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在音乐圈最大的一件事,应该就是QQ音乐与 CMC 的合并。这对一直认为“优质音乐就该收费”的李宏杰来说是个好消息 —— 他的“野马现场”本来就不玩版权,而腾讯收网的下一步就是从上至下推动C端付费,“对大环境来说这是好的,至少比一直免费好。把规矩定了以后,他们(巨头)利益大,也有动力去遵循规则。”李宏杰说。

不过现在李宏杰应该没太多精力去关注别的事。一方面,他创办的张北音乐节今年选在这两天开幕;除此之外,李宏杰向36氪透露,“野马现场”新一版 App 会在八月推出,而他做的一个新音乐节品牌“天漠”也计划放在下月初露面。

收费?还不是时候

36氪上一次和李宏杰聊天是“野马现场”刚上线的时候。简单来说,这是款让用户在移动端观看音乐演出直播的产品。根据团队的设想,想同步看直播就需要付费,这也是“野马现场”最主要的盈利方向。

可一年过去,“野马现场”还没启动付费模式。我们猜测或许是因为看音乐现场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付费习惯没养成,李宏杰和“野马现场”还是都太理想化了。不过李宏杰并不那么觉得:“付费我们一定会做。但现在平台上的内容还不够丰富,没法对用户形成强烈的驱动性。”

因此即将上线的新版本,也针对内容端做了改进。

一方面,在 PGC 直播内容的基础上,新“野马现场”中会加入 PUGC 的部分,让音乐人有地方分享专业时间之外的个人生活。内容可以是一首刚写出来的歌,或者别的什么,目的在于以更直接的活动形式拉紧音乐人和歌迷间的关系。如果活跃度好,李宏杰认为加入打赏功能也是 OK 的,但“一定不是秀场模式,音乐人不能变成每天八小时工作制的主播,这是在蚕食他们的才华。”

除了音乐人和粉丝之间的交互,发展普通用户间的社交关系、从而提升产品整体的活跃度和黏性是“野马现场”又一件想做的事。不过这部分团队不会完全自己来,李宏杰透露,他们已经和 Pre-A 轮资方九合另投的一家音乐社交 App“enjoy音乐”实现合并,未来两款产品的功能会结合在一起。

“我们现在大概播了 350 场,有大型音乐节,也有小规模的 Livehouse 演出。如果要说什么时候开始收费,我觉得应该是积累了上千场之后,可以考虑收会员费。”

中国版“西南偏南”

虽然 App 还没准备好,但“野马现场”靠着办音乐节已经有了一定的收入。所以听说李宏杰要做“天漠”, 我的第一反应是,果然还是线下的钱更容易赚。

“办音乐节,长期肯定是希望能可持续发展的。”李宏杰说,“不过现阶段我的想法是,野马现场有 70 万线上用户,除了让他们能更方便地和音乐人互动,我们还想让他们看到真实的演出。毕竟现在的技术还没法替代现场带来的真实感。”

“我们想办个很酷的节,在沙漠里开。音乐上会选比较代表未来风格的,比如电音;现场还会有科技体验区,VR、AR、智能硬件都会有,这和现在国内的音乐节都不太一样。”李宏杰说。

今年是张北音乐节的第八年。对李宏杰和野马现场而言,团队已经跑通了办音乐节的所有环节。把经验复制到新的品牌上,收入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作用是,丰富平台的内容端、线上线下互相导流。

不过像张北、天漠这样一年办一次,频次太低了。所以线下活动这块“野马现场”的策略是“长短结合”。除去头部的大制作,团队还会做一些成本比较低、但主题不同的小活动”比如针对女性的音乐演出或者 Hip Hop 专场。在与活动方合作拿直播素材外,另增了一条内容来源。

音乐是最可能“四两拨千斤”的行业

不管是收入还是曝光机会,李宏杰认为“野马现场”是一款从音乐人需求出发做出来的产品。尽管已经在为其中一些音乐人做深度运营,但李宏杰并不想把这种合作定义成“艺人经纪”。

“音乐家都是很有才华的个体,他们跟普通上班族不同,想法和行为都更加独立。像传统经纪公司那样去‘签’一批人,肯定不是‘野马现场’会做的事。因为他们独立,所以像管理一个公司那样批量生产、批量管理是不太可能的。这已经有先例了,之前一些选秀节目,签一大堆人一个都没做出来。”

因为行业属性极其非标,李宏杰觉得尽管巨头强势,但音乐仍是创业公司最优可能创造奇迹的领域。“音乐行业单兵作战产生巨大商业价值的例子很多,像 Taylor Swift、Adele 一个人就能顶一个厂牌。”李宏杰说,“这是音乐行业才能发生的事儿,独立电影都不太可能,因为电影效果怎么样钱多钱少还是很影响结果的。但音乐不是,可能一首走心的歌就能让音乐人和公司一下子起来。”

“这些事大公司可能觉得不值得自己做、也没耐心等,这是小公司的机会。中国光有现在这几个音乐人是远远不够的。能不能发现人才,其实就是看审美和品味。‘野马现场’想让这些人浮出来,然后推一把。”

张北第八年,“野马现场”为什么又要造一个新的音乐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