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显示,中国电影的营收90%还是来自票房和广告,周边衍生品仅占10%。但在 IP 开发产业链更成熟的好莱坞,这个比例可能是倒转的,周边衍生品能为影片贡献70%左右的收入。

虽然看起来看来国内电影衍生品的开发空间很大,但由于 IP 稀缺、昂贵, 导致这更像一场大公司间的游戏,分食者包括阿里影业旗下的娱乐宝,以及刚被万达收购的时光网等。目前,关于周边衍生品,初创公司涉猎较多的应该是动漫领域,比如36氪报道过的 ZOMAKE、次元仓、艾漫等等。

而我最近聊到一家叫“小满”的团队,思路比较新。同样做周边,他们选择以电视综艺节目作为切入口。

“小满”联合创始人 Kevin Wang 告诉36氪,和电影行业情况类似,国内电视综艺考虑到衍生品一层的很少,大多都依靠广告、游戏、大电影、衍生节目、发行版权等传统形式变现。“我们发现国外有档益智类节目,授权产品超过了 140 种,延伸品占节目收入的 40%。另外一档真人秀节目,光靠卖周边每年就有 4 亿美金的创收。”

对于“小满”来说,从电视综艺入手,一方面是看到了国内的市场空白;另一面则是考虑到团队的资源优势。

Kevin 透露,“小满”与和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蒙面歌王等节目背后的制作方“灿星”拥有一个共同的股东。凭借圈内资源,他们已经与中国新歌声达成合作,由“小满”来打造节目衍生品,而选手们负责为商品引流。未来,只要是灿星出品的节目,“小满”都更有机会揽下周边生产这一环。

“不过中国新歌声要做衍生品没那么容易。”Kevin 说,“纯粹的舞台 Show,不能依靠情节去绑定用户,做什么品类的周边是第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最终,“小满”决定围绕这档节目最大的标识——“年轻”与“音乐”去设计产品。“我们找了 32 家合作厂商为中国新歌声生产了 20 款定制商品,有蓝牙音箱、智能麦克风、音乐背包等等。”

而一个基本逻辑是,SKU 越多,对后端生产的要求也就越高。供应链能力跟不上,是目前市面上不少定制化电商平台的掣肘所在 —— 如果产品质量不行,一旦 IP 的流量期过去,这种商业模式就很难持续发展了。

对此,“小满”的应对方案是在服饰、3C、家居三个基本类别寻找优质厂商建立深度合作关系,如果涉及这些厂商不能覆盖的品类,再去挖掘新的合作方。此外,在设计一环,他们已经以参股或合作形式整合了几十家设计公司或设计师,有名的比如凹凸设计、后青春等。一旦拿到好的 IP,“小满”就会根据不同设计风格分发下去。

至于商业规划,以衍生品为基点,“小满”也在往上下游延伸。Kevin 透露,公司已经以“小满”发起了一档讨论网红的电视综艺节目,同时还冠名了崔健9月的演唱会,希望直接从内容端入手加强对节目的掌控力,最终靠衍生品收割。此外,他们还在孵化自己的网红,以寻求传统分销渠道外的商品出口。

团队方面,Kevin 曾先后就职奥美、麦肯光明广告公司创意总监、VML IM2.0 执行创意总监、康泰纳仕中国广告创意执行总监,在设计圈、娱乐圈有一定人脉资源。CEO 的背景暂不方便透露,不过据说出自传统行业。“小满”目前主要依靠自有资金运作,计划明年开始启动融资。

想做电视综艺衍生品的小满,拿下的第一个 IP 是周杰伦当导师的“中国新歌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