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证券市场红周刊(ID:hkcj2016),作者李壮。36氪经授权发布。

南玻A高管离职“罗生门”事件还在持续发酵。

11月15日晚间,南玻A连发9篇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长曾南、董事兼CEO吴国斌、财务总监罗友明、副总裁柯汉奇、副总裁张凡、副总裁张柏忠、副总裁胡勇辞去其在南玻集团担任职务的辞职报告。

11月16日晚间,深交所对南玻A重大人事变动事宜发出第二封关注函,要求南玻A进一步披露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离职情况。关注函显示,市场出现了多篇关于南玻管理层离职的报道,部分内容涉及“公司已离职的高管团队存在携带核心技术人员和核心技术,与竞争对手方合作,涉嫌存在违反竞业禁止规定和掏空上市公司的情况”。

南玻高管集体离职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又有哪些重要信息没有及时向投资者进行披露?红刊财经记者发现,这里面有三大谜团待解。

一、与富隆国际的关联是否存在违规情形?

据了解,富隆国际的法定代表人赵得翔在近十余年中与南玻(管理层)一直保持着长期的联系。

资料显示,赵得翔曾持有南玻下属子公司25%的股份。

赵得翔曾与南玻一同投资金刚玻璃,为了支持金刚玻璃(2010年7月上市)顺利上市,南玻集团下属子公司通过订单零毛利率转移等方式给了其大量的业务支持。

2016年5月份,南玻集团溢价收购咸宁丰威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即为赵得翔。

2016年10月22日,旗滨发布《第三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决议公告》称,旗滨与富隆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称“富隆国际”)和深圳前海裕盛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前海裕盛”)拟合资建设马来西亚节能玻璃项目、华南(惠州)节能玻璃项目和华东(绍兴)节能玻璃项目(以下称“节能玻璃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富隆国际成立于2015年11月9日,注册时股份仅为1股。2016年2月17日,富隆国际股份增发股份至10000股,赵得翔持有6999股,占比近70%。作为富隆国际法定代表人的赵得翔因为节能玻璃项目,在南玻A、旗滨集团相关信息中多次现身。

2016年11月3日,旗滨集团、富隆国际、裕盛投资已成立郴州旗滨光伏光电玻璃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亿元。赵得翔再次现身,担任董事一职。

赵得翔的身影也曾出现在南玻A以往相关项目运作中。

由此,如若南玻与福隆国际存在一定的关联,那么南玻存在通过福隆国际间接与竞争对手旗滨合作,涉嫌存在违反竞业禁止规定和掏空上市公司的情况。

二、新旗滨是吸纳南玻离职员工的平台?

据南玻内部人士介绍,南玻整体上至少有上百人离职。以前发放竞业禁止费,但今年却停止发放。2016年6月、7月开始陆续有员工离职,10月份再度有很多员工集体离职。南玻核心领导(二级公司总经理助理以上级别)整体上有100多位,据不完全统计10月份即有10多位离职。目前,仅深圳就有三四人去了旗滨集团。

南玻内部人士表示:“南玻董事长正带着南玻部分核心人员、市场、技术投奔旗滨。甚至更有传言,南玻管理层正计划继续安排公司骨干员工11月走一批,年底走一批,春节再走一批。旗滨集团在深圳设立了深圳市新旗滨科技有限公司,此公司即为用于接纳南玻出走人员的平台。”

除了涉嫌转移南玻员工,也涉嫌向竞争对手泄露企业秘密,严重违反了员工保密及同业竞争禁止协议。

2016年年初,南玻与旗滨集团合作光伏电站的建设。在与旗滨的合作项目中,旗滨工作人员假借新项目合作的名义,拿走南玻包括玻璃生产技术、流程工艺、宣传策略、销售渠道、财务状况、行政人事表格在内的全套资料,涉嫌侵犯南玻的商业秘密。

2016年10月14日,旗滨集团发布多条公告称,公司将涉足节能玻璃领域,与富隆国际、裕盛投资这俩家公司合作,分别在马来西亚和惠州、绍兴等地开展节能玻璃项目。旗滨集团更指出,要把节能玻璃打造为旗滨集团新的核心产业。

旗滨集团的项目相关公告表示:富隆国际有限公司具有资金实力、深圳前海裕盛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具有节能玻璃技术、市场优势,通过友好协商,公司拟与上述2家公司合资建设项目。

记者调查发现,前海裕盛的工商信息显示其成立日期为2016年10月10日,出资额为5050万元人民币,并且是一家有限合伙企业,有两个合伙人,均为自然人。这些信息显示,一个成立不到一周的有限合伙为旗滨集团提供节能玻璃技术?如果不是技术提供方,前海裕盛到底有何价值?

蹊跷的是,南玻集团作为玻璃行业的行业巨头,是旗滨集团在该领域的竞争对手,更是玻璃行业中玻璃技术和市场优势的所有者。在南玻才转型完毕之后,旗滨紧跟着尝试转型,且产业模式、市场定位均向南玻模式靠拢。旗滨的转型时机和条件与南玻人员离职事件又有怎样的联系?

三、透过集资行为绑定、控制南玻员工?

据媒体援引南玻内部人士的报道,以曾南、吴国斌为首的南玻核心管理层按照职务级别出资设立基金,进行对内交易与对外投资,每年分红十分可观。南玻领导拉了一个名单,是公司的主要管理人员,业务和技术骨干的名单,强制要求名单上的人共同出资,金额从数十万到数百万不等,投资到新公司、新项目里,由此结成了一个利益团体,从而绑定、控制相关人员。

南玻高管集体离职的背后,是巧合,还是出于某种特殊的考量?希望南玻集团能如实解答公众疑问,还原事实真相。

南玻A高管蹊跷离职的三大谜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