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韩春雨NgAgo实验可重复性的争议已经持续了几个月,日前争议再次升级。

7月29日,来自澳大利亚、美国、西班牙等国的多位科学家公开表示,无法重复韩春雨NgAgo系统的基因组编辑结果,并呼吁《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介入,要求韩春雨公开原始数据。

争议来源于今年5月2日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发表的题为《DNA-guided genome editing using the 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Argonaute》的论文,提出新的基因编辑技术,引发国内外强烈关注。与目前最为普遍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不同,韩春课题组发明的新的基因编辑技术,利用格氏嗜盐碱杆菌(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的Argonaute核酸内切酶,以DNA为介导进行基因组编辑,简称NgAgo-gDNA。由于该技术具有向导设计制作简便、特异性高、脱靶率低等明显优势,若能广泛应用,比CRISPR-CAS9更简便、经济,因此也被国内媒体称为“颠覆性的第四代基因编辑技术”、“诺奖级”实验成果。

不过随后,实验的可重复性遭到国内外研究者的质疑。目前国内外尚未有实验室宣布能完全成功重复实验。面对可重复性质疑时,韩春雨曾在各类报告上回应称,需要“高超的实验技巧”。

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基因学家盖坦·布尔焦(Gaetan Burgio)此前曾称可以重复出韩春雨的实验结果。7月21日晚,盖坦·布尔焦在个人Twitter上表示,在小鼠受精卵上重复韩春雨的实验后,他看到有序列发生插入缺失,且和目标序列有相似性,这意味着基因组可能发生了编辑。但他同时提到,目前无法排除这一现象是否是由引物二聚体或质粒的问题引起,并且盖坦·布尔焦得到的序列存在部分紊乱的情况,需要重新实验才能下定论。

但就在7月29日,事情发生了反转。盖坦·布尔焦发长文质疑NgAgo结果,他称:尽管他和同事在过去的一个月做了多次尝试,但最终发现,NgAgo无法进行基因组编辑。“与此同时,我从我的Twitter帐户、TAGC大会、E-mail、Google讨论群的多次讨论中发现,很多人都尝试着利用韩春雨的实验步骤对人类细胞株、小鼠或斑马鱼进行基因组编辑,但是不论是使用NgAgo的DNA,mRNA还是蛋白质,他们都未能检测到基因组编辑 。”他写道,建议《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介入,要求韩春雨公开原始数据。

据“赛先生”消息,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ISTT)也在其Twitter和群发邮件中对韩春雨的实验可重复性提出质疑:“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信息就是:NgAgo无法在哺乳动物细胞中进行基因编辑。看清楚,不要再浪费你的时间、金钱、人力和课题。如果任何人有任何线索表明Ago可以作为基因编辑器,请务必像盖坦·布尔焦一样分享这些结果。”

此外,还有前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现就职于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下属研究机构Janelia Farm的科学家David Stern表示,无法利用NgAgo在果蝇中进行编辑。西班牙科学家Lluis Montoliu称,他们在NgAgo之前就已经利用TtAgo进行了两年的实验,并无法实现基因组编辑。

据了解,多位科学家都建议《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对此展开调查,要求韩春雨公开原始数据和具体实验条件。几位科学家也在考虑将这些负面实验结果近期投放到生物预发表服务器bioRxiv。

“赛先生”报道中称,国内多所知名大学的从事或关注基因编辑领域的科学家也表示,按照韩春雨论文中介绍的方法做了多次试验,都未能重复出韩春雨的试验结果。不止一个实验室发现无论体内还是体外实验,无法检测出NgAgo的核酸内切酶活性。

科学家们认为,就科研实践而言,对于有争议的结果,需要经过专业途径进行严谨调查。同济大学校长、细胞生物学家裴钢也曾在采访中表示,科学要经过时间的考验,会水落石出。对于一项基于应用的技术来说,NgAgo能否重复,是否具有普遍适用性,唯有科学本身可以去检验。

遭多国科学家质疑,韩春雨实验可重复性争议再升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