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运动看的人少,但是参与的人多。羽毛球就是其中之一。据中国艾瑞咨询的报告,羽毛球的全民参与度为35%,仅仅次于跑步,排名第二。如何开发好这大约2.5亿羽毛球人口?

一种思路是提供订场地服务。但,在场地数量稀少、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球场其实并不需要订场地服务。而且,有相当部分用户一旦找到了合适的球场,就会弃置。而我最近接触的中羽联提供了一种比较新的思路。

早在2014年初,中羽联的创始人卢彦就发现了订场地是不可行的。于是,他决定转变思路:“现在羽毛球比赛的核心不是场地,而是一群人去打球的活动。但是活动也不是随便几个陌生人就能组织起来的。所以,比赛的组织最后就落脚在了俱乐部上。”

于是,卢彦和他的团队为业余羽毛球俱乐部开发了一套 SaaS 系统,这就是中羽联的雏形。通过这套系统,业余羽毛球俱乐部管理人员可以很方便地安排场地,安排活动,报名和收会费。这套系统免费好用,得到了全国羽毛球俱乐部管理者的喜爱。而一旦俱乐部决定使用这套软件,那么俱乐部成员自然也就转化到了这上面。目前,中羽联已积累积累了3000多家俱乐部,20万注册用户。

中羽联也在不断地添加功能。首先,除了非正式活动,几乎所有俱乐部都举办正式比赛的需求。中羽联为他们设置了方便的比赛创建界面,帮助他们排名定成绩。其次,散客也有加入羽毛球活动的需求,而俱乐部也有补充临时成员的需求,只不过两者之间难以沟通。中羽联就推出了活动报名功能,使得散客和俱乐部可以灵活沟通。最后,用户有线上沟通的需求,中羽联就为用户开设论坛讨论各项事宜。慢慢得,中羽联不仅仅面向俱乐部,也开始直接面向用户,成为了羽毛球爱好者集中、而且粘性很高的一个平台。

那么,中羽联要如何变现?合理的逻辑似乎是电商。但是卢彦及其合伙人则不这么认为。他说:“这个行业已经有很多大的品牌存在了。比如尤尼克斯,Victor。我们做电商,也只能从他们那里进货。再加上品类比较廉价,没有附加值,羽毛球电商的利润率比较低。羽毛球电商不是我们追去的方向。”甚至,中羽联还把电商的渠道分发给了各个羽毛球俱乐部的管理者,让他们通过电商来赚取一定的合理收益,借此进一步巩固用户的粘性。

卢彦认为,中羽联应该把创立羽毛球赛事 IP 当做自己的终极目标。他说:“中国的羽毛球爱好者非常多,参与人数高居世界第一。但是我们的羽毛球却只有一级职业联赛羽超,而且大多数选手都是从举国体制的体校中一级级升上来的。”

因此,卢彦认为他们可以从业余联赛做起。为此,中羽联推出了积分系统。在俱乐部的正式比赛中,俱乐部成员的每一场输赢都将会得到积分,然后被录入到系统中去。根据积分的高低,它将球员水平分为青铜,白银,黄金,钻石四个等级。卢彦说,现在已经有黄金球员出现了。等到所有四个等级都有足够多的球员,他们将在各个城市举办同等级别的联赛,然后产生升降级制度,建立起自己的联赛体系。

现在,中羽联平台上每天有150场比赛,每天有2000场对阵数据产生。卢彦认为,这样的数据积累一方面能够让用户更加离不开中羽联,另一方面又能帮助他们更好地建立对用户实力的评判,将他们划分到合适的水平层次。在这方面,卢彦认为中羽联甚至比羽协更加专业。这在卢彦看来也是一个商机:“就像你学跆拳道是为了拿黑段一样,以后学羽毛球的,也可以在我们这里拿段位。而在我们这里的段位,”

我问起羽协的问题,卢彦说:“首先中国的羽协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几个人申请一下,就能成立。其次,未来体育的管办分离肯定是一个大趋势。最后,我们其实是在做羽协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他们跟我们没有必要。”

卢彦认为,只要这个比赛体系建立了,它就是有商业价值的。他说:“一个全国性的体育 IP ,直接服务于这么大体量的羽毛球爱好者,何愁赚不到钱呢?”而且,卢彦还希望自己能够依赖未来中羽联所要考虑的重点,其实是如何和职业联赛建立联系。”

目前,中羽联在成都大概有一个20人以内的团队,并且在中羽联创建之前就已经磨合工作了好几年。创始人卢彦是狂热羽毛球爱好者,拥有六年互联网创业经验,做过技术外包,手机游戏和教育软件等项目。COO岳万飞是七年电商老兵,中国西南地区最大羽毛球电商飞洋运动创始人。CTO刁学彬有十年的软件开发经验,主持开发过深圳大运会赛事发布等大型体育信息系统。

他们正在寻找下一轮的投资,这笔投资将会被用于赞助俱乐部比赛和建立业余联赛体系。

羽毛球打的人多看的人少,所以中羽联从业余俱乐部入手,想要建立全新的体育 I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