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恺威的事件还没出来之前,一档《真正男子汉》的综艺真人秀就连续三周末把杨幂送上微博热搜榜首。这种效应的出现其实也反应了综艺节目内容正在发生的变化:从一开始的音乐舞蹈类,向《极限挑战》、《奔跑吧兄弟》《真正男子汉》这样的明星游戏真人秀转移,为的就是迎合粉丝更深追星的需求。

如何让不同明星的粉丝能够看到心仪idol更多的内容,更真切的体会到idol的游戏心路历程,这就需要节目制作团队在拍摄和剪辑时多花心思了。我们最近聊到的“傲播”就是提供以上服务给节目制作公司的第三方的团队,简单来说,他们想要做的就是一件改变综艺节目观看方式的事。

傲播创始人蔡天懿认为长期以来,用户不管是在电视还是移动设备上观看节目都只有一个屏幕,是一种导演说观众看的模式,观众没有主动权。虽然现在大部分的节目制作公司都会在拍摄时采用三路镜头,但最后导演惯用的平行剪辑叙事也会导致许多粉丝抱怨对自己关注的明星看不够。

傲播正在做的就是是从拍摄和呈现语言两方面入手,具体来说在拍摄时他们会让明星佩戴谷歌眼镜以及采用VR全景拍摄技术,还原明星参与游戏时的视角和体验。举例来说,《我们战斗吧》是傲播首个深度参与的综艺节目,男星王凯在完成高空挑战时,传统的摄像方式很难捕捉到他眼中体会到的内容,傲播则是让其谷歌眼镜的来记录王凯全程的游戏视角。

在呈现方面,傲播为《我们战斗吧》专门定制一款官方APP,主要功能以播放为主。在嘉宾分组完成后,除去电视画面外,傲播会再单独提供给观众三个画面。蔡天懿认为得益于之前拍摄视角的不同,用户可以选择全程不同明星视角的角度来观看,以及随时切换查看不同战斗之间的进程,而传统的电视或移动端单屏就很难做到这一点。

四个视角之间的大小屏可以来回相互切换

在我看来,傲播所提供的功能其实是一个服务商的角色。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在节目制作和观众观看需求上做一个良好的匹配,而很多节目的研发往往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完成了,蔡天懿透露他们目前正在做的一个努力是在节目研发期就加入,和节目组一起策划,一起修改。

目前《我们战斗吧》这款APP产品十二期总用户数破40万,所有视频总播放量超过500万,周留存率在 40% 左右。但其实傲播的每做一个节目就开发一款APP的服务模式其实比较重,而且档节目结束时用户也没办法留存下来。蔡天懿称傲播的技术方案其实是在一个模块化里面的,下一步的计划是能够把这个模块直接输送给腾讯和优酷这样的视频平台方,例如他们目前正在和《中国好歌声》节目组和播出方腾讯视频谈合作。

在商业变现上,傲播目前收入来源主要是节目制作的技术费。为了使自己的角色对于平台而言更有吸引力以及扩宽自己的变现空间,傲播还在自己的方案中加入了图像识别技术,一方面加强观众的互动投票,另一方面实现边看边买的功能。

傲播的团队目前共有50多人,主要来自于原格瓦拉的技术团队,正在寻求Pre-A轮融资。

综艺内容大爆发的当下,“傲播”想在观看体验上创造点附加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