用鸟眼创建和发布配送任务,并同步推送给数万名司机,司机报价之后做出选择,提升了匹配效率;随后用位置、时效、货物情况等信息来做智能调度;让配送过程可视化,交付结果线上回传,财务对账线上化。针对个性化需求,鸟眼也提供保险、温控、代收货款等功能。同时,鸟眼基于云端并可以使多角色通过手机、电脑、平板等方式使用,各取所需。

韩毅认为,中国城配的集约化不仅仅发生在城运端,更重要的是上游货主也在发生集约化,因此服务大客户的策略不会改变。此前两年由于技术研发、市场推广、账期等原因云鸟尚未盈利,对司机的抽佣是其目前的主要营收来源,在有些城市来自司机的毛利已经超过运费的4%;但增值服务将是收入的重点,比如保险、排线、救援服务。不过韩毅没有透露云鸟目前的营收和毛利状况,该公司曾预计在2016年年底达到3000万/日运费。

考量云鸟这类新型城配3PL,本质是看效率是否提升、能否规模化。红杉资本董事郭山汕认为流程、人、系统是城配的关键,流程的改造包括运价谈判、路由设计、整个流程的梳理,中国城配有大量损耗和不经济、不科学的做法值得优化;此外,人的销售水平能力强不强代表了毛利,因此武装员工仍有空间;而系统部分,从C.H. Robinson将物流软件卖给微软来看,具有专业化门槛和价值。

经纬中国合伙人肖敏认为,理想状态下云鸟的服务、效率、规模化提升分为三步,一是物流数据化,二是城配智能化,三是支付金融化,鸟眼的推出是完成物流数据化。而如同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所言,未来货运领域现金流和信息流的结合才是终局。

注:云鸟成立于2014年11月,2015年1月获得经纬中国、金沙江、盛大资本A轮融资1000万美元;2015年7月获得由红杉领投,A轮投资方跟投的B轮融资数千万美元;2016年1月获得由华平投资集团领投,红杉、经纬中国、金沙江等原有投资方跟投得C轮融资一亿美元。

数据、智能、金融是城配物流终局,云鸟上线鸟眼系统完成第一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