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影院数量已经从 2013 年时的 4000 多家,上升到 6000 多家,预计会在 2020 年破万。其中,连锁影院品牌约有 40 ~50 个。头部企业万达和大地,旗下影院数量均已超过 300 家。

众蓝影云创始人邓涛认为,接下来会有更多巨头开始做影院布局,地产商首当其中。“他们不是想靠电影赚钱,”邓涛告诉36氪,“开影院,核心目的是为自建商业体导流。保利、恒大都是很典型的例子。”而众蓝影云本身,则选择从 SaaS 软件开始切入这个增量市场。

现阶段,众蓝影云主要面向国内 TOP20 的直营连锁影院。原因很好理解,当一个连锁品牌底下的门店数量越多,就越需要通过 SaaS 来实现统一管理和数据打通。

具体来说,众蓝影云可以将连锁影院的排片管理、卡券管理、会员管理、卖品管理和营销管理统一到云端进行操作。通过这种“小前台大后台”的概念,不仅可以减少各影院的用工成本,还能把一些重要权利收归总部。这么一来,总部一方面可以加强规模化扩张中对各环节的监控,同时也能快速收集市场反应,调整战略方向。

“万达 2011 年就开始部署这件事,当时他们还只有 70 家影院,五年后已经拓展到 300 家了。”邓涛回忆,当年万达院线曾找 IBM 做过一套关于未来业务规划的咨询,而他正好参与其中。“万达是第一家实现会员打通的连锁影院品牌。在此之前,虽然消费者办的卡在各影院可以通用,但后台许多问题没法解决,比如账怎么结等等。就算现在,总部具备排片能力的,也只有万达和大地两家最大的。”

众蓝影云 2015 年初成立,目前签约的公司已有 4 家,包括万达、大地、长城沃美等,正在接洽的还另有 3 家。定价上,主要根据品牌旗下影院数量来收取不同的服务费用,客单价 300~400 万之间。

同时,针对大地这样的头部企业,众蓝影云还会为其提供定制化服务。“通过大 case 形成一定的业界影响力后,再全面推广标准化产品,拉升市场占有率。”下一步,众蓝影云计划通过中小影院品牌推出简化版 SaaS “吸影力”,主打营销和会员管理两个常用功能,以满足不同层次企业的不同需求。

关于这门生意的技术壁垒,邓涛认为:1、相较于市面其他竞品,包括之前给影院提供售票系统,后来转型来做的软件厂商,以及阿里旗下的凤凰佳影等,众蓝影云 SaaS 软件的功能更完整。2、目前他们自建的研发中心也在试验新的 DOCKER 技术,能把更新速度从行业普遍的月更缩短以周为单位,来适应影院及时化的营销需求。

变现方式上,除了销售 SaaS 软件带来的服务费,“数据”是邓涛规划中、众蓝影云能提供的更大价值。简单来说,在累积一定用户数量后,众蓝影云可能会试水院线之间的数据联合运营。“未来我们会推出一款名叫‘万花筒’的产品,把影院周边的商业提也拉到体系当中,与影院实现数据和营销机会上的互换。再往后一层,我觉得泛娱乐行业,比如视频网站、直播、体育行业,还有影视行业,都可以做数据打通。”

团队方面,众蓝影云大部分成员均出自 IBM、惠普、埃森哲等国际化咨询公司和 IT 公司。创始人邓涛先后供职于 IBM 和埃森哲,期间担任过 IBM GBS 大中华区总裁助理,数据运营负责人来自蓝色光标。目前,公司已获得由中科招商领投的 900 万人民币 Pre-A 轮融资。

如果说“SaaS 是形、数据是本”,那么影视院线会是 SaaS 服务里的一条好赛道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