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办过签证的人会觉得这事儿很复杂,而有出国经验的人,也不见得全然了解签证这一链条上的各种“玄机。

这就要从大使馆的游戏规则说起。像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由于中国旅游人次太多,大使馆无暇对用户资料进行一一审核,因此会授权一些旅行社担任签证中心,负责材料审核、及最终向大使馆送签。但签证中心也受地理限制,比如北京的签证中心无法受理北京之外的材料,因此对用户而言,办签证的信息壁垒是比较高的。

即使美国等一些国家只限个人递签,但碍于复杂的英文材料,大多用户还是需要旅行社的帮助。也就是说,一些线下旅行社、线上淘宝商家获客后,帮用户做的签证材料总归会流向签证中心,再递交给大使馆。就整个链条来看,递签环节至少存在2次以上的转手,出现差池的风险不言而喻。

而在实际操作层面,已在去年就达到 900 亿的签证市场,仍然是一个极度线下的状态,或者说是一种“伪线上”状态——线上网站或移动 APP 仅作为一个下单支付工具,繁琐的材料收集、纸质化快递并未得到改善,垂直签证的 NO.1 佰程也不免俗。

据此,熊猫签证iOS/Android)想做的无非两个核心:一是缩短中间环节,二是签证服务电子化。

具体而言,在用户端,熊猫签证是一款技术导向的签证工具,能将准备材料的过程简化,且做到无纸化。比方说,该APP能扫描用户护照、身份证等材料,自动提取有效信息,用于填写递签材料;直接收集拍照,自动生成所需签证照片……

在递签过程中,用户能实时查看进度,如果被拒签,熊猫签证承诺全额退款,后者源于平台和一家保险机构的合作。最终,这些材料还会存到云端,以备用户申请别的国家。而另一端,熊猫签证会直连大使馆、签证中心。CEO 韩智素表示,未来能承接足够多的用户时,熊猫签证也会向大使馆申请,成为签证中心。

诚然,对于初创公司,尤其是立于低频的旅游市场,流量仍是个难题。因此,除了直面用户,熊猫签证还开发了一套 SaaS,以同样的签证技术为旅行社做了模块化定制,帮助提高机构的运营效率,从而获取庞大而分散的流量。

熊猫签证 APP 上线不久,目前已经开通了17个国家。韩智素提到,有办理成功的用户会询问,是否能在平台上买保险、WiFi 等产品,而这就给了她信心——当熊猫签证跟用户建立了信任感,他们便能以此为入口提供更多元化的服务。

2016 年 1 月,熊猫签证获得了薛蛮子、暴龙资本的天使投资,具体金额不便透露。

核心团队中,CEO 韩智素有着4年的腾讯战略投资经验,曾在美国公募基金担任过2年分析师;CTO 谌波有着曾任腾讯公司后台开发,也是前迅雷后台架构师 ;COO 颜小东先后供职于去哪儿、网易任产品经理;图像处理专家王钰,曾是 Adobe 首席研究员,前微软研究院研究员;后端业务主管曾是深圳国旅集团的签证负责人。

【首发】“熊猫签证”获薛蛮子等天使投资,要把传统签证服务电子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