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Bianews,作者牛智超。

2014年南宁,微博上市没几天。

新浪CEO曹国伟饿了半天,正要咽下第一口饭,我走到他桌前:

“曹总好,我是Bianews的记者”

曹老板匆忙撂下筷子抬眼看我,“现在网媒可以叫记者了?”

曹老板跟媒体们聊天总是直指核心。空气凝固了下,我问了问题后,想加下曹老板的微信。

他回复:不好意思,我不太用。

那时候正是微信微博较劲期。一个大佬不随意加无名小卒也很正常。

某天的搜狐大厦,张朝阳结束采访。

我又上前想加下微信,张婉拒:“我更愿意给你我的电话”。

英语思维,“更愿意”用prefer表达更准确,虽然我拒绝了你,但我给了你另一种补救的方式。

得体,不伤人。

世界互联网大会,继续上演媒体捉大佬的游戏。

与往年不同,今年大佬们格外重视着装,难得收拾自己一回,有人甚至准备了两三套,向「世界」人民show出风采。

马云的近万元的Moncler羽绒服,周鸿祎笔挺的看起来像牧师的中山装,可以让雷军自信拍大片的两米长大风衣,丁磊凸显青春活泼的裸粉上衣牛仔裤……

有着王储专用、贵族气质英文名「查尔斯」的张朝阳,却随性穿上旧大衣来了,里面那件衬衣我都见过不下10次。

在锦衣玉履、红绸绿带、雍容阔绰的人群中,张朝阳成了“异类”。

有人眼尖,尾随看到了那件大衣「开线」了,并由此作文章,给出定义——“英雄落寞”与“搜狐的黄昏”。

张朝阳对Bianews独家回应:

“我其实有很多件大衣,这个大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大衣,经常穿。这是我当年去美国出差,在纽约买的特别喜欢的一个大衣,穿的太多没注意到后边开线了。

我觉得媒体拿这个做文章,That's fine,okay.Anything you want to try.”

看到没,无论当年有没有令人顾恋的纽约往事,管你怎么说,我就是喜欢。I’m lovin’ it。

什么大风大浪大场面没见过,在这个拜金盛行的年代,我自随我性。于是,昨晚的乌镇饭局后,张朝阳又匆忙赶回北京给搜狐视频站台。

那件大衣,依旧拉风。

在很多老搜狐的眼里,张朝阳是个好人。随性温和,不伤害他人,对下属宽容信任。

从搜狐走出的酷6创始人李善友评价:离开搜狐的人都很怀念张老板,再也遇不到像他那样给予下属宽松信任空间的老板了。

老搜狐人的聚会,也都不吝对张朝阳的感激溢美之词。离职后见面的老搜狐人们,似乎也更有感情,这种向心力,在互联网少见。

唱衰搜狐的「大衣文」出来后,不少搜狐老人在朋友圈声援:

搜狐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不管别人怎么诽谤他,他依然是黄埔军校,查尔斯是非常大气度的校长,没有一个毕业生会公开说搜狐坏话,也没有一个毕业生会跟搜狐撕逼。

老张不仅开创了第一代中国互联网,更是形成了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好人文化,值得传承!真正的阳光男孩,随性温和从不伤害他人。奔跑吧我狐,加油!

好人文化,是搜狐倡导的员工企业文化。员工价值是诚信公正、以德为本。倡导诚信,做一个好人。

对属下宽容信任的张朝阳,终于在2015年业绩不太好看的时候,做出了搜狐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2000人,其中畅游1000人。

就算是好人,为了公司发展,必须控制成本、人员优化的时候,也必须做个坏人,而且不能太晚。

公司间的商业竞争,更是如此。周鸿祎评价张朝阳,最早回国创业,保持了海归的纯朴,很善良,他是一个好人,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

如今的张朝阳,看似孤独。王昕、余楚媛、方刚等元老离职后,又提拔了一批年轻高管。

张朝阳曾承认自己是比较孤独的一个人,在互联网的大佬里,应该属和丁磊关系最好。张朝阳曾为易信站台,也连续三年参加了丁磊的乌镇饭局。

另一面,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等,身价一个个甩过他。甚至李彦宏马化腾创业都跟他有关,马化腾就是听了张朝阳的演讲之后,激动不已回去做了OICQ。

这种落差,张朝阳已经不在乎。他说,钱够用就行,现在拜金主义严重,必须要建立一个人生追求的更高的价值观。

现在的搜狐正在梳理正确的商业模式,张朝阳重点要把视频从一个无底洞的状态变成有底洞,走向自制和收费。这样视频花钱少了,畅游继续研发好游戏赚钱,整体收入上去,市值就上去了。

新闻、视频、搜狗、游戏,依然是盘好棋。

有潮起,就有潮落。三年时间,看搜狐能否重新爆发。

2014年,Bianews八周年。五道口的搜狐网络大厦,采访人群散去。

我逮住张朝阳帮忙录段祝福视频。

他很痛快地录了,没顾公关阻拦。

此文发出后,昨晚23:00。

张朝阳戴着口罩,在雾霾中,发了条朋友圈,告诉乌镇的朋友们,已回到北京。

昔日身边下属汇报:老板,连续两天被您的好评刷屏。

查尔斯回复:当好人有毛线用啊。

好人张朝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