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潘志峰

前两天,坐着车、听着音乐,随意的看着朋友圈,偶然在朋友分享的文章中看到了“出入平安”一词,突然若有所悟,我知道这“出入平安”就是这次要写的了。

一直以来,儿女出门的时候,父母总是忘不了唠叨一句,路上小心点……丈夫出工上班的时候,妻子总会亲切的叮嘱一句,工作注意安全。我经常也会看到在汽车的驾驶室后视镜上,挂着一个吊坠,写着“出入平安”四个字,尤其是爱干净的人,会让这个挂坠始终光鲜如初,不经意略过一眼,都会让人在不经意间觉得赏心悦目。更有甚者,会多添点香火钱,找个师傅,给开个光,求得佛祖保佑。

一句唠叨、一声叮嘱,一份寄托,一个希望,共同编织出了我们平静而美好的生活,就像是最平常不过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实,我们所想要的幸福就在平静和美好中,也只能在这其中,若没有平静和美好,我们所得来的往往不是快乐,而是快感,短暂易逝。

“我只想平静的渡过这一生”,有人如此说到。我们想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辈子,但生活总是不能如愿,要生活,就必须与这个世界有交流,就必须在许多地方进进出出。这个时候,出入平安就是能够保证自己全身而退的进退自如,可是生活往往不让我们如愿。

话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出入平安,不但是身体的进出,更是内心的进出。进门、出门容易,可是进了心门再想出去,就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且不说金钱、权利、声色犬马的欲望让人欲罢不能,因为太多人就进去了,压根不想出来,我不能说我自己就没进去,那好像也太清高了,我只想说:里面的朋友,你开心就好啊。

其实,让我们进得去、出不来的东西太多了。话说当年高中学历史的时候,有些历史让人读了真的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拿支水枪就上阵杀敌去,重要的是,有这种感觉的还不只是我一人。历史中尽是故事,我们会将自己带入其中,随着历史喜怒哀乐,却往往是喜乐不觉,而哀怒难平。

让我们伤肝伤肺的不只是历史,还有那一部部出色的文学著作。我们会进入角色,体会其一颦一笑、一怒一怨,所以才有当年读《红楼梦》而得相思之病的女子,当家人把书烧掉之后,她还痛苦的说到:奈何烧杀我宝玉。

诚然,最让我们进得去、出不来的,拿得起、放不下的就是这种种感情,尤其是男女之情,曾遇到多少因感情受伤,而常常失眠,无法自拔,以至于身形憔悴,甚至是神经衰弱的症状也一并发作。何必呢?难道只有这样,才能显示的自己痴情吗?或者说只有这样折磨自己才会更容易得到别人的疼惜吗?真是顾影自怜、执念成疾。不过,也有很多时候,我们并非在顾影自怜,而是在付出与回报之间、承诺与实现之间、想象与现实之间、爱与恨之间难以自控,深陷其中,没完没了的的折磨着自己。

就拿得起放不下的事情而言,这些情感算是中比较显眼的,那么,还有哪些隐藏着的呢?许多人都有爱好,没有爱好甚至会觉得很无趣。可是,如果爱好变为嗜好、甚至是癖好的时候,我们又当如何自处呢?恐怕那个时候我们就像想改变,也难以控制自己了。

记得前段时间突然听到一首A Time For us,才想起来这个旋律已经很久没听了,骤然心生愧疚,就像是与一个深爱的故人很久没有相见。要知道我的许多网络ID就用到了一个词verona(p),而意大利维罗纳城(Verona)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事背景所在地。于是搜集各种版本,整理成集。自己就沉浸在这悲伤的旋律中,无法自拔,直到听到恶心。

是的,我喜欢听音乐,于是有人就问为什么许多人喜欢悲伤的音乐呢?于是,我自己思考并查找答案,想一窥究竟。于是得来这么个答案:

我们在听悲伤的音乐时主要的神经内分泌因素是催产素、催乳素和多巴胺。这使得我们获得情感共鸣,被关爱和温和的安全感;悲伤的音乐如果同时是慢节奏的,最能促使人获得音乐颤栗高潮体验;共鸣感(社交联系)消解由悲伤导致的孤独。以上因素加上催乳素引起回忆的作用,使我们摆脱自怨自哀、顾影自怜的心情陷阱,使情绪越过拐点,产生超脱感。(左岸记:有朋友问我,在思念的时候要听明快的曲子还是悲伤的曲子,我觉得听悲伤的曲子更能抚慰心灵,感觉就是这里说的这种共鸣。

暂且不说这些身体激素的说法是否正确,单就其他关于共鸣、安全感、消解孤独的观点而言,我是认同的。

但这答案最后又提到一句:相比于安慰,处于困境的人更需要的是绝望。真真是从这个陷阱出来,有掉入了另外一个陷阱,所以大家就一直喜欢着那些悲伤吧,别出来。

是这样吗?当然不是。这绝望应当是来自他人,既然从自己的世界出不去,那就径直往前走,走到尽头,跨入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我们或许会豁然开朗。

悲伤的、欢乐的、平静的,又有什么不可呢,只是不要沉迷其中,能够拿得起、放得下。假以时日,不再依靠外界那些实的虚的,而完全就靠自己,才算独立,如此才有可能进出自如、出入平安。

是的,也只是有可能,因为有的时候一个人是无法做到出入平安的,就像最近的影片《X战警:天启》里面,最后决战之际,光头X教授对世界第一个变种人天启说到:你永远不会赢,因为你是独自一人,而我不是!就像《大鱼海棠》里的椿一样,无法一人到达人类世界,无法自己从渔网挣脱,也无法走出自己的世界,再次进入鲲的世界、与鲲相会。

后记:出于这个凄美故事以及古诺这首作品的热爱,整理的这个集合包括我所能找到的所有版本:钢琴版、小提琴版、合奏版、吉他版、萨克斯版、美声版、爵士版、甚至是灵魂歌手版,有男声、女声、合唱、重低音,有中国民乐版、日韩、欧美等等,不一而足…你若喜欢这悲伤的旋律,又是否能够进出自如、出入平安?

音乐的启示7——出入平安 | 左岸读书

A Time For us集《罗密欧与朱丽叶》主题曲集:

http://music.163.com/#/m/playlist?id=327814402&userid=52262757

音乐的启示7——出入平安 | 左岸读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