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互联网行业的研究者Tara Kola近日和中国输入法行业的创业公司Kika的创始人展开对话。从中,我们可以一窥中国初创企业在进军印度市场过程中都会遇到哪些困难。

印度作为新兴市场热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中国创业者所看重。现在,走在印度大城市的街头,你会发现使用中国产品的人越来越多。比如很多年轻人都在使用小米手机、小米充电宝或者智能手环。在观看板球联赛的时候,会看见球员的球衣上印有VIVO手机的标志。电视里会看到印度本土明星参演的OPPO手机的广告等等。

手机等硬件之外,茄子快传、阿里移动的UC、猎豹移动、APUS等工具软件也都在印度斩获了海量用户。在数字营销方面,MobVista、Avazu、Yeahmobi等也都在印度攻城掠地。此外,中国开发者开发的新闻聚合APP产品News Dog近几个月一直雄踞印度新闻阅读APP下载量第一。

虽然很多中国企业急切地想在十几亿人口的印度市场分一杯羹,但是他们也感受到了在这个市场环境不尽如人意的邻国扩展市场的艰难。

北京和上海的一些投资者对印度政府的低效率、商业环境的不透明以及巨大的文化差异感到担忧。印度数据网络的不完整、互联网覆盖率的低下,也导致网络效应无法显现,依靠互联网获得盈利的战略也无法完全实现。

印度互联网行业的研究者Tara Kola近日和中国输入法行业的创业公司Kika,从中我们可以一窥中国初创企业在进军印度市场过程中都会遇到哪些困难。

Ric Zhou

Kika是一个知名的独立输入法工具,其在全球拥有超过2000万日活跃用户,支持60多种语言。Kika最大的特色是,它能提供数千种Emoji表情和GIF动态图,它还有更好的自动更正算法。

Kika希望进军印度市场,已经发布了印地语和孟加拉语版输入工具。但是初入印度的经历让他们认识到,印度市场是块难啃的骨头。

以下是Tara Kola对Kika联合创始人周立(Ric Zhou)的对话实录。

Q.Kika在印度市场扩张过程中遇到的主要挑战都有哪些?

主要有三方面的挑战。

首先是语言。印度的语言种类太多了,我们不得不放弃把它看作是一个单一市场。直到开始正式开发印地语输入法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印度有这么多种不同的语言。过去我们只要开发一种英语或者西班牙语输入法,就可以覆盖一大片市场。但是要在印度开发一种输入法,会耗费更多的精力,而且获得的使用人群也更少。

第二个挑战是算法方面的。如果你开发了一种罗曼语系比如英语的输入法,那么就可以把它的算法稍微改编一下就能用在其他罗曼语系如法语的输入法上,这样就能节省很多工作。但是印度的各种语言差别非常大,因此当我们在北部开发了某种语言的输入法后,还是无法对南部另一种语言输入法的开发有所帮助。

第三个挑战就是互联网。印度智能手机APP的预装渠道是强于Goole Play软件商店下载的。这跟中国五年前的情况一样。这个问题可能是短期的,以后会解决,但是现在对我们这种APP来说,就很难获得足够多的用户基础。

Q.您曾经提到过,Kika为那些濒临灭绝或者使用人数很少的语言开发输入法,像巴什基尔语、罗马尼亚语等。为什么开发这些输入法会更容易,而开发印度语言的输入法就更难呢?

这还是跟语系有关系。因为我们已经开发了跟巴什基尔语或罗马尼亚语亲缘关系很近的语言输入法,所以利用这些现成的算法会更容易。开发印度各种语言的输入法要比开发一种濒临灭绝的罗曼语系语言输入法要难得多。

Q.你们在开发印度语言的输入法时,有没有发现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现象?

有一个问题是印度用户特有的现象,就连谷歌输入法都无法解决,那就是印度人经常把英语混入他们自己的语言中一起使用。有时候他们会在本地语言中混写进英语单词,或者在英语中写进本地语言的单词。

最不可思议的是,印度人总是在英语和本地语言中来回切换,毫无规律可循,根本无法预测。我们仍在努力满足印度人的这种使用习惯。这将使我们在印度市场脱颖而出。

Q.你们在印度市场发展的主要瓶颈是什么?

盈利模式!由于印度的互联网连接速度和覆盖率都不理想,我们不得不找出其他的盈利方式。我们将来可能需要跟Micromax(印度版小米)这样的硬件设备公司合作,这样就能预装我们的输入法软件。我们还要判断印度市场是否值得这么做。

第二个瓶颈就是,我们需要更多懂印度语言的语言学专家。我们已经雇用了一些印度的员工,但是我们还需要对印度语言有更多理解,才能开发出更好的算法。

Q.既然有这么多瓶颈,那么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使用互联网的印度人大部分生活在大城市。我们会为孟买、德里、班加罗尔这些大城市开发不同的输入法,因为这些城市的地区差异也非常巨大。

Q.您认为印度需要做出哪些改变,来更好地吸引中国创业公司?

主要的问题是,印度的网络运营商需要变得更加成熟。他们现在就像10年前中国的运营商一样。如果只关注眼前的利益,就无法看到降低网费能够带来的长远利益。

过去中国人也跟现在的印度人一样,不喜欢他们的电信运营商。但是当中国的运营商改变战略,把主要精力放在广告和服务上时,他们开始赚得更多,也更受欢迎了。如果印度也能发生这种改变,那么中国和印度的创业公司就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编译 | 徐兆勋,监制 | 张耀峰,排版 | 那日

对话Kika创始人 中国互联网公司进军印度都遇到了哪些坎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