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喜欢看戏,小时候我经常和他一起看,文化站和矿上有剧院,喇叭班也会唱戏。现在文化站的剧院改成超市了,矿也倒闭多年,喇叭班现在主要表演内容是凤凰传奇和脱衣舞”。 #知乎网友

在二次元和2.5次元盛行的国内,代表中国文化的戏曲行业像是一个“没落的贵族”,但作为国粹,它拥有着其它文娱领域所望尘莫及的政策护航。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在保护传承、剧本创作、演出、人才培养等多方面加大扶持力度;今年7月,文化部也表示将从资金等方面支持戏曲行业的发展。

虽不及鼎盛期,但戏曲行业一直以来都有一众票友。从市场反应来看,今年年初在上海大剧院上演越剧《红楼梦》,场场满座率100%;在天津、南京等地多家剧院会常规戏曲演出,“一到下午五出,台下观众坐满,十几二十的点心瓜子茶位费,每一出结束后都会有观众在下面叫好……没事干了就来听戏”。

但地域属性明显的戏曲行业,受众一直都较为分散。摇滚圈、二次元圈,甚至广场舞圈,都有自己的垂直平台出现,但那些愿意消费央视戏曲频道和剧场演出的票友们,却无处可去。

去年11月上线的“戏缘”App,正在尝试搭建一个连接票友和名角的社交平台,并希望以此撬动泛娱乐产业。戏缘创始人黄俊棋此前为《梨园春》导演,基于行业资源背景,戏缘App目前已与5大剧种的戏曲院团建立独家合作,在全国有300个戏曲推广站,并邀请了汪荃珍、袁慧琴、宋小川、杜鹏等95位知名戏曲名角入驻戏缘,注册用户达35万,日活在2万左右。

对于艺术家而言,戏缘是一个线上内容分发渠道,可以为演出做众筹以及直播预热,此外,戏缘还为名角建立线上个人工作室,可以分享教学等视频内容,强化个人IP;对于票友,除了可以在平台上获取演出等咨询外,戏缘还提供了“唱吧”功能,用户可以线上“打擂”,邀请名角进行点评,优胜者可获得现金奖励。

同样是瞄向戏曲行业,和走剧场演出模式的“亮相文化”不同,戏缘选择从线上社交切入,在积累了一票名角儿和垂直受众后,将这些资源打包,通过不同的方式做文化、商业输出。

比如直播综艺。目前,戏缘与范军艺术工作室合作,推出了一档带有戏曲元素脱口秀《戏范儿》,以海选的形式,和戏缘App上的用户做强关联。在内容上,戏范儿和《曲苑杂坛》或者纯戏剧欣赏节目不同,他们会混搭一些相声等元素,降低欣赏门槛,扩大节目的受众范围。

另外受到政策支持,戏缘App在今年10月份,与河南省文化厅、郑州铁路局、伊宁市市委市人民政府等,共同推出中原快车”戏缘号“文化旅游火车专列,邀请了票友和老戏骨,用十天时间行程进万公里。在下个月,戏缘还会再组织一次类似活动,以强化自己的品牌IP。

不过,混搭文旅只是戏缘的版图之一。此前,戏缘App已获得了洪泰基金3000万元A轮融资,在创始人黄俊棋的构想中,未来戏缘会承载剧场演出、票务、周边商城,“衣食住行,我们现在做的有戏缘手机、戏缘烩面、戏缘服饰、戏缘蜂蜜等戏缘相关产业链”。

从一款连接戏曲名角儿和票友的App出发,戏缘还能延伸出更多想象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